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起點-第五百二十五章 人仙自爆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城东,小院。
氤氲毫光闪烁不定,似将小院隔绝,与外界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可过往之人,却又毫无所觉,一切如常。
但若有大修行者在此,定神查看的话,必然会发现。
那氤氲流转的光华,隐约组成了一方山峦之象,模糊中又似重峦叠嶂,接天连地,无穷无尽,上通九霄苍穹,下接九幽冥域。
流转不休的无垠流光,分明是一个个模糊,抽象到极点,却又偏偏有那么一丝有迹可循,别扭到了极点的玄妙符文。
这符文形成了仿若流光般的锁链,勾勒出一座山峦之象,又连通了一个个模糊扭曲,多达亿万,数字不清的虚影。
而在这诡异的光影,正以陆川为核心,交织出一副天地重开,演化山川日月之景。
但陆川的双目,看似无神,却倒映着诡异的一幕。
那是一根仿若接天连地,无端端凭空冒出来,上面有着无数疙瘩的草绳,好似活物般蜿蜒游走,就似寻觅猎物的毒蛇。
每一次,那草绳颤巍巍,似透过虚无,指向陆川所在时,便会崩散一分,化作无垠细碎如发丝般的一缕缕。
若神识足够强大,便不难发现,这丝丝缕缕的草绳,每一根约莫都指向了陆川身后的模糊虚影。
可那些影子太多了,又太过抽象,草绳虽然极为不凡,却也不足以支撑它完成任务。
于是乎,便再次崩溃,接二连三,周而复始,彷如饮鸩止渴。
说来诡异莫测,难以理解。
实则上,就好似层层镜面空间,明明能感知到,甚至是直接看到目标所在,却不知那是经过多少层镜面空间转折,才投过去的假象。
而所谓的卜算之术,哪怕是那神妙无双的结绳巫咒,也都是通过一缕气机,辅以特殊的方式,锁定与之有所牵连之物。
再往深处,便是通过冥冥中的一缕气机感应,直接锁定目标所在。
只不过,想要做到这一步,不仅需要极为强横的修为支撑,更要对莫测天机有极深的了解,甚至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种种配合。
否则的话,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灾厄降临,这是大能者都轻易不愿面临的劫难。
正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若能随意锁定人或物的话,怕是天机早已紊乱,秩序崩坏,礼乐不存了。
而现在的情况,正是陆川察觉到,有人对自己施展卜算之术后,毫不犹豫动用全力反击。
在修行界,但凡是用这种术法算人者,都是死仇,没有第二种可能。
无论对方心存善意或恶意与否!
但还有一个说法,便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受术之人不在意,或者无能为力,自然就算不得什么了。
可惜的是,陆川很在意的同时,本身又能强力反击,岂会无动于衷?
于是乎,施术者便悲剧了!
在陆川双目之中,彷如心湖投影一般,通过冥冥中的气机相连感应,虽然看不真切,却约莫能感受到,对方是两个人。
不仅如此,还以秘术勾连自身精气神,做出了替身人偶,才抵挡灾劫降临。
可惜,陆川既然能感受到对方所在,又岂会认错?
虽然对方施展的秘术,很是玄妙,甚至连他都隐隐感受到莫名的忌惮,可既然结下了死仇,自然没有放虎归山的道理。
嗡!
一念及此,山字经道韵流转,符文流光越发凝实三分,似乎也引得万鬼虚影,向此间更迈进了一步。
啪!
几乎在顷刻之间,那草绳之上的一个疙瘩,便既崩溃开来,丝丝缕缕就如亿万发丝狂舞,诡异到了极点,却偏偏扭曲不定,找不到目标所在。
结果便是,秘术超过了自身承载的极限,又被冥冥中的天机所憎,直接反噬了过去。
噼里啪啦!
陆川心神之中,好似传来了一阵雨打芭蕉,又似一束头发,直接被点燃一样,眼睁睁看着那万千丝缕灰飞烟灭。
那似自虚无中凭空出现的草绳,也端的是不凡,竟然能够撑得住一二,可依旧扛不住天机憎恶之意。
啪啪啪!
其上彷如符文般的疙瘩,接二连三崩溃开来,直至炸裂开了一团血色光影,露出了其内略显模糊,却又偏偏能让人看清的一幕。
一男一女,彷如跳大神般,在密室中疯狂施展神通秘术,身上却燃起了肉眼难辨的诡异火焰,精气神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枯竭。
没有丝毫意外,两人正是此前在城主府中,通过人傀,惊鸿一瞥的男女。
陆川冷冷看了一眼,便既收回目光,一来是没有必要继续看下去,二来是结果已然注定。
说白了,陆川虽然是窥视天地道韵,演化自身山字经,但来到此间,在某种程度上,就与这里的天道有了牵扯。
毕竟,无论在哪里,天地道韵都是同出一源。
如果真要论的话,双方勉强能牵扯上一点,出了五福的亲戚关系。
但即便如此,也是帮亲不帮理啊!
那两人仗着修习卜算秘术,就妄图窥探天机,而且不止一次,早就上了天道的黑名单。
现在,又窥探天道的亲戚,这要再不死,那就实在太没天理了!
话又说回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天地的眼中,万物平等,可陆川本身还算是一个气运之子呢。
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就是偏偏无知愚民罢了,谁信谁是傻子!
当然,陆川本身气运也没到那份上,顶多就是做了弊,毕竟也是取巧,才窥探到了天地道韵,成就了自身。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自己的能耐!
所以,两个上了天道黑名单的神藏人仙,早已注定了杯具。
“啊,姜同喻,你敢害我们?”
“琅琊十三家,大阿姑不会放过你们的!”
正当陆川坐等结果之际,也没有等多久,伴随着一阵剧烈轰鸣,城中半空便传来了两声饱含怨毒的凄厉嘶吼,正是来自城主府所在。
嗡嗡嗡!
几乎在同时,城主府上空光幕横生,彷如一个透明的锅盖,须臾之间,笼罩了方圆数里,拦下了两道扭曲到了极点的身影。
那并非是身形扭曲,而是自身力量控制不住,冲击的虚空涟漪,紊乱了视线感知。
由此可见,那两人的实力之强。
“两位不要血口喷人,你们只是受功法反噬,岂可胡乱攀咬?”
紧接着,又是一道身影纵掠上半空,依稀可见,身着华服,体型瘦削,头戴玉冠,正是城主姜同喻。
“啊啊啊,姜同喻,老娘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可恶……”
但那两人受秘术反噬之苦,邪秽入体,心魔横生,已然处于了暴走的边缘,哪里会听什么反噬?
甚至于,两人都没有怎么怨恨陆川。
一来是找不到正主,二来是,做他们这一行的,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三者,或是有所感应,可想到自身落得如此下场,自然想要双方都不好过。
于是乎,可能便瞒下了陆川的所在,想要让他和琅琊十三家继续死磕下去。
当然,这些都是陆川的猜测,虽说如此,隐约中却觉得,第三种可能,多半正是两人心中所想。
只是线索太少,即便聪明如他,也不可能直接猜出真相。
而且,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多少关系了。
人死债了!
“两位请收束功法,代我为两位疗伤,一切事后再谈!”
姜同喻虽然怒极,可依旧知道,现下当务之急,乃是稳住两大人仙。
我的合租情人 灵山岛主
否则的话,怕是会引出天大的麻烦。
“哈哈哈,姜家小人,老娘岂会再受你们的恶当?”
“娘子,这帮所谓的世家,真当咱们是好欺骗的傻子呢?”
隐约间,两人周身暴乱的火焰虚影,似乎有那么一刹那间的平静,下一刻却是疯狂紊乱开来。
即便隔着如此之远,陆川都能清晰感受到,两者身上浓郁的几近化不开的恐怖恶意,还有那令人心惊胆颤的气息波动。
“两位不要冲动,在下定会全力以赴,为你们……”
姜同喻豁然变色,口中劝说着,归拢在宽大衣袖中的双手,却是陡然一挥,数十道流光攒射而出,直取两人而去。
“桀桀!”
那如龙兄怪笑一声,大手一挥间,有如魔焰般的流光,须臾将那数十寒星光点融化,连半点涟漪都没有掀起。
铮!
但就在此时,一缕刀光突兀出现,好似自虚无中凭空而生,从天而降,直取如龙兄头顶而去。
“啊……”
蓝姑尖叫一声,竟是直接飞扑而起,有如飞蛾扑火,硬生生撞在了刀尖之上。
“娘子……”
如龙兄目呲欲裂,怒火中烧,看着湮灭在刀光下的身影,周身魔焰须臾狂涨数倍,紧接着收缩如一点,便既化作一道波光横扫开来。
“不好!”
姜同喻瞳孔一缩如针尖,想也不想的连连挥袖,甩出数以百计阵盘的同时,人却是飞速爆退开来。
与此同时,城主府内更有重重化光涌动,彷如铜墙铁壁一般,将之防护在内。
但在波光横扫而来之际,却有如纸糊一般,噼里啪啦接连崩溃,竟是半息也阻挡不得。
顷刻间,以城主府为中心,方圆十数里之内,彷如天灾降临。
唯有中间三道略显狼狈的身影,死死定在原地,收束着这股恐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