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ax9都市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起點-0567 一觸即發看書-328qn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这拍黄瓜的味道很独特啊,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十几位皇子和大臣同桌而坐,整整三大盆凉拌黄瓜摆在桌上,上百位女眷满满当当的挤在两侧小桌,有不少心虚的低着头,还有人臊的脸颊通红,纷纷暗骂赵官仁缺德。
“驸马爷!你家厨子不干净啊,怎么还有根毛在里面……”
一位大臣皱眉指着餐盆,同桌的太子妃连忙说道:“这可不是人的毛,君子远离庖厨,诸位大人自然不知道,有的老黄瓜也长毛!”
“对对对!很正常的,还有萝卜长毛的呢……”
女人们忙不迭的点头附和,一位尚书大人便夹了块腌萝卜,丢进嘴说道:“袁家谋反之心已起,十几位女眷中了蛊毒,咱们皆是皇上身边的人,袁家真是丧心病狂啊!”
“放屁!谁说是咱们干的,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啊!!!”
大厅里突然一阵惊呼,只看袁家三兄弟大步而入,身后居然也跟了不少的女眷。
“胡尚书!你刚刚的话是何意……”
袁老二怒声说道:“但凡有点脏水就往咱家头上泼,咱家可从未有过谋反之心,但你们这些馋臣天天造谣毁谤,不逼死咱们不舒服是吧?”
“好啦!不要吵了,你们全都是受害者……”
赵官仁搁下差点误食的拍黄瓜,起身仔细看了看袁家的女眷,笑道:“我果然没猜错,袁家这几位夫人同样中了蛊毒,你们真是记吃不记打啊,怎么又把泰贼给忘了?”
“什么?又是泰贼……”
“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赵官仁说道:“泰贼将被两国联合攻打,竟然半点反应也没有,其实蛊毒才是他们的底牌,这不是在针对谁,而是针对整个大吉朝堂!”
“你确定她们也中毒了吗……”
太子不信邪似的皱眉,赵官仁便上前装模作样的把脉,陆续挑出了袁家八位女眷,说道:“太子妃!麻烦你领她们去阁楼,拿一壶解毒茶给她们喝,看她们是否能把毒虫打出来!”
“诸位妹妹!快随我来吧……”
太子妃赶忙把人给领了出去,之前中毒的女人也跟了出去,马上就有大臣惊疑道:“为何都是女人中毒,难道这毒对男人没用吗?”
“轻舒小馆只为女人服务,不然怎么接近夫人们……”
赵官仁笑着说道:“当然!咱们有理由怀疑基佬三跟他们勾连,所以他们一帮基佬才会屁事没有!”
“阿弥陀佛!谁当众放屁啊,好臭哇……”
忽然!
几位和尚大步走到了门口,领头者正是基佬三的爱徒,帅气大叔基小受。
“哟~这不是基大师么……”
赵官仁叼着香烟冷笑道:“你怎么不请自来了,到我这化缘来了么,哦!本王忘了,这里曾经是你的老窝,本王是鸠占鹊巢了!”
“诸位女施主!还请给咱们出家人行个方便……”
基小受笑盈盈的让到了一边,满屋女眷也知道要出大事了,纷纷垂着头快步离开了大厅,只剩下叶姬儿和叶若卿姑侄俩。
“阿弥陀佛!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基小受领着三位弟子缓步而入,来到大桌边笑道:“此处的是非对错咱们不去说它了,早已是陈年旧账,但有一事贫僧必须澄清,尸毒粉一粒都不在我们手上,包括我师父都未曾见过!”
“你当然没见过,根本就不在你们手上……”袁老二上前敲着桌子说道:“咱们已经在钦州找到了张天生,死了六个好手才把他活捉,张天生已经在押送回来的路上了,谁他娘的藏了尸毒粉,谁生儿子没屁.眼!”
“哼哼~”
四皇子冷笑道:“人在你们手上,你们想怎么说都可以,私藏尸毒粉乃是人神共愤之事,你们最好别作茧自缚!”
“老四!嘴硬是吧……”
袁老二讥诮道:“张家两代人皆是锦衣密探,老大张天宝献毒途中被杀,老二张天养回我朝秘密效命,老三张天生奉命离京,要不要我把他们兄弟俩,还有他们老母一起送到你面前来?”
“袁老二!你不要诈我家四哥……”
叶姬儿不屑道:“有本事你就把人活着押过来,咱们跟他当堂对质,胡编乱造有意思吗,皇上早答应云轩销毁尸毒,有必要出尔反尔吗?”
“尔楠!该你自证清白了……”
袁老大沉稳的拉过他二弟,基小受便笑道:“长帝姬!您是越来越有女将风采了,小僧佩服您这份定力,可惜这盆脏水咱们实在接不起,来人啊!将沈卓带进来吧!”
“你们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抓锦衣卫……”
叶姬儿愤怒的拍桌而起,煞白的脸色明显是真慌了,太子等皇子也同样猛站了起来,只看一个戴着头套的男人被押了进来,让人一脚踢跪在地上。
“长帝姬若是想问罪,尽管拿问小僧便是……”
基小受昂起头正色道:“不过在带走小僧之前,小僧想问一句,为何张天生的二哥张天养,会改名换姓成为锦衣卫沈卓呢?”
“什么?他是张天养……”
赵官仁吃惊的站了起来,急忙上前一把拽了沈卓的头套,鼻青脸肿的沈卓嘴里塞着布团,焦急的冲着长帝姬呜呜乱叫。
“张天养可吃了不少苦,面骨被碎,易其容貌……”
基小受上前扯开了沈卓的衣襟,说道:“可惜改头换面也改不了胎记,赵王爷应该很清楚,他胸前这块胎记是张家兄弟共有,而且他们都是官身,吉顺两国的吏部皆有记载!”
“这我可真没想到啊……”
赵官仁拽住了沈卓嘴里的布团,沈卓喘着粗气叫道:“什么张天养,你们不要诬陷我,我就是沈卓,自小在秦城长大的沈卓,你们胆敢绑我锦衣卫千户,你们是想造反吗?”
“不对!我在葫芦湾见过你……”
赵官仁忽然说了一句兰台方言,不是兰台人根本听不懂,但沈卓扭头就用同样的方言怒道:“胡扯!你怎么可能在葫芦湾见过我,我……”
“哦豁~露馅喽!小老乡……”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沈卓的脸色瞬间一片死白,但赵官仁又直起身说道:“我说了一句兰台方言,葫芦湾是最难懂的三个字,当然!沈千户的兰台话比我说的好!”
“……”
叶家人全都不说话了,脸色相当的难看,但太子忽然阴沉道:“很好!终于真相大白了,只要袁家交出烈虎军的兵权,带着赤羽军离开金陵城,本宫保证所有尸毒都会当众销毁!”
“太子爷!你吃撑了吧……”
袁老二讥讽道:“你爱毁不毁,反正我们无所谓,吉国可是你们家的江山,人家赵云轩也是来救你们的,不是人家求着你们毁毒!”
“既然你知道是我们家的江山,你们就应该滚出去……”
太子厉声说道:“本宫今日把话放在这里,你们不必等红鸾死了,咱们可以放手一战了,但一个月之内赤羽军不撤出金陵城,老子亲手把尸毒砸在你头上,不信邪你就来试试!”
“咣~”
袁老二猛地掀翻一张酒桌,瞪眼叫嚣道:“你他娘吓唬谁啊,叫你一声太子爷,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只要你敢砸老子就敢接,不砸你就是我孙子,谁怕谁啊!”
“啪啪啪……”
赵官仁忽然用力拍着手,笑道:“难怪赵子强总说没有一个赢家,原来你们就是这么作死的,看在咱们关系不错的份上,作死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好拍拍屁股回老家,省的被你们牵连!”
“好了!一人少说一句吧,真想全家死绝啊……”
叶姬儿上前说道:“袁大哥!咱们说穿了都是一家人,为了个皇位有必要自相残杀吗,你们的权力已经不比我皇兄差了,真当了皇上也不过如此,不如一家退一步,可好?”
“咱们压根就没想造反,是你们逼的咱们不得不反……”
袁老大怒声说道:“打江山的时候你们称兄道弟,坐江山的时候就想卸磨杀驴,还拿着尸毒来要挟人,你们问问尔楠,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
“吉国能有今日不容易,两房还是各让一步为好……”
基小受说道:“大房销毁所有尸毒,将踏白.军调回拱卫京都,二房撤出所有赤羽军,烈虎军兵退三百里,往后将重点放在对敌之上,切莫忘了泰平天国,蛊毒险些要了你们的命啊!”
“基大师!”
赵官仁笑道:“你这话说的十分中听,可你们就不该退让一步吗,你们一群和尚霸占官位和军队,像出家人干的事吗?”
“赵王乃聪明绝顶之人,为何看不透这其中关窍……”
基小受义正言辞的说道:“国师国师!护国之师,我师父若是交出兵权,两房马上就会打起来,我们乃平衡两房的砝码,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们都是护国的基石,问心无愧!”
“如果二房非要干大房呢……”
赵官仁认真的看着他,基小受挺直胸膛说道:“我必将带头冲锋,抓住袁家兄弟狠狠打屁股,这是我们国师一门的责任,死亦无悔!”
“很好!既然你这么有态度,那我也放句话吧……”
赵官仁说道:“尔楠若是出尔反尔,我保证亲手开了他的瓢,同时我将把玉娇龙交给二房,作为对大房言而无信的惩罚,二房也大度一点,将一半的赤羽军还给大房,如何?”
“这……”
两家人全都面面相觑,这其中自然是有弊也有利,还是袁老大说道:“此事容不得我等小辈做主,得回去禀报父王!”
“我们也得启奏皇上……”
太子等人也纷纷点头,赵官仁便招手笑道:“看吧!你们都做不了主,还有脸在这叫嚣,赶紧坐下来一块吃饭吧,尔楠你也来尝尝咱们的拍黄瓜,味道绝对一级棒哦!”
“荣幸之至!”
基小受笑意盎然的坐了过去,两家人也全部坐了下来,而基小受吃了两块黄瓜后,点头夸赞道:“嗯!这黄瓜真不错,爽口又清脆,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奇特味道!”
“喜欢就多吃几块,再尝尝这盘大萝卜,全是素的……”
赵官仁笑嘻嘻的递上盘萝卜,谁知太子妃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大喊道:“不好了!袁家的六姨娘发疯了,见人就咬,捅了好几刀都死不了,顺国的女卫说她变尸人了!”
“不好!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