人氣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892章:我是貧民的兒子鑒賞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白马仓,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阴弘智望着犹自滚滚冒烟的几处粮仓,脸色铁青一片。
好在他带来了一千士兵,在这些人奋不顾身的努力下,拔开粮窟之上的建筑物,使倾盆大雨淋了下来,但粮窟的火实在不是那么好扑灭的,眼下只是控制了火势,同时扑灭了大部分明火,但粮窟下的暗火仍在燃烧,唯一的办法就是拿水往下淋。
还未等他说话,便听到远处有人叫道:“时县令来了!”
异世魔皇 天堂不寂寞
整个仓城瞬间一静。
未几,便见薛万备与一百骑士护卫一架马车奔了过来,他策马上前,行礼道:“阴侍郎,时县令染上风寒,从河堤回府以后就卧床不起。”
阴弘智为之一愣,时禹竟然病了?
他也知道时禹前几天,确实奋战在大堤之上,被淋出大病也说得过来。人家都已经病得动不了了,你总不能逼着人家去河堤上淋雨等死吧?
只是阴弘智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面上不动声色,“人呢?”
薛万备指着马车,佩服道:“车上呢,末将刚到府衙之时,正好遇到这辆马车,听法曹说,时县令打算乘车去守堤,誓与大大堤共存亡。”
听到这话,阴弘智干瞪眼。
这么来说,这县令不仅没有畏难惧险、玩忽职守,朝廷反而要嘉奖。毕竟对方都带病上阵了,若是朝廷不嘉奖,如何令官员心服、百姓心服?
他走向马车,掀开车帘,发现车内铺着一层旧褥,一个身穿儒生斜躺上面,身上盖着两床厚厚的旧被,此人面色呈现一种不正常的赤红色。
“阴侍郎!”时禹无力说道:“卑职不慎感染风寒,周身无力,礼数不周之处,还望海涵……咳咳咳。”
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使其脸上的赤红愈发深了,一副马上断气的样子。
阴弘智见他不似装病,皱眉道:“时县令何以病得这般严重?”
时禹顺了气,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些天大雨不断,河堤随时有被冲毁的危险,卑职不敢擅离大堤,恐有不测之事发生。结果却淋出了病来,今天才醒来不久,本想乘坐前去河堤,薛将军说大堤无忧,便前来仓城汇合…万万没有料到,大雨未停,仓城又起了火…”
他这可不是装病,而是真病,发着高烧呢!
本来淋了几天的雨,身子变得十分虚弱,再躲到冰窑里抱冰睡了一两晚,能不发高烧吗?
阴弘智只好说道:“河堤有谢映登将军率领大军保护、修缮,已经无忧,而仓城火势也已得到控制;既然时县令病情严重,且先回去养病吧……”
“无妨无妨!”时禹挣扎欲起,身边紧跟而来的管家赶紧上前扶着他的肩膀,让他略微坐起,在后背出塞了一个枕头,便这样靠在车壁。
车门凉风吹入,时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又咳了几声,凛然道:“值此危急之时,卑职身为白马县令,岂能因自身小病,置全县百姓、黄淮大地的安危不顾?卑职纵然拖着这副病躯,亦要与军民一起,将洪魔挡在大堤之外!咳咳,咳……”
管家赶紧拍着他的后辈,给他顺气……
“时县令缠绵病榻,却豪气干云、一心为国,我阴弘智敬佩万分,待我还朝,定会禀明圣上,为县令请功,不过当下还请县令回府养病,争取早日康复,早日为国效力!”
“阴侍郎,这不行啊……”
“身份要紧,没什么不行的,这是命令!”阴弘智放下车帘,将王森拉到一边,低声吩咐:“王县尉,时县令这病不能再受风雨,必须好生调养。请你将他护送加府,并好生看住,绝不能让他再去大堤淋雨。此等良员正是圣上最为看重的人,若是病情加重,有所闪失,圣上绝不宽恕于你。”
“卑职遵命!”王森见到阴弘智如此在意他们这些地方官员,心中甚是感动,带着几名郡兵将时禹护送离开。
“地方有此良员,实乃百姓之福。”薛万备望着远去的马车,深为感慨的说道。
“嗯嗯…”李芝猛点头:“实为吾辈之楷模。”
“但愿他是。”
“呃?这话何解?”
阴弘智见四围都已是自己人,便不再压抑才能,冷笑道:“你们听过‘大奸似忠’吗?”
薛万备呆滞:“阴侍郎是说他的病是装的?”
“病应该是真的,因为他不敢装,一旦被我们发现,那么欺君罔上、玩忽职守的罪名就能让他一撸到底,若是大堤因此而失守,砍了他的头也不是没可能。”阴弘智说道:“也许是我把人性想得阴暗了,可世上哪有那么多凑巧?越是凑巧越说明有鬼。”
阴弘智跟长期与糙汉子打交道的薛万备、李芝不同,他当这么多年的太守,见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地方士绅多不胜多。
“侍郎,我们救援及时,天又降有暴雨,被烧的大多是上层建筑。”李芝冷静的分析道:“白马仓与洛口仓一样,都是采用了粮窟储粮的办法,粮食层层叠加,十分严实,一时半会根本烧不到底。大火顶多只能烧掉上层建筑和粮食,只要拔开上面那一层,下方之粮依旧可以食用。如今粮食受潮,肯定储藏不了了,正好军民都要食用,干脆取这五仓粮食去吃好了。取出多少是多少,剩下的便以灰烬估算。”
“李将军这话我不太赞同。”薛万备摇头道:“白马仓储备八百万石,便是一一搬走,也非一两日之功。我们只是临时取粮食用,就让人紧张兮兮的纵火,可见被盗之粮绝非小数目。只怕他是故意打草惊蛇,实则是声东击西,让我们动用这五个粮窖,如果我们动用这五窖没问题的粮食,那么便查不到有问题的粮窖了,毕竟我们是来抗洪的,没时间在白马仓耽搁,如果朝廷再派官员来专门调查,说不定他们已经把粮食补上了。”
李芝变色道:“薛将军是说这五窖粮没问题?”
薛万备点头道:“正是如此。”
李芝神色一紧,道:“那我们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来不及补齐仓中之粮就是最大漏洞,我们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容许罪犯逃脱。”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被焚毁的五幢粮仓铁定是查不出什么东西了,不管里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短缺多少粮食,那一幕幕罪恶都被掩埋在灰烬之中。但这五幢粮仓也有可能是最容易被查获证据的所在,这才被纵火焚毁。如果县令时禹真是一只大老鼠,那他动过的粮食仅限于这几口粮窟,只要加大搜查力度、彻底搜查一遍,照样能够抓出线索和证据来。”阴弘智毅然道:“把白马仓令给我带来。”
“喏!”
士兵应了一声,将一名发髻散乱、神情焦虑的汉子带了过来,此人满身泥水污渍,头发眉毛都被烧焦了,被大雨一冲,脑袋光秃秃一片,俨然成了个和尚。
“卑职白马仓令曾重参见阴侍郎!”仓令上前行礼。
“说吧,你到底盗了多少粮食!”阴弘智懒得废话,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杀戮和血腥的味道,平静的言辞之中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盗粮?”曾重瞠目结舌,神情愕然,“我盗什么粮?”
阴弘智怒极:“装得很挺像的嘛…既然你不盗粮,那就把粮仓一一打开给我看。”
曾重说道:“阴侍郎,这样可能不太妥。”
“闭嘴!”他话没有说完,阴弘智便打断了他的话,从怀中取出一面金牌,“荥阳、东郡、东平现在的所有一切,都归‘抗洪抢险应急署’管辖!你现在有什么意见?”
“没,没有了……”曾重苦笑,带着一行人走向了旁边一个粮仓。
仓城虽是一个整体,可是里面的千口粮窖,相隔甚远,个个自成一体,其上方修一个圆锥形建筑遮风挡雨,这个建筑夯土为墙,仓顶建有通风楼,人字型屋脊上铺灰瓦。内有四梁八柱,十分牢固,也幸好这样分开,不然今天遭殃的恐怕就不是五口这么简单了。
等到曾重打开一座粮仓,一行人便走了进去,地面通通铺了一层青砖,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口巨大的‘圆井’,井壁高出地面两尺,以这口井为中心,外面还修了三道排水沟。
井壁内侧,还标有标尺。
曾重将阴弘智等人带到一处,然后取出大木勺,将井内之粮拔开,露出一圈明显的红线,说道:“粮窖以红线为准,四周之需超过此线,便表示满了八千石。”
薛万备弯腰捧起一捧稻米,又徐徐洒开,说道:“十分干净,没有掺杂沙砾杂草。”
阴弘智冷哼一声,道:“去其他粮仓看看。”
“喏。”
众人一连看了百多口粮窖,结果全都堆得满满的。
“还要看吗?”曾重笑道:“我是贫穷人家的儿子,深受贪官污吏的迫害,失去了美好的家园,成了流民。当初要不是圣上皇恩浩荡,我早就饿死在了洛阳。我最痛恨的便是贪官污吏,当我受到录用那一天开始,便立志当大隋最忠诚的官、当最清廉的官,我怎么可能盗取国家之粮?”
阴弘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靠在壁上的十多把木锹,道:“给我往下翻!”
薛万备苦笑:“这么多粮食,怎么翻得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阴弘智摇头道:“用聪明人的办法对付聪明人,有时候反而不得其法。用愚蠢的笨法子对付一些聪明人,反而收到奇效。大家一起动手。”
“喏!”
当下,士兵各抄一把木要锹开始上下翻飞,亏这粮窖宽阔,否则堆向四壁的粮食随时塌落,他们休想不断下挖。不过这粮窖极为宽阔,动手的人体力极为充沛,那挖掘速度竟是极快。
众人挖了近丈深度,也没什么问题,阴弘智大感失望,正想叫大家罢手,薛万备一锹下去,就听到“咚”地一声响。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
众人同时罢手。
不约而同的看向薛万备。
薛万备又一又锹下去,只听到‘咚’的一声大响,他说道“触到了什么硬物。”
“继续!”
“喏。”
众人马上又加快了动作,片刻功夫,随着他们的清理,渐渐露出木质地面,薛万备小心翼翼的跳了进来,用刀鞘叩击,发出了“嗵嗵”的声音,连忙说道:“这声音明显是空的,如果下方有粮,不应该是这样的声音。”
此时此刻,吹嘘自己是“大隋最忠诚的官、当最清廉的官”曾重神情灰败,整个人仿佛被抽了骨头一般萎靡在地。
“大隋最忠诚的官、当最清廉的官,你现在怎么说?”阴弘智嘴角挑起,一脸嘲讽看着曾重。
“我,我我不知道啊!”
面色苍白的曾重忽然站起,怒不可遏的大呼小叫:“谁,是谁,到底是谁把木板铺在粮窖中间?”
“呵呵……”
阴弘智气笑了:“曾仓令说是木板铺在粮窖中间。薛将军,你听到了没有?”
“我还担心不结实,摔下去呢!”薛万备嘿嘿一笑,“多亏曾仓令提醒!”
说着,他放心的踩在上面,抄起木锹堆开粮食,露出了一层破布,下方是木板,然后沿着木板向一边堆去,很快就到了边缘,发现木板深深的插到了井壁,之后又沿着井壁堆开,两边皆是如此。
薛万备恍然道:“我明白了,他们盗取粮食之后,铺了层木板,再在上面放粮,而木板下面是空的,这层板子离进口高达一丈三左右,前来查粮的司农寺官员不像我们跳下来查,他们见到粮食饱满,粮窖全满,自然验不出任何问题。”
“在粮窖动这样大的手脚,说明他们盗粮时间甚久,参与的人也不单是一两人,否则如何在仓城之中建这么大的工程而不为人所知?只怕白马县的大小官吏都有份!”
阴弘智看向差点晕了过去的曾重,一脸的鄙夷之色。
白马仓说到底是军仓,如今南方尚有战事在发生,要是大军粮食供给不足、周转不便,白马仓的粮食随时要被运去南方,敢盗取这里的粮食,说明都是胆大包天之徒。
傲世苍冥
这种人,被察觉之后,怎么也该硬气一回吧?
可这家伙倒好,像条死狗一样瘫倒在地。
阴弘智敢肯定,现在他哪怕怎么问,这家伙都会老老实实的交代。
“世家谋国,小人图财”是杨侗说过的一句话,阴弘智对杨侗有一种莫名的信服,此时回想起来,深以为然。
这家伙,不就是一个胆小图财的小人吗?
“说吧,你到底盗了多少?”
“这,这实在不多……”曾重虽也知道罪责难逃,却仍然存一丝侥幸。
“你不愿说也无妨!”阴弘智遇到过无数“良绅”,岂能为他所骗?当下冷笑道:“不过是一千口粮窖而已,我会让人一一排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曾重垂头丧气,默不作声。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心存侥幸吗?如今朝野上下的目光都在黄河下游数郡,别说你只是一个仓令,就算是天王老子又能如何?听我一句劝,痛痛快快的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也算免受皮肉之苦。我是没有审案权力,但我要是将此事反馈回京城,圣上定会移交给刑御二部…你应该知道,上次反贪反腐的时候,那帮家伙可是杀了几十万名贪官和贪官家眷,听说通通都是一刀一刀的凌迟处死……”阴弘智淡淡的说道:“通常都是从男人的命根子开始,一片一片的切了,然后塞给犯人吃……”
“其实军中有一种刑法,我觉得特别适合曾仓令。”薛万备忍住磅礴笑意,说道:“先做一个钉满铁钉的木板,然后扒光曾仓令的衣服,接下来就用这类似梳子的木板把曾仓令身上的肉一条一条的刮下来,就像是一根一根血淋淋的布条一样,一直梳到骨头为止…”
薛万备的声音有一种诡异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投入感,“曾仓令想象一下,那应该是舒坦…”
“别说了!别说了…”曾重忍受不了那种恐惧,他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失声问道:“我说就是了。”
“那你说!”阴弘智看着已经彻底崩溃的曾重。
桃 運 村 醫
“阴侍郎……”曾重压抑着心中恐惧,直起上身盯着阴弘智的脸,颤声道:“被盗的粮食很多很多,据我所知,总数不下于两百万石!”
阴弘智的心脏“砰”的猛烈跳动,失声道:“你说多少?”
曾重斩钉截铁的说道:“绝不少于两百万石!”
阴弘智大感骇然,心知这是一起了不得的惊天大案,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连忙让士兵们出去把风,仓内只剩他和薛万备、李芝三人,又问道:“你们怎么把这么多粮食盗走的?难道不怕被发现?”
“有条地道,从仓城直达二十里外的山丘,山上长满了树,山丘另一边就是黄河,粮食到了山丘之后,通过水路运走。”
“原来这样!”
阴弘智知道大仓选址非常重要,至少要具备两个先决条件:首先要土质干燥、土层深厚的地方,不然粮食发霉;其次、邻近水陆大动脉,以便粮食集聚四方、辐射四方。满足了这两项,接着便是安全问题了。
白马仓自然有这两个条件,但阴弘智万万没想到,这种条件同样也给了犯罪分子盗粮的便利。如今有了地道之便,也难怪他们波澜不惊的盗走了那么多粮食。
阴弘智心头有点发恘,感觉所有大仓都不保险了,得把这里当作典型,让朝廷彻查一番,而且不能对外透露,不然,会教出一大批老鼠!
问道:“主谋是谁?”
“县令时禹和他麾下的几名佐官!”
“县丞、县尉、县御、县正有没有参与?”
“这四位主官并不知晓,他们上任不久,之前白马县各项政务都是县令一手抓。”
“明白了!”阴弘智微微点头,虽然朝廷官制体系明确,但因为地盘扩张太快,导致朝廷缺少人手,使很多郡县都处于有职无人的怪现象,这也迫使朝廷不得不让主官军政、民生、财政一把抓。也是近来两年,杨侗重心放在治理和完善官制之上,这种窘境才慢慢好转。
他又问道。“买家呢,买家又是谁?”
曾重老老实实的说道:“听说是卖给伪唐、李密!”
“此言当真?”阴弘智不太相信,李密完蛋之前,他的地盘与大隋纵横交错,偷偷卖给他,自然没问题。可伪唐龟缩在益州,出入也就几条跟,虽说益州易守难攻,但同样也受到大隋严密封锁,如今不管是商队还是船只,都要受到军方、商部严格检查,想要偷渡过去难如登天。
曾重见阴弘智似乎不太相信,顿时急了:“阴侍郎,此事千真万确,买主就是伪唐和死了的李密。但出面张罗的却是荥阳郑氏余孽…”
“荥阳郑氏?”
阴弘智眼睛亮了起来……
他现在已是大隋中枢的重臣,也慢慢地接触到许多以往未曾知晓的核心机密,心知世家门阀饱受打击之后,便改变了以往的生存方式,他们心知在圣武朝得不到丝毫机会,便化整为零、化明转暗,一部分人继续活动在表面;一部分人则忍辱负重、改名换姓的参与科考,悄悄地混进大隋官场,并继续受到各大门阀的掌控,一步步编织成网,为卷土重来积蓄实力。
圣上明知世家门阀在这么做,却苦于各个世家门阀枝繁叶茂、无从查起,若是将时禹逮住,那便有了一个突破口。
而世家门阀往往是同气连枝、荣辱与共,在潜伏一事之上必有联系,只要朝廷扭住郑氏一派,便能将其他家族的暗棋一一揪出。
“正是!”曾重点头道:“本来我也不知,有一次他们前来盗粮的时候,我偷听到时禹和盗粮的团伙起了冲突,才知道时禹也是郑家的人,侍郎要是不信,可命人将他收押,一问便知…”
“还记得他们吵什么吗?”
“卑职不记得他们的原话了,不过他们争执的内容好像是时禹与来人翻脸了……只是有证据在别人之手,最后还是任由对方取走了粮食。”
“你呢,你又是怎么走上犯罪道路的?”
“卑职好赌!”曾重一副悔不当初的说道:“输红了眼,把媳妇女儿都输了。就这样,一步步走上了犯罪之路。”
“无耻之尤!”
阴弘智冷哼一声,道:“想不想戴罪立功?”
曾重忙不迭的点头:“想,我想啊!”
“好,那你就从今天开始,就当作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然后配合朝廷行动…只要你立下大功,朝廷会安排你们一家到别人所不知道的地方生活…这样你就不用害怕这些人报复了。但你要是再次背叛朝廷,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何下场。”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痛改前非,争取将功折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