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40章 不奢望復婚閲讀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米露…
哎!
被吻的我,心中五味杂陈。
当年狂追米露时,绝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被她死缠烂打。
哈!
现在,我是不是该自恋?
用调侃方式,我转移这思路,随后也半用力将米露推开道:“在小区里,别闹。”
“呵…”
“笑什么?”
“笑你,也知道害羞了。”距离我半米多外,米露在畅快的回答时,笑容很甜。
害羞?
秋日的清晨,周围有些许遛弯的大爷、大妈,但多数人,才懒得搭理我们这边。
而米露这样说,是给自己找台阶下?
还有!
作为美人的她向来倨傲,主动索吻被拒,竟丝毫不动怒。
装的?
应该不是,米露桃花眼中不在妩媚,反是清澈,此时她不在撒娇,更没有傲慢。
只是平静中,接受。
而马上要离婚的米露,真有股贤妻良母气质。
这…
好讽刺!
而此时她,还调侃说道:“叶飞,我知道你,每次发呆时,都是想法最多的时刻。”
“哦!”
“我都接受了,你也别做多想。”
“……”我。
米露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让我有些无语,甚至有那么一点羡慕,她能如此坦然。
这不!
稍后她,请我吃了早点。
随后主动开来POLO,邀请我上车:“叶飞,咱们早点去,办完我得回来看孩子。”
米露说话态度,极为简单。
这让我好笑中问她:“你这是和我离婚,还是去菜市场买菜?”
“嗯…离完婚,顺带去买点菜吧!”
“当我没问。”
灰头土脸的,我来到副驾驶座位。
一路无事。
而赶到民政局时,刚好是上班时间,我们这对离婚的人,排首位步入大厅之中。
这一次,终于…
嗨!
之前,无数次想过,离婚时会是如何心境。
特别是配李柔过来时,看着外面那条红砖小路,还睹物思人,偷偷落下伤心泪。
估摸着,是情绪早就宣泄。
又或是被米露随性感染,此刻我心中平静如斯,由于来的早,几分钟就填好表。
女儿归我、房子归米露。
这事闹的,真和买菜般简单。
而做在民政局大厅角落长椅上,等离婚证时,米露来了句:“叶飞,有些事得说清楚。”
“说。”
“玲玲抚养权归你,但她现在情况,还得跟着我住。”
“好。”
这一点,我没意见。
最近我会很忙,根本没时间照看,而叶玲和李柔投缘,但教给她照顾…
别!
我可不希望闺女,学坏。
总和来说,跟着米露更为合适,所以也问她:“那个…最近你上不了班,缺钱吧!”
“没事。”
“哦?”
“过两天就上班,玲玲可以放我妈那。”
“不合适。”我拒绝。
我丈母娘…
错了!
前丈母娘太刁钻,跟着她我更不放心,在这,我不想因为女儿在耽误米菲青春。
想到这,给米露建议:“先别上班了!”
“你养我?”
“……”
“呵呵,这么快就成你情人了?”
“别闹。”
瞪了眼,我没好气道:“刚离婚,我担心玲玲又自闭,先别去幼儿园,你照顾她。”
“嗯。”
“你们娘俩,我还养得起。”
“呵。”
米露莞尔一笑,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小爸爸,谢谢你哦!”
说着,还搂住我脖子。
刚好这时,一位在民政局工作的大姐,拿着两本离婚证走来,又看着米露如此亲昵…
缓了缓,她试探的问:“要不,给你们办复婚?”
“不用。”
米露干脆回答,还有模有样解释:“我老公挣钱了,要买第二套房。”
“这样啊!”
民政局大姐随即鄙视一眼,没在多说什么,跟着将离婚证甩过来,转身后离去。
这话听得我,好纳闷。
而米露解释:“离婚的话,买房条件会放开。”
“不是、不是,你…”
爱情是碗青春饭 听着雨的洗礼
“开个玩笑,不奢望和你复婚。”
“……”
“怎么?”
“没。”
轻轻将她手拿开,我站起身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米露轻松姿态,不是滋味。
当然,不是因为我小心眼。
她能保持笑容,这是我希望的结果。
然…
早晨开始,她一直这样。
当时不觉有异,因为知道米露惦记着做我情人,这种事听起来乱遭,但至少理解。
可听到她说,不奢望复婚…
奢望?
米露说这两字时,或许在内心中已低我一头。
何必呢?
…… ……
上九九点左右,搭米露车回到小区。
下车前,掏出银行卡给她:“里面有几万块,够你花一阵子了。”
“不要!”
“嗯?”
“我自己来。”凑过身来,米露从我口袋掏出手机,熟练解开密码后,打开微信。
然后给自己,转账五千。
这…
讲真!
就在夏天时,我一个月收入也就三千,刚够还房贷,也就是说米露零用,是两千。
这钱,过日子够。
可以她花销…
不等我想玩,米露说话了:“我喜欢化妆品、包,但以后,不会在指望男人帮忙。”
“哦!”
“也不说还你钱什么的,但不能多要,在我上班前,每月五千就够了,谢谢了。”
说罢,米露下车。
没让我看到,她此时是怎样表情,但这一次我彻底明白,她绝对没有表面上的轻松。
我下车时,她已步入楼道。
看着她萧瑟背影,我几次抬不,但终究没跟上去。
罢了!
安慰她不合适,想见闺女的话回头再来…在民政局平静的我,此时却不是滋味。
点根烟,靠车门抽着。
从现在起…
就在我刚要发呆时,一句脆亮声音,从楼道中传来:“恢复单身的感觉,如何?”
“还行。”
“米露刚回家就躲房间里了,估计在哭吧!”
“挺好!”
哭出来,总比在我面前装着轻松好,至少能让心中委屈释放,不至于憋出病来。
而此时,和我对话的人也走出楼道。
上午的秋日中,最显眼的还是那一头红发,但扎成马尾辫样子,看起来顺眼不少。
而不变的是,她每当不不悦时,婴儿肥脸蛋上都是鼓鼓的。
米菲…
走到我跟前说:“问你个问题。”
“嗯。”
“以后,该如何称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