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eu8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笔趣-第四百九十八章留有後手看書-kcxv6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
乌县王家镇!
棺材的侧壁之上,凌乱地刻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组成起来,便是这几个字。
这是一个地名,我听王彩娥提到过。
正是她家老宅的地方,也是整个王家族人死去的地方。
王彩娥的死,对于我来说,十分地意外。
但看样子她好似并非自杀。
“木阳,我感觉咱们有必要好好谈谈了……!”
香樟花开了吗
诺天言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胖子也重重的叹了口气,跟着朝着后院走去。
我看着棺材之中的王彩娥,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是我从见到她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我想诺天言应该会给我一些答案。
我转身从柜台之上拿起二叔那把鬼扇,走进了院子。
而此时诺天言与胖子还有丽莎,三人站在院子中看着我。
丽莎的手中拿了一面镜子,他走到我跟前把那面镜子递给了我。
诺天言道:“你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我缓缓地把镜子移动到了自己的脸前。
看着镜子之中那陌生的自己。
面色十分的苍白,苍白之下隐隐出现铁青状。
玄庭塌陷,黑气弥漫,神光忽隐忽现,像是被什么笼罩住了一样。
如果不是我的双眼还能自由活动。
我都开始以为自己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因为只有死人才会是这样的造型。
我放下镜子,看到胖子带着复杂的神色看着我。
便知道想必他已经与诺天言有了答案。
我掏出香烟给自己点着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都这个时候了,我没什么不能承受的。”
诺天言看了胖子一眼,意思让胖子开口。
毕竟胖子与我关系最近,有什么事情,他说的我相对能接受一些。
我对此没说什么。
其实就算是诺天言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养娃压力山大 疯狂的黑熊
如今的我,已经今非昔比了。
胖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阳哥,胖子我说话直,你知道的。”
“所以,我也就直说了……”
我点了点头,吐出了嘴中的烟雾,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阳哥,我跟天言商量了一下,你应该是中了一种炼尸之术……!”
“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具活着的尸体了!”
我看到丽莎咬着嘴唇,两只小手在互相扣动着。
看到了诺坦言侧过了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同时胖子道:“阳哥,你仔细,好好想想你出去的这一路上到底有没有碰到奇怪的人,或者奇怪的事情!”
我没有说话,而是大口大口地抽着烟。
因为,我把脑中的记忆已经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哪里接触过外人。
贾正经?
他如果有这个本事,还至于处处看我的脸色?
白龙?
也不可能,他没有这个条件。
就算他可以做到,青衣居士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冷月如?
那就更扯淡了。
船老大也不太现实。
张羽早就死了,上棺材峡的那玩意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除此之外,还能有谁?
已经没有了。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太过离奇,或者说惊悚。
但我不是不能接受!
死而复活的事情,我都已经经历过了更何况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呢。
我对炼尸之术有所耳闻。
但是像我这样状态,能在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动手。
同时,活生生把一个人炼成,或者说让他自己变成一具尸体。
并且这具尸体还是有自主意识的那种,无疑太过天方夜谭了些。
甚至电影都不一定敢这么拍。
因为,我从未在任何的典籍,或者从任何人的口中听闻过如此诡异离奇的手段。
反正,我做不到,我也不曾听闻谁能做到。
夕阳共唐月 笑面狂生
一支烟抽完之后,我扔掉了烟屁股,看着诺天言他们。
“我要出趟远门……!”
诺天言皱眉道:“出远门?”
“你就不怕自己半路上直接尸变了?”
胖子也十分地着急,在一旁道:“阳哥,你现在什么情况,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耸了耸肩膀道:“有什么用吗?”
“我现在就是哪也不去,是不是也控制不住我身上所发生的?”
我的话说完,胖子有些气愤。
显然他估计会感觉我已经是自暴自弃了。
但我怎么可能自暴自弃,我从小就不是那样的人。
我家人全都没有了,我都没有这个想法过。
诺坦言道:“木阳,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搞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然后治好自己的病再关心别的!”
我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出远门就是为了这个……!”
诺天言摇头:“不,你不是!”
“木阳,我跟你说,我是大巫师,我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紧张过……”
“说句不好听的木阳,你怎么样,其实跟我的关系并不大……!”
“我只是看在黑风的面子上去帮你,但现在事情已经变了,你没有感觉到吗?”
如果不是了解诺天言的为人,我真的会认为犯病的是他而不是我了。
诺天言继续说道:“从我给你预言,却无法预言的时候,我就应该察觉到的!”
“可惜,这里不是大巫寨,我无法动用族器,否则,一定能查出蛛丝马迹……!”
我不知道他口中的族器是什么东西,但想必应该与他预言有关。
我见他神色有些紧张,还是决定尊重他的意见,听听他到底怎么说。
诺坦言看着我道:“你身上的事情,其实也好办,但过程十分的麻烦。”
我问她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他却跟我来了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直接给我整笑了。
用他的话来说,这个人便是躺在棺材中的王彩娥。
这不跟没说一样吗。
诺天言摇头道:“你听我说完,你去棺材峡的时候,胖子跟我说过你们之间的事情。”
“虽说这前因后果我了解得不多,但我敢肯定这次的事情与你去棺材峡有关。”
“就在你走后,我就算到有人跟在你们身后一起去了,所以我才问你有没有见过别人?”
我愣了一下,随口道:“白龙?”
见我说出这个名字之后,诺天言愣了一下道:“白龙是谁……?”
我没有想太多,直接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但隐瞒了青衣居士的事情。
毕竟这涉及到我们棺山派的隐秘之事,别说他,就连冷月如我都有所隐瞒。
至于诺天言能感知道,或者说预知道白龙的事情,我丝毫不惊讶。
他毕竟是大巫师,吃的就是这行饭,受的就是这样的传承。
所以我并不觉的有什么。
可在我把白龙的事情告知诺天言之后,他的脸色明显的变得不同寻常了起来。
我问他怎么了。
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这件事情,必定与这白龙有关……!”
我问他为何?
诺天言道:“我多少知道一些长老会的事情。”
“你想,他一个长生人。活了一百多岁,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嫡女不賢
“你爷爷都没他活的时间长,你觉得你真的能搞死他?”
我见诺天言这么说,呵呵一声道:“他真的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青衣居士都化成灰了,白龙要是能活下来,我当场选择自尽。
毕竟是我亲眼看着他化作飞灰的,所以这点我还是比较肯定的。
见我这般肯定的回答,诺天言并没有改变他的观点。
而是继续说道:“就算他死了,你觉的他身为长生人,又曾经是长老会的成员。”
“你说他能一点后手不留?”
“如果你是活了一百多岁的人,你是他,你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你别告诉我,你不会考虑失败的后果?”
我摇头道:“那自然不会!”
足球是圓
诺天言道:“那不就得了!”
“我现在不能断定他到底留了多少后手等着你,或者等着别人……”
“但是这个叫白龙的人,必然有着自己的打算,就算他因为某人死了,他也不会让某人好过的。”
说到这里诺天言话锋一转道:“对了,你刚才说那贾正经给你留了封信,拿过来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