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uim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穹頂之上-849.不矯情的活下去展示-e8ek6

穹頂之上
小說推薦穹頂之上
相比陈不饿那个暴躁老头,折秋泓要理性和冷静得多,结局也幸运得多。
她和她的医疗团队乘坐的飞船,一直等在外围,直到牵引场崩塌,出来阻截的大尖飞船全部溃散逃逸后,才第一时间进入南极空域,快速、顺畅,直抵战场。
因为通话级别的关系,折秋泓暂时并不知道,佩格芒特此时已经出发,开启了一场伟大的宇宙探索。
远航用70多年历史,苦苦追逐的星河梦想,包括至今仍执着经营的火种计划,已经有人先行达成了……只不过那位是一个人去的,乘的是大尖的飞船,驾驶员也是大尖,食物也是大尖。
折秋泓直接联系了温继飞。
最终,飞船在极点牵引场崩塌的漫天爆裂中,第一时间先降落在了外围,溪流锋锐残军所在的位置。
人从飞船上下来,折秋泓看见眼前的场景,那些她曾经熟悉的面孔……无意识地定住了两秒。
她以为自己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事先已经把战场和溪流锋锐的情况,想象得足够惨烈了。
但是,剩余不足3000残军,全员负伤,其中接近半数战士的伤势,一旦救援稍迟,都足以致命……
“准备!”本该说点什么,至少打个招呼的,但是没有,转身,折秋泓直接对自己带来的团队下达了指令。
三顶医疗帐篷,三套手术设施,很快在南极洲有的冰原上展开。
折秋泓独自走进战士群,一如曾经待在溪流锋锐的时候那样,没有丝毫医生该有的温柔和慈爱,目光扫去,最终,她的目光第一个落在古扎扎的身上。
古扎扎躺在地上,气若游丝,一手捂着身前的伤口,仰头看着她,但是眼神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流露出激动、恳求和期待。
“算了,不用了。”当古扎扎最终缓缓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身体,挣扎着做出来后退的姿态。
要知道,这个家伙本身,其实一直都猥琐而贪生怕死,折秋泓俯身伸去扶他的手僵住了一下,而后缓缓直起身,四顾。
现场所有伤员看她的眼神都是冷漠的。
以前,是她一直冷漠,但是他们死不要脸,厚着脸皮一直套近乎,这些粗糙的土匪,为了讨好,竟然懂得给她送花,每逢节日,折秋泓的房间内外都摆满他们摘来的山花。
只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家脸臭的胖医生,到底有多厉害,平日里跟她搞好关系有多重要。
但是现在,当他们真的急需救援,而折秋泓也赶来了,这帮混账竟然完全是另一副样子。
以他们过往的脾性,他们本该痛哭流涕,欢呼抱腿的。
但是,没有。
“你们,没必要这样的。”用英文,折秋泓无力地说了一句。
她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之前那场针对韩青禹的刺杀,以及相关一系列的阴谋,虽然在蔚蓝和全世界的角度,一直都欠缺证据,也非所有人尽信,但是在溪流锋锐,每个人都早已经再清楚不过。
“她竟然安排人刺杀青子。那个只有十八岁记忆,战力下降,茫然、胆怯的青子……她安排人杀他!”
甚至,战士极度怀疑,青少校之前长久的失忆和战力下降,根本就是折秋泓早有预谋,在青子昏迷接受治疗期间,动的手脚。
“若不是青子失忆、孱弱的状态,一直到救赎攻势的后半程才恢复,而且恢复时就已经是绝境,逼迫他决死爆发,至重伤,难以为继……溪流锋锐今天,本可以不死那么多人的。因为他是韩青禹啊!”
“而这一切后果的成因,都源自他们曾经对她的信任,那么些年一贯的信任。”
溪流锋锐可以接受敌人的存在,立场冲突,互相仇怨,干就是了。甚至他们一直都可以坦然接受,折秋泓的亲弟弟,就是曾经追杀过溪流锋锐核心团队的那个人,也是溪流锋锐在初代星耀之后最大的仇人。
他们把两者分得很清。
可是,他们接受不了曾经那么信任的朋友,后来变成阴暗、狠毒的敌人。
“谢谢,不用了。”
“不用了。”
“……”
医疗团队的担架走向一名又一名伤员,他们也不愤怒,只是凄凉地笑着,拒绝,拖着重伤的身体往后挪。
溪流锋锐从不做矫情的事,印象中这是第一次。只因为他们把过去和今天,太多的悲痛、无力和愤怒,都归结到了折秋泓的身上。
“……”折秋泓想说点什么,比如解释青子的失忆和战力下降,并不是她直接造成的,她只是乐见那种情况,并动了一些手脚,让那种情况持续更久。再比如,站在她的立场,她并不后悔那样做,若再来一次,还会那样选择。这就像她不会因为亲弟弟的死,选择今天不来。
这样的解释显然不会有用,还好,折秋泓也知道自己不擅长解释,目光犹豫了一下,找到小王爷。
“我?……我说有屁用啊!”小王爷郁闷了一声,拨通通话,把情况跟温继飞简单说明了一下,而后,举起通话器打开外放。
“草你们大爷!倔什么?还嫌咱们的人死得不够吗?”温继飞在那头,带着痛楚先狠狠骂了一句,接着语气软下来,说:“记住,现在你们面前的这个人,是咱溪流锋锐的胖医生,她不是什么远航的领航人。”
“……”折秋泓咬了咬牙,最终没有反驳,人生第一次,正面接受了胖医生这个称呼。
“还有,别忘了,韩青禹一向都最恶心战场上无谓的矫情。”温继飞继续说:“既然他已经恢复了,而且现在还活着,你们就该清醒些,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惹到他。不然,你们会很惨。”
“啪!”说完,温继飞直接掐断了通话。
等折秋泓目光再次找去的时候,古扎扎已经老实了,虽然还是倔着不说话,但是已经摆好了被抬上担架的姿势。
战士们也不抗拒了。
来自温继飞的命令和威胁,无疑是有用的。韩青禹无比讨厌矫情这一点,早在当年一战成名的绝杀峡谷,就已经展现出来了,当时,他独自走进峡谷深处,换锈妹、堂堂、菜心等人出来,要求他们跑,直接跑,头也不许回……
这些事,战士们后来都知道,就像他们知道,青少校那个人,一向都很小心眼。
…………
三个帐篷,三个手术台,同时在冰原上开始工作。
这远远不够,依然有人在无声地死去,也可能他们刚才就已经死了。
折秋泓冷着脸,小跑着,穿梭在三个帐篷之间……
古扎扎团长活下来了,只是以后,不再是顶级战力。
阿烨活下来了,只是从此少了一只手。
古马良斯那个混账,若是学不会用一条腿蹦得足够快,以后就只能在基地后勤部门帮忙煮饭了……还好,他饭煮得不错,尤其擅长番茄炒蛋。
这样挺好的,活下去,就好了。用青少校以前的话说:打仗,哪来那么多意义啊,不过就是为了赢,为了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