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idz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五百章 受傷-4hky5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一时间,这迥异于众人预测的景象出现在眼前,让人不禁心头疑惑,明明上一招还是段毅处于下风,完全不是对手,为何在张青山施展更强一击后,反而段毅看起来分毫未损,而张青山受伤不浅呢?
这些人虽然每一个放到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甚至不乏超一流水准之人,但他们的修为,境界,对于段毅以及张青山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还是难以窥尽全貌。
只是修为最高的,如雪扬,丁冉,柳景洪等人隐隐有所领悟,这一招,段毅恐怕也是发挥出了远超自己修为境界的战力,是可遇不可求的,运气占了多部分。
不过纵然如此,人们心中还是生出诸多的想法,有欣喜的,有恐惧的,有担忧的,也有沉稳不动的。
若说这在场诸人当中,谁对这一招最为惊讶,非张青山莫属。
他所学天地乾坤功,威力绝强,过往以这乾坤三绝击杀不知多少同层次乃至更强的高手,无往而不利。
先说乾坤第一绝,魁阳六绝,攻防一体,以真阳之力,焚烧天地,热劲之酷烈,霸道,少有人可挡。
段毅修为虽不如张青山,但已经是接近顶尖一列,远在超一流之上,其将一身功力尽数发挥,再辅以惊人的肉身之力以及精妙武学,勉强挡下,已经算是不错,也已经大大出乎张青山的预料。
再说乾坤第二绝,撼天无极,以体内乾坤二劲为根基,演化悬于天穹之上的日月之威,两相结合,这般匪夷所思的破坏力,还要远在乾坤第一绝之上。
以张青山的认知,段毅就算能挡的下来,也必然是身受重伤,难以再有一战之力,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不痛不痒,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
却连他都想不到,段毅不但眼界见识超凡,窥出一条生机,还胆大包天,敢在他此招尚且未能酝酿完全的时刻,悍然出手,使出一招连他都觉得心惊肉跳,难以想象的剑法,并裹挟射日刺月之神威,破了撼天无极这一招,让他吃了亏,受了伤。
段毅自身则分毫未损,顶多是手中宝剑承受不住无比恐怖的反震之力而碎裂,同时体内的真气消耗大了一些罢了。
这种结果是张青山做梦也想不到的,或者说不但是他,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预料。
但也正因为如此,让他在杀机充盈的心中,又额外的升起一股久未出现过的战意,真正的舍却旁的怒火,愤恨,贪婪等情绪,纯以一个武者的身份,想要交手的战意。
毕竟,这么多年来,段毅,还是真正第一个以弱御强,让他受伤的人。
诚然,张青山权欲熏心,做事狠辣,不择手段,但既然能将武功练到这般境界和程度,也自然有一般武者所不及的心胸与气度。
段毅这鬼使神差使出的一剑,不但将张青山给打伤,更让他直接生出一股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兴趣。
只见他忽的裂开嘴巴,轻轻哈了口气,笑出声来,显得十分开心,随即轻轻从原地一跃,将陷入地下一尺有余的双腿拔出,跳到一旁的碎石堆上,惊赞道,
“好身手,好剑法,你这一剑神而明之,恐怕也是在我的压力之下才突破的吧。
看来你之前拒绝我的提议,是存了将我作为磨刀石刺激你的潜力的想法。
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好!”
说着的同时,张青山轻轻甩了甩手上的鲜血,滴滴血珠如水银滚动融合,最后化作一团拳头大小的血球在双掌之上悬浮,形状不停的改变,犹如一个面团在被人不停的挤压,继而被一股炎阳热力蒸发,不复存在。
而张青山手掌手臂之上原本开裂的细小伤口,则通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恢复如初,看不到丝毫受伤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段毅的双目微微一缩,眉头也微微皱起,有些意外。
张青山内功修为浑厚,护体罡气几如金刚不坏,又有阴阳大磨盘这等至高防御之招,消融磨灭外来气劲,几乎很难被打伤,而一旦被打伤,便必然是足以让他难以应付和承受的重伤。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张青山手臂上的那些伤口,细小零碎,有的是烧伤,有的是冻伤,有的是切割伤痕,也根本不是段毅一个人造成的,而是撼天无极以及段毅那至强一剑碰撞爆发所打伤的,内中蕴含乾坤劲以及断脉剑气的余波。
这种伤势放在一般人的身上,估计双手已经废掉,别说愈合,恐怕今生今世想要再拿筷子都费劲。
就算段毅自己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恢复,哪怕他的肉身强悍,血气惊人。
而张青山果然不愧是绝顶高手,竟然在须臾时间之内便运用气血,刺激细胞分裂,肉芽蠕动,将伤痕愈合。
这表明他非但有一身浑厚无比的内功,更修有一门强悍的横练锻体之术,才能做到这一步。
而作为交战中心的双方,段毅比起受伤的张青山,之所以占据优势,没有如对方一般受到余震之力的反噬,全因一柄青霜剑将这些恐怖无比的力量承接下来。
不错,段毅这一招,赢就赢在一柄剑器之上,不然的话,以指代剑,施展出与之前至强一剑一般无二的剑法,段毅的双手绝对会和张青山一样,不,甚至比张青山还严重。
这也是持有兵刃的武者,在面对赤手空拳之人时,所必然占据的优势。
这其实很好理解,举个例子。
如果要一个普通人和两个人对打,一个是身高体壮的大汉,一个是手持尖锐锋利匕首的矮子,大部分普通人想必还是会选择壮汉,而不是手持杀人之器的矮子。
原因就在于,前者虽然力量大,但或许还不足以大到能打死一个人的程度,而后者,只要被匕首擦中身体的要害部位,恐怕就是性命垂危的结果。
更何况,青霜剑虽不如血刀,天魔琴等蕴含惊人的灵性,但毕竟是难得的宝剑,质地坚韧,吹毛断发,足可叫持剑之人战力提升不少。
不过,此剑碎裂,也叫段毅除了欣喜自己未有损伤之外,也免不了有些哀伤,惆怅。
剑之于剑手,有时候不亚于生命,青霜剑又很得段毅喜欢,如此被毁,心中自然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