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4gb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愛下-二百二十五.隕落看書-pg28x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这就是让幽灵沉沦在深渊里的东西?
安娜仔细品味着。或许因为她变强始终与杀人无关,或许因为内心有更重要的牵挂,它并不能让安娜就此沉沦进满足构建的深渊当中。
安娜对此坚定不移。
老人的躯体开始冷却,哪怕她什么也不做这具躯体也会在两到三小时后变得和墙壁一样冰冷。
如果是陆离他会怎么做?
安娜想到。
于是地下室一片地砖漂浮起来,下面湿泥被看不见的巨手挖出简陋墓穴,将老人送入其中,盖上泥土。
陪伴印刷机器一生的罗比·鲁德内夫被埋在印刷机器下面。
做完这些,安娜压下感官重新失去的不适,默默印刷更多传单。
报纸展开后也许十八寸,或者更多。印上只有两张手掌大的传单后还有一大片空白。
于是安娜又在凸版空白地方刻了两遍,于是每张报纸都会有三个相同内容。
它们摞在一起,积攒得足够多时,安娜的无形利刃划过,传单数量因此乘三。
安娜不记得印了多少张,只知道一小时后,印刷的传单堆满了小半个地下室。
这些足够了。
足壇大贏家 就叫小新
農女謀略 夜雲歸
亲爱的你是鬼
安娜带上所有传单,还有一桶未打开的油墨,飞上贝尔法斯特数百米的高空。
当经过贝尔法斯特中心,靠近南城区时,她洒落下那些传单。
阴郁的贝尔法斯克上空哗啦飘落下零散的雪花。
不过比雪花更大,也更显眼。
盘旋的安娜洒下上万份传单,带着剩下的一桶油墨飞到橡树街区,将油墨浇在青石板路上,形成沥青一样的漆黑、巨大,指向橡树森林的箭头。
做完一切,安娜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来到商业区藏起自己,静静观察着。
散落的报纸并不密集,其中有一半都落在了房顶,还有许多被积水打湿,不过这影响不到什么。
一只枯瘦从烟囱里伸出,抓住黏在烟囱外的报纸缩回黑暗。
一根枝杈伸出下水道,捞回打湿的报纸。
贴在橱窗上的报纸悄然穿过玻璃,飘向光照不到的深处。
遙想三國之錦馬超 理木
落在木屋屋顶的报纸下长出一只血红眼珠。
街道上游荡的小女孩哼着歌曲,低头捡起留下娇小鞋印的报纸。
计划成功了。
它们正在看宣传单。
如果它们不是胆小畏缩,就不可能放过那群“嚣张”的异教徒。
醜女大翻身 兮八
安娜悄然离开,在里世界与现实闪烁,甩开一切可能追寻到她的痕迹。
十分钟后,安娜返回崖顶,第一时间发现这里与往常不一样的氛围。
尽管除了列侬群岛,现在很难找到比崖顶更安全的地方。但因为靠近贝尔法斯特废墟和深海上黑色太阳的影响,以及除了陆离,所有人都死过一回,很难在崖顶听到欢声笑语。
尽管现在也没有,但每个人似乎都变得轻松欢快。
吉米和他的怪物身躯靠在原本是农作物的松软泥土上,吹着海风。蕾米轻哼着好听的旋律在为安妮检查树叶。只有阿当芙娅坐在木屋门前轻声抽泣,但神情欣喜多过悲伤。
蕾米最先发现安娜回来,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解释说:“你的恋人成为了最富有的人。那么你那边有好消息了吗?”
她没逾越告诉安娜发生了什么,这是陆离的活。
安娜像是被气氛感染,冷漠散去一些:“几万份传单已经洒满半座贝尔法斯特。”
“漂亮的计划和执行。”蕾米忍不住再次称赞道。“不光能挫败那群家伙染指贝尔法斯特的阴谋,还能减少一些怪异。不过要小心异教徒背后那位邪神的报复。”
不过这回不是手写,很难追溯至源头的他们。
“陆离在做什么?”
“好像在量山洞。”蕾米回答,有些疑惑安娜为什么问自己而不是进去。
安娜在担心罗比·鲁德内夫的事被陆离知道,虽然他不可能知道。
不久前身体带来的丰富情绪还未彻底被抽离,安娜忐忑走进山洞。陆离并没在量山洞。他坐在壁炉旁的靠椅里,借着火光和油灯默默翻看着一本书。
不知为什么,安娜忽然想悄悄接近陆离并蒙上他的眼睛,然后她就这么做了。
烈焰邪妃
極品記者鬥僵屍 浪子月生
“猜猜我是谁?”
并不真实的白皙手掌捂住陆离双眼,因为魂体外附着一层力量,没有像曾经那样戳进陆离的眼睛和脑袋。
“吉米。”陆离平静猜到。
“嗯?”
松软泥土里,靠着怪物分身的吉米疑惑转头,感觉谁在叫他。
女招魂师 尹天泪
“猜错了。”安娜轻声说,松开双手,脸颊愈发柔和。
陆离合上那本刚刚翻开几页的《悲惨之声》,回头问安娜:“怎么样。”
安娜重复了一遍说给蕾米的话,问道:蕾米他们都很高兴,还说你成为最富有的人,发生了什么?”
安娜确实有一瞬间想到“陆离成为最富有的人,因为自己是他最宝贵的财富”,但这显然不是陆离的性格。
“深海石价格高昂,而幽灵监狱归属我们。”陆离说道,告诉安娜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崖顶发生的事。
“难怪阿当芙娅在哭。”
大学推理社 暗世无语
对丈夫的思念和突然的好消息让她情绪有些失控。
至于“门”的问题……希望有办法解决。
冷情王妃 蕭梓卿
离天黑还有三个小时,期间陆离偶尔走出山洞,用望远镜眺望贝尔法斯特另一端。不过离得太远,什么都看不见。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夜幕降临时,吉米兄妹、阿当芙娅、安培、孩子们都回到山洞保护陆离,以防会有蠢笨怪异找错路进入榆树森林。
可惜深海石要明天才能送来,不然他们现在还能稍感安心些。
平静夜晚只维持了几个小时。晚上10点,苏加德山上空倏然响起无数人发出的悚然嚎哭声。
嚎哭声飘忽不定,有时仿佛在远处回荡,有时又仿佛就在山洞外,它们移动着,甚至有一次就在避难点外,吉米和安培面前响起。
孩子们吓得躲进安培怀里,吉米躲到他的怪物分身背后,就连陆离也即将拿出救赎。
安娜的气息忽然绽放,将避难点和山洞包裹。嚎哭声在山洞回荡一阵,逐渐褪去,之后再也没这么接近过。
直到午夜,嚎哭声才逐渐褪去,外界恢复平静。
榆树森林的居民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