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wea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諸天鴻蒙樹 ptt-第六百零二章 蜈蚣吞龍看書-030b6

諸天鴻蒙樹
小說推薦諸天鴻蒙樹
傅天仇悠悠醒转过来,见到手下士卒几乎被杀伤殆尽,着急之下也擎剑跃下马车。
见到傅天仇出现,和尚们高声呼道:“活捉傅天仇!抓住他!”
傅天仇父女与剩下的数十个家丁奋力抵抗,但也无济于事,短短时间内,几乎人人带伤浴血。
眼看就要被擒,忽然一队锦衣卫杀出,将那些僧兵打退,与傅天仇汇合了。
锦衣卫的头领向傅天仇下跪行礼道:“卑职锦衣千户左秋蝉拜见傅大人!”
傅天仇严肃地问道:“左千户,外面的传言可是真的,皇上是否安好?”
左千户虎目含泪,哽咽道:“皇上跟朝中重臣都被国师害了!
卑职在数日前听到市井传言的蛛丝马迹之后,就暗自查探,发现圣上以及宗室、文武重臣都被杀害了。
根据他们的遗体推测,大概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出事了!
他们的躯壳就留在朝天观中,外面的人都是妖僧的手下假扮的。”
“陛下啊!可叹我大宁朝二百年基业,就此毁于一旦!”
傅天仇流泪长叹,几乎昏厥过去。
此时,在外围督战的僧兵头领骂道:“一群废物!还得佛爷亲自出手!”
他大喝一声,僧衣爆裂成碎片,从身体里面长出八条手臂,仿佛章鱼出手一般陡然伸长,向着傅天仇等人抓去。
左秋蝉吩咐属下道:“你们保护大人先走!”
真气运转,身后背着的十几把宝剑猛然飞出,向着那八只触手斩去。
见傅天仇被锦衣卫带走,那僧兵头领猛然现出原形,变成一头浑身满是触手的巨大章鱼。
砰!
面对漫天的触手攻击,左千户抵挡不及,被一根触手狠狠地抽飞了出去。
那章鱼怪没有管左千户,向着傅天仇追了过去。
轰隆隆……
那章鱼怪一跳一跃,震得大地晃动,横冲直闯,将一棵棵大树撞倒在地。
很快就追上了他们。
众人正绝望之际,忽然一把仙剑从天而降,哗哗几剑,就将章鱼怪的触手尽数给斩断。
一位道人从天而降,踩在剑柄之上。
“敕!”
又是一声呼声,一道雷霆凭空而落,打在章鱼怪的身上,立刻将章鱼怪给烤成了焦糊。
只见天空中一位白发老者骑着仙鹤落了下来。
“哈哈哈,髯剑客、鹤仙翁,数年不见,没想到你们二位的修为更加精进如斯,贫道到底慢了你们一步,这次赌约是贫道输了。”
又是一道遁光到来。
来者是一个长着酒糟鼻,身穿破旧道袍,腰间挎着酒葫芦的老道士。
这人傅天仇父女都认识,就是曾经给傅清风批命,还教授过傅月池一些武艺的崂山派道长醉道人。
鹤仙翁道:“道友既然认输,那么你珍藏的美酒可不许藏私啊。”
醉道人笑道:“好说好说。”
傅天仇上前见礼,谢过了他们的救命之恩。
通过醉道人的引荐,知道髯剑客是峨眉剑派的长老,鹤仙翁是昆仑派的掌门人,都是神仙一流的人物。
他们这次到来就是专门为铲除国师而来的。
他们只是先头部队,过几日,各个修行门派的高手都会到来,齐聚京城,共讨蜈蚣精。
傅天仇与左千户等人心中大喜,若是能够及时铲除妖邪,那么他们就可以再迎接一位宗室子弟登基为帝。
如此一来,大宁朝还有着几分延续下去的可能。
于是他们也不逃了,跟着三位道长在此等候着。
其后六天时间,又陆陆续续来了近百位修士。
来者有僧有道,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或仙风道骨,或宝相庄严,或者放浪形骸、形貌古拙……
一看就不是凡俗之辈。
他们不是一派掌门,就是长老,都是修行界的中流砥柱。
九天化無訣 共赴黃泉
昆仑派掌门鹤仙翁道:“诸位,明日就是中元节,阴煞之气最重,同时人道之力也最为晦暗的时候。
那妖僧的吞龙计划就在明日,而此时也是我们铲除他的最佳时机。
还望各位同心同德,否则一旦被老妖得逞,人道坠落,我等人类修士也将永无宁日!”
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么一个妖魔气势最昌盛的日子行动,就是因为那国师不知为何能够操纵国运。
平日里他有国运护体,诸般法术都难以伤害到他。
上次众修士的失败,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为此。
而明日妖僧将要吞噬国运化龙,那时候不但没有国运保护,甚至还要承受国运的反噬以及天劫的考验。
正是妖僧最虚弱的时候。
五台山金光上人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蜈蚣精幻化为僧人,打着佛门的名声招摇撞骗,残害生灵,我佛门弟子铲除这等败类,当义不容辞!”
众人结下盟誓,同心协力,铲除妖魔。
翌日,众人闯进了京城。
天空阴沉沉的,愁云惨淡,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淡淡的黑雾之中。
寂静的城市仿佛一头张开巨口的妖魔,森然欲吃人。
京城中尚未来得及逃离的百姓都惊惶地躲在家中瑟瑟发抖。
空旷的街道上见不到一个行人。
他们一路来到皇宫左畔的朝天观。
遥遥望去,只见一座新建的高大祭坛上面,皇帝与文武百官盘坐在上面。
他们的后背都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可以看得见肚腹里面空荡荡的一片,显然只剩下了一具皮囊。
“陛下……”
傅天仇与左千户低声喊道。
他们紧握着拳头,强忍着怒火。
祭坛下面,一队队的僧兵以及妖魔鬼怪严密地把守着。
不多时,国师的车架到来。
跟他同行的还有被他请来观礼的各路大妖老魔,这些人都是他的盟友。
鹤仙翁等人屏声敛气,默默对视了一眼,俱都感到棘手。
这次几乎有名的妖魔都到齐了,一旦大战爆发,必定十分惨烈,他们当中肯定会有许多人陨落。
網遊之武林霸圖 蝦寫
不过正邪双方已经到了不能共存的时候了,他们这时候已经不能退缩。
国师下了车架,一步步登上祭坛,站在皇帝与文武百官的躯壳中央。
至尊神帝凯 混沌至尊凯帝
他的两手高举,法力涌动,引动了大宁王朝的气运。
那气运之龙怒吼一声,向着国师扑过去。
这时候,一声龙吟从国师身上传出,一道微小的天子龙气向着大宁皇朝的气运之力扑杀过去。
大宁皇朝的气运之力虽然看起来更为巨大,但是却带着腐朽衰败之气,根本不是那条微小的天子龙气的对手。
二龙在天空里厮杀,最后那小龙居然一口将大宁皇朝的气运之龙给吞了下去。
“怎么可能?那妖僧怎么会身具天子龙气?”
鹤仙翁等人类修士大惊失色,几乎惊呼出声。
大宁朝的龙气被吞噬,整个京城都可以听到一声哀鸣,仿佛在众人的心头响起。
大宁朝的官员百姓都莫名地感到一种悲伤。
傅天仇与左千户更是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此刻,在河北、在中原、在江南、在荆襄、在巴蜀、在边地,凡事大宁朝疆域之内,俱都有所感应。
西北之地,宁采臣身上的龙气微微颤动,他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又有一种仿佛枷锁尽去的大自在大欢喜。
宁采臣喃喃说了一句:“大宁朝亡了……”
此时他也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心情。
诸葛卧龙不由得振奋起来,拱手道:“主公,时机到了,立刻出兵占据关中,封锁崤函,一统三秦之地!”
宁采臣深吸了一口气,立刻命人召集属下文武前来议事。
不多时,手下臣僚尽皆来到都督府。
宁采臣身穿戎装,英姿勃发,朗声道:“诸位,本督得到确切情报,皇上与朝中重臣俱被国师所害。
国师乃是妖邪幻化为僧人,企图颠覆人道朝廷,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旦令此獠得逞,我等俱都是待宰的鸡鸭!
所以本督决定,尽起大军,讨伐妖魔,匡扶社稷,为圣上报仇!
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这西北三郡的文武百官要么是宁采臣本身提拔的,要么是原先被贬官的失意之人,这些人对朝廷哪里忠心可言!
而且大宁朝本就处于末世乱相,这边地对于皇权根本就缺乏敬畏。
因此宁采臣振臂一呼,麾下众人群情响应。
不说宁采臣这边厉兵秣马,立刻准备攻占关中,京城这边,天蜈吞噬了大宁朝国运之后,遭到了反噬。
他闷哼一声,鲜血从嘴角溢出,身上气势顿时弱了三分。
天空中劫云翻滚,雷声隆隆。
天蜈趁此机会祭祀道:“悠悠苍天,莽莽后土,社稷何爰,包茅封建!
今我天蜈愿以大宁旧朝龙气献祭,立无上之妖国,天地共鉴之!”
嗡!
那股属于大宁朝的龙气被吐出,化作一缕缕玄黄本源之气,向着天空飘去。
大宁皇帝以及文武重臣的躯壳也立刻化作了飞灰,杳无痕迹。
小妖们纷纷叩首下拜,山呼道:“无上妖国万岁永年!妖皇陛下万岁永年!”
众大妖老魔也纷纷对着天蜈拜道:“拜见妖皇陛下!”
天垂象:一个又一个诡故事
豪門老公寵妻如命
“哈哈哈哈,众卿免礼平身。”
天蜈哈哈大笑,得意非凡,道:“诸位且稍待,等朕渡过天劫,再与诸位共同庆祝!”
铁血神箭 藏花主人
他身躯一摆,化作一片巨大的蜈蚣,迎着劫雷冲了上去。
轰轰轰!
劫雷连绵不断,一道比一道凶狠。
天蜈的法宝一件件抛出,很快就在劫雷之中化作了残渣。
紧接着,他只能以肉身硬抗,很快就皮开肉绽,血肉横飞,一片片烤得焦糊的甲壳与血肉落得满地都是。
劫雷毁灭之中带着新生,蕴含着无穷玄妙的造化之力。
蜈蚣精尖声嘶鸣,额头上渐渐地鼓起两个巨包,渐渐蜕变成了两只龙角。
轰!
最后一道劫雷足有水桶一般粗细,轰然落下,狠狠劈在蜈蚣精的头顶。
蜈蚣精砰然掉落在地上,浑身焦糊一片,破烂了无数的洞,抽搐了两下,然后就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这……”
众妖魔一片惊色,特别是蜈蚣精麾下的小妖,已经两股站战。
众修士大喜,低声道:“那妖僧死了?”
鹤仙翁摇摇头道:“只怕未必,那躯体里面还有一股极细微的生机,断断续续。
不过即使没死,肯定没有多少战力了,此时正是歼灭他的时候!”
鹤仙翁拔剑道:“诛杀妖魔,还天地朗朗乾坤!”
間諜人生 西城銀刺
众修士飞跃而出,杀了出去。
重生的杀手 韩恩佳
众妖魔正愣怔之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那些小妖没有结成阵法,根本不是这些修行门派高手的一合之敌,砍瓜切菜一般,瞬间就死去上千人。
此时,这些大妖老魔率先反应过来,纷纷接战。
他们喝道:“诸位,此时只有团结一心,才能不被这些正道人士各个击破!”
他们同时指挥着这些小妖结阵围攻,令这些本来已经有了溃败之势的小妖也情绪稳定了下来。
双方酣战连连,厮杀声冲霄。
突然轰的一声炸响,蜈蚣精的身躯炸成了粉碎。
从他原本的旧躯壳中飞出了一条四爪蛟龙。
神魔紀 道無庸
蛟龙化作人形,正是妖僧天蜈。
此刻的他脸色苍白,极度虚弱,显然在天劫下受伤不轻。
不过得到的好处也是巨大的,他从蜈蚣精进化成为了蛟龙,不论实力还是潜力底蕴,都大大增强了。
“妖皇陛下!”
众小妖欢呼一声,士气大增。
大妖们目光闪烁了一下,纷纷道喜。
天蜈看向身旁那个笼罩在黑袍中的妖魔和一位红袍虬髯老鬼,道:
“黑山老兄,陆兄,助我杀退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本座封你二人为妖国的一字并肩王。”
二人道:“一言为定。”
加入了战团。
这两个老魔显然法力更加深厚,顷刻之间连杀数位正道高手。
鹤仙翁与髯剑客上前,敌住了两人。
鹤仙翁道:“黑山老妖,你不龟缩在枉死城中,居然敢到人间界来撒野,今日叫你月缺难圆!”
髯剑客喝道:“陆判,你身为地府判官,不思降妖除魔,安定地府秩序,反而堕落到与妖邪为伍。
今日就铲除你这神道败类,送你入轮回!”
鹤仙翁挥洒下一把符篆,将自身与黑山老妖封闭了在一片阵法空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