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葉恨水-第962章 碾壓分享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师伯。”
“来啦。”
玄机坐在大殿之外的山巅上,静静的看着山下风起云涌,面对方正招呼,他应了一声。
方正正要说话,玄机却突然道:“今早轻云早早就去了九脉峰,听说是清儿找她,说是想在帮你商讨你和颜颜的婚事?”
方正应了一声,说道:“嗯,挺突然的,没想到师父突然有这想法,不过难得师父有心,我这做弟子的只能接受,而且我也懒的管这些事情,交她做主就是了。”
“哦,挺委屈的对吧?”
玄机看了方正一眼,问道。
“那倒没有。”
方正叹道:“我只是担忧师姐会不会有意见……毕竟名正言顺的来说,她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清儿行事素到了稳妥,她若没有把阿莘说通,又岂会贸贸然的就敢商讨你们的婚事?”
玄机轻轻哼了一声,道:“没事你就偷着乐吧,再给我揣着便宜装卖乖,信不信我揍你?”
“怎么,你可是羡慕了?”
身侧。
一名身着纯白长裙,秀发如墨的绝美女子款款走来,帮玄机把手里的凉茶拿下来,重新倒了一杯热茶。
公孙简如今哪还有半点当初那冷冰冰的飞雪别院院主姿态?
此时的她虽然淡漠,但看来却是多出了几分温婉气息,看来更像是个活人了。
她撇了玄机一眼,说道。
“瞎说,得陇望蜀非是我玄机为人之道!”
玄机认真摆手道:“休得拿我与那些三妻四妾之人相提并论,我玄机不屑与那等人渣为伍,此生能拥你二人入怀,玄机余愿足矣,再不敢有别的想法了。”
玖 九
方正:“…………………………”
“是不敢,还是不想?”
公孙简冷笑一声,道:“在我面前不必装了,我不爱管你,你若有那能耐,爱干什么干什么,有那本事再找来两个也不是问题,只是千万小心你那轻云师妹莫要打翻了醋坛子,行了,你们师徒两个聊吧,我回去了。”
说罢,她转身回去了。
玄机轻轻松了口气,叹道:“感觉,这好像是送命的题,方正,你怎么不说话。”
“师伯,您表忠心就表忠心,至于拉扯上我吗?”
方正发难。
“哈哈哈哈,不过是敷衍而已,敷衍……女人嘛,就喜欢听听嘴上的话。”
玄机摆手笑道:“别看阿简一副大度模样,事实上她心思最深,一旦我有那苗头,她确实不会说什么,也不会管我什么,但却会不小心透露给轻云师妹,到时候自有轻云师妹在前冲锋陷阵,唉,我确实没那心思,但被人拿捏的滋味也委实不好受,所以我确实很羡慕你……”
方正:“师伯,我是有正事来找你的。
“什么正事?”
“我想问问您关于世界树的问题。”
“世界树?问这个做什么?”
方正认真道:“我在荒界也遇到了一棵世界树。”
“荒界也有世界树?”
玄机顿住了。
错愕的盯了方正一眼,问道:“你确定?”
方正点头。
“这么说来,世界树非是我修仙界所独有么?”
玄机抿了一口茶,沉吟起来,说道:“世界树之称,其实还是在你当初从乾龙遗址出来之后,我才首次听闻,后来你进入昆仑内门后我才得知,原来世上竟有真正的世界树,如今想不到荒界竟然也有世界树,如此说来,恐怕我的设想应该是不错的。”
“什么设想?”
玄机认真道:“世界树,乃一界灵气之根源!”
他端起茶抿了一口,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想,万物四季枯荣,生死交替,此乃天道……而如今更是确定,明宗所在的元界,其实正是修仙界的前身,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元界的灵气那般旺盛,传承不过区区万年,修仙界的灵气却已枯萎?”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想出头绪了吗?”
“问题该是出在世界树之上。”
玄机越来越懒了。
说着,似乎是感觉到累了。
他悠然的躺倒在摇椅上,说道:“我们做个假设,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推断,假若一世之灵气尽都来自于世界树的话,而你入昆仑内门之时,听你描述,内里树叶飘落,而树叶飘落一般只在秋季。”
“秋季?”
方正眉头紧皱,惊道:“师伯您是说,修仙界灵气如此恶劣,竟然还远远不是最严酷的时候?”
“远远不是,要知道秋季乃是收获的季节啊,冬季,才会万物朝灭,到时候我甚至怀疑,莫说修士没有生存的空间,连那些普通人,都将会因缺乏灵气而死,这已非是我修仙界之灾难,而是整个人间的千秋大劫。”
玄机叹道:“所以我想,云天顶既然那般笃定的跟你说他的藏书里有你需要的东西,可见他定然是发现了一些对我等而言,极其重要的东西,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说到这里。
他顿了顿,问道:“对了,云浅雪怎么样了?”
首席老公有猫腻
方正答道:“会撒娇了。”
“好现象。”
玄机点头,说道:“你再多努把力,修仙界的未来就着落在你的身上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
方正却突然幽幽叹息了一声。
脸上浮现唏嘘神色。
他他看向了玄机,却见玄机竟然以一种极其古怪,甚至极其理解的眼神看着他。
“好罢,说罢我的推论,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方正道:“还有些事情想要验证一下,但问题是没有了。”
“那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下你。”
很罕见的,玄机脸上竟露出了几分扭捏神色,问道:“清儿、云浅雪、阿莘、那邪极宗宗主苏荷青、还有邪极宗圣女雪之霞,听阿莘说起过,听说你与那苏荷青的婢女绿儿关系也是匪浅?”
方正点头。
这个没得洗。
玄机问道:“你在元界应该也有红颜知己吧?”
方正含糊道:“三四个吧。”
“哦。”
玄机迟疑道:“想不到这短短数年时间,你的红颜知己竟已是这么多人了。”
方正认真道:“师伯,云浅雪不能算,我对她有欲无情,我只是图她的修为,不喜欢她的身子。”
“但没少在她身上掏力气也是真的。”
玄机苦恼道:“你是如何吃的消的?”
方正道:“我会炼丹补身子。”
“原来是这样。”
玄机顿时恍然大悟,叹道:“可惜啊,当年我于阵法一道颇有钻研造诣,虽于炼丹也有兴趣,却担心贪多嚼不烂,所以并未多学,到现在,竟然都炼不出一炉上好的丹药。”
方正困惑的看着一直对自己旁敲侧击的玄机,迟疑道:“要不,补身丹送师伯些?”
“既然你有此心,我也不好违了晚辈的意,你就留下些吧,对了,莫要让你两位师伯知晓……嗯……不然她们若误以为我身体不适,担心就不好了。”
玄机借坡下驴,很是欣慰的抚须微笑,表示这孩子有前途。
“好吧。”
方正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苦恼可不仅仅只是自己的苦恼,原来玄机也有。
不过没想到区区两个人,竟然就让玄机如斯苦恼。
一时间,方正突然感觉,自己胜利了。
他很小心的收起自己的笑意,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没什么好得意的。
他说道:“我去荒界看上一看……师伯您有兴趣吗?”
“你知道世界树在哪里?”
玄机小心把丹药收好。
抬头问道。
方正点头。
玄机眼睛一亮,笑道:“老是听你说世界树世界树,我还从未曾见过,走吧……今日里我也长长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