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致命偏寵 txt-第468章:你賠得起嗎?分享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李如惊悚地望着眉眼沉沉的黎俏,只觉得这样她看起来格外的可怕。
好半晌李如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疯了吗?这台仪器将近百万,你、你赔得起吗?”
她并不是多讨厌黎俏,但也绝对不喜欢。
狗屁不是
身为资历颇深的中级研究员,她很看不惯俏接人待物总是那般云淡风轻的态度。
在科研所这种讲究按资排辈的地方,纯新人黎俏和连桢,势必会被打压轻视。
因为每个初级研究员,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像是不成文的规定,总要经历一番特别的‘锤炼’,才能得到其他同仁的认可。
此时,黎俏淡淡然地瞥了李如,眼底浓沉如墨的色彩退了几分,扬了扬唇角,肆意又乖张。
还不到百万的仪器,她有什么赔不起的?
就算百亿,又如何?
黎俏轻声冷笑,让李如愈发感觉到一种轻蔑的鄙视。
初级研究员的工资才多少钱,她就算家境富裕,真的能随手挥霍百万?
李如咬了咬牙,还想稳住心神说几句训斥的话。
但乍然看到黎俏向她走来,那垂在身侧的手背还滴着血,这种视觉冲击,逼得李如下意识开始后退,“你要干什么?”
黎俏一步步走来,在李如慌张的表情中,拉开她身后检测室的大门,不疾不徐地走了。
李如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好半天都回不过神。
……
黎俏回到研究台,随手拿着纸巾擦了擦手背上的血迹,捞起锦盒转身就准备出门。
“小黎?”连桢恰好吃完饭回来,迎面走来就看到了她手背上嫣红一片的血迹,“发生什么事了?你手怎么了?”
连桢原本想拉起她的手背看看,但碍于男女有别,只能作罢。
黎俏神色淡淡地抬眸,“没事,我先走了。”
“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黎俏没回答,背对着他挥了挥手便消失视野之中。
连桢皱着眉忧心忡忡地站在了原地,余光恰好看到李如脚步虚浮地从隔壁检测室走出来,眯了眯眸便走了过去。
黎俏离开科研所,钻进车厢里,仰头靠着椅背沉淀了一会,随即开车去了南洋医大附属医院。
傅律亭接到她的电话时,正准备下班。
听说黎俏要过来,又套上白大褂去了楼下等她。
天色渐暗,门诊大厅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隔壁的急诊室人来人往。
远远地他就看到黎俏单手插兜从停车场的方向走来,傅律亭迎着她走下台阶,笑着打趣,“你来的还挺快。”
黎俏吸了口气,目光看向后方的住院部,“嗯。”
傅律亭见她脸色有些不好,也没多说,带着她就去了精神科住院部。
这是黎俏第一次来到狂躁症患者的病房。
哪怕窗外天色暗了下去,但病房四周依然喧哗吵闹。
病房里的病人偶尔会传出异常兴奋的说话声,即便没人理,也能情绪高涨地自说自话。
更别提某些带有攻击性的狂躁症病人,被绑在病床上挣扎怒吼。
这时,傅律亭身边跟着的精神科值班医生站在走廊里解释道:“这里面都是患有轻中度狂躁症的患者。
如果是重度病患,我们会建议送到专业的精神医院进行治疗。
别看有些病患现在没什么反应,等他们病发的时候通常会伴随着攻击性、思维活跃、无法停止说话以及判断力差等特征。
部分患者还会出现***明显亢进,或者睡眠减少感觉不到疲惫等症状。”
黎俏兜里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头。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病房里的那些狂躁症患者,抿着唇一言不发。
傅律亭看到她眼里的温度持续走低,面露忧色地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他当然不会认为黎俏是被吓到了,只是她现在的表现和往常有着很大的不同。
黎俏缓缓垂下眼睑,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软哑,“没事。”
一旁陪同的精神科医生看了看他们,颇为好奇地撞了下傅律亭的肩膀,“你怎么突然对狂躁症患者这么感兴趣了?你可别说你准备进军精神疾病领域,肝胆外科能轻易放你离开?”
傅律亭瞥了对方一眼,“没有,就是过来了解一下病患特征。”
精神科医生笑了笑,负手站在走廊里,望着那群病房里的病患,眼神出奇的平静。
“对了,偏执症患者,你这里有没有?”
闻声,那名精神科医生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纠正他,“偏执症这个词早就弃用了,这种病属于偏执型人格障碍。
说起来攻击性没有狂躁病人严重,但是病症表现比较极端。
楼上病房好像有两个人格障碍的患者,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
一行三人又去了楼上的病房,医生也给出了更多的病症介绍:“偏执型人格障碍的病症本身很复杂,在精神领域的界定也相对模糊。”
随着他们靠近病房,那名医生又道:“症状初期如果没有太多的外在表现,很少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更不会来医院检查。
这种病患长期固执己见,也没什么攻击性,但是多虑和多疑的问题会随着时间越来越严重。
你们看这个病房里的人,他和他老婆结婚二十年,十多年前就怀疑他老婆出轨背叛了他,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还在不停地寻找她老婆出轨的证据,认死理,谁都什么都没用。”
……
十几分钟后,黎俏和傅律亭从住院部里走了出来。
她依旧表情淡漠,单手插兜,不言不语的样子颇有距离感。
傅律亭和医生同事道别,转身跟她走出大楼,随着路灯亮起,他隐约发现黎俏牛仔裤右兜的位置有一片暗红的血色。
“小黎?”他站定,看着黎俏指了指他揣兜的手,“你这是……”
黎俏低头看了一眼,把手拿出来的时候,傅律亭才看见她手背骨节处有一块血肉模糊的伤口,“你受伤了?”
“没大事。”黎俏舒展骨节,微微刺痛,但也没太大的感觉。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傅律亭骤然叹气,对着前方努嘴,“别逞能,去急诊室包扎一下吧,这么深的伤口,你也不怕留疤?”
留疤两个字,让黎俏目光闪了闪,倒是没拒绝,“嗯,走吧。”
看来,最近不能和商郁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