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2tx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地上道國 最愛睡覺-0408 喚醒義心展示-6nq49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每一枚钱似乎都是真钱,但会在某个极短的时刻,又化为虚无,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
那些士兵们看在眼里,拿在手中都是真钱。
等到钱财入袋,上面的铜钱光泽就开始慢慢消失。
但只要不仔细看,仍旧都是钱财模样。
以巴山鬼王这般高深的道行,都没看出那些失去光泽的铜钱有什么异样。
不过,庾献肺中的那两枚“阴阳铜钱”乃是秦皇大一统之物,是世间铜钱的第一对母钱,有阴阳铜钱相助,庾献轻易的看破了这里面虚实。
甚至庾献还有一种感觉,只要驱动这铜钱出来,说不定能够轻易的破掉邓贤这邪法。
“如今兵败如山倒,就算将真钱定住,也拿不走这满山满野的铜钱,最终也不过是便宜了这些逃兵。不如等以后有了机会,再去找邓土豪把钱爆出来。有这么多铜钱献祭给神秘木匣,恐怕都能用这功德换一件趁手的兵器了。”
庾献想着,也不多事,带着吴懿不动声色的护着巴山鬼王而走。
这场仗无论胜负如何,益州军都已经达成了自己的战略目的。
葭萌关四将倾巢而出,后方必然空虚。
刘焉手握精兵强将,完全可以去趁机突袭关隘。
说到底,这支部队只是诱饵。
诱饵被鱼儿吞走,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何况刘焉为了托底,还让庾献和巫鬼宗门的弟子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巫鬼宗门的弟子多少有些气性,没为这满地的铜钱折腰。
在这群散乱的溃兵之中,很快从队尾来到了靠前的位置。
或许是这些人的举动,终于让那些士兵意识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
不少人在胡乱塞了几把铜钱后,也跟着一起逃窜。
这时不紧不慢追上来的张任等人,才重新开始发动攻击。
这些溃兵背后不断有乱石砸来,乌鸦扑击,还有时不时钻出的冷箭。
在向存、张翼、娄发三人的掩护下,这支溃兵且战且走,向一处荒山深处进发。
……
就在不远处的一处高山上,伫立着几个骑马的人。
在这几人面前,两道通红的光柱不停的扫视着不远处的战场。
在那光柱的末端,则闪现着一幅幅的图画,映照着益州援军的大溃败。
过了一会儿,那观察战场的蹊跷鬼身形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空气中。
精力过度消耗的成风,从马上摔落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另外几人面色严肃的低声讨论着,倒没人顾得上他。
为首的那人身穿锦袍,腰配印绶,赫然是益州牧刘焉。
他脸色不悦的说道,“想不到这向存这般不成用,倒是辜负我的一番栽培。”
一旁的王商笑着开解道,“敌将来势甚猛,向存等人有兵马拖累,难免施展不开手脚。依我看,以他们几个的实力,不该像今日这般不堪。”
东州兵主将吕常倒是一脸佩服的看着刘焉,“州牧果然高明,算到陈调必会来相助阆中叛贼。”
刘焉听了淡淡一笑,“也没什么,这贼子轻狂,却不知暴露了自身跟脚,我以有心算他,自然无往而不利。”
吕常闻言,心痒难耐,“那陈调小儿到底是何来头,怎么这么难缠?”
想起那陈调小儿将庞德如同行尸走肉般操控,吕常就有些不寒而栗。
刘焉看不出什么表情,平静说道,“这世上法门虽多,但能硬抗五色神光,却没有丝毫损伤的,却没有几个。我查访数日早知端倪。那陈调小儿,乃是一个当世少见的墨门游侠。”
“墨门游侠?”
吕常闻言吃惊。
这可是远在战国时就衰微的门派。
墨门曾经一度和儒家齐名,号为当世显学。
只不过现实世界的墨门,和庾献经历的墨门不同,他们一直活跃到战国中期。
当然,最后殊途同归,坑在同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吴起。
墨门的三代巨子孟胜,曾经受好友楚国阳城君的委托,为他守护领地。阳城君和孟胜将一块玉璜切成两半,彼此约定,只有拿来另外半块玉的使者,才能代表阳城君的意愿。
在不久后,楚国国都发生了一场动荡。
对吴起言听计从的楚悼王身死。那些对吴起嫉恨的楚国贵族再无顾忌,组建起庞大的叛军,肆无忌惮的在都城攻打吴起。
吴起接连经历鲁国,魏国,楚国的背叛,终于绝望了。
他那绝世才华,为他想到了最疯狂的报复计划。
他在大乱的都城中奔走,最后在乱箭中冲入了楚悼王停尸的偏殿。
吴起,最终死于乱箭之下,随后被肢解的粉碎。
一代无双国士,于是终焉!
然而,当时同样被乱箭射中的,还楚悼王的尸体。
不久,楚悼王的儿子楚肃王继位。他上任之后,就下达了一个极为血腥的命令。
任何以兵器触碰楚悼王尸体的人,全部诛杀三族!
受到牵连而死的贵族、封君,多达七十余家。
其中,就有阳城君!
阳城君逃亡之后,音讯全无。面对楚国的大军攻打,孟胜坚定了本心和义理,以未见到玉符为由,拒绝开城投降。
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墨门的一百八十名弟子,全部为义理殉身。
当时人称为,“绝墨者于世”。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墨者的悲歌,又创造了一个词,叫做“尽墨”。
尽墨,全军覆没。
可以想象,在听到陈调小儿竟然是墨门游侠后,吕常心中该有多么震撼。
刘焉淡淡说道,“儒家的五色神光,来源于于五德修行。在德行上面,儒家确实没有资格去拷问墨家。陈调小儿能无视我的五色神光,不是他修为出众,而是来源于他的跟脚。”
吕常听了心中又有疑惑。
“既然他是墨门游侠,为何还会有那等驱使他人的邪法?”
刘焉并未回答,看了眼一旁的王商。
王商意会,笑着答道,“州牧有了这番猜测,就让我去反复查证。我四处访问宿老,才得知了那邪法是怎么回事。”
“那秘法名为唤醒义心。只要心中存有义理,就会被墨者的言行所感染,为之奋起,舍生忘死。虽是义行,但过于偏执,近乎邪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