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elm都市言情 飼養全人類 三百斤的微笑-第1262章 我等皆是自由身鑒賞-cw9ye

飼養全人類
小說推薦飼養全人類
十二万九千六百宇宙为一元,可称为纪元,纪元内有兴衰毁灭!
这些,他们都听不懂。
觉得满嘴谎言,吹的天花乱坠,宇宙就是九个,十二万九千六百个浩瀚宇宙,这是多大的数量?
不敢想象!
而说到后面。
纪元毁灭,而纪元毁灭的大劫,便是繁星归位之时,拉莱耶将从混沌海底升起,伟大的克苏鲁将会苏醒!宇宙将会毁灭!??
前面说的诸天万界纪元,他们可以不去理会!
但是,“拉莱耶”从深海浮起,克苏鲁苏醒,宇宙会毁灭…这不是在映射他们?
他们,最为古老神秘。
此时的宇宙大道封闭,规则不全,再逆天的古之禁忌,也无法撬动规则,看到那最终的大道之门。
于是,他们选择蛰伏,横渡一个个宇宙纪元,亿万年时光,偷渡到走向遥远的未来,抵达最终的末法证道时代。
那时,是末法时代,也的确是宇宙即将毁灭的尽头之时。
“此人,在映射,算计吾等!”
一尊存在声音冷然,“之前说的都是谎言,尽是梦话,古老时代的佛道文明?大千世界?诸天万界?一元?宇宙怎么可能如此之多?但最后一句,明显是要针对算计吾等。”
“咯咯咯,做不做梦不尽知,可这世间,竟还有人能记得吾等?”有一股妩媚的声音传来,竟然是一只色彩鲜艳的鸟儿,
“一百亿年,是怎样一段光影?”
“一尊圣人的寿命不过千万年,彻底证道九元,走向多维的圣人也不过九千万载寿命!百亿年….太久太久,哪怕现在这个时代,那些多维圣人连五亿年前发生了什么,都已经不尽知,更别提五十亿,百亿…”
她声音很轻灵悦耳,却是在阐述一个残忍的事实。
“想当初,虫族,维族,与我族,三方争一道长生,他们双方也终究是失败者,时族彻底消亡,虫族纵然是逃了,但也已经残缺,在外流落,无法长生久视,只能在无人知晓的角落中异域而终。”
他们不需要去追杀这个落败者,因为无法夺得长生界,流落在外,时间便会替他们击杀这一尊古老难以想象的无上巨头。
“她只能在临终,留下传承,可时光荏苒,虫族的一代代传承至今,连我等是谁,都不知晓了…”一道浑厚雄壮的声音淡然道:“他们接过传承,只猜有神秘的存在毁灭了上代虫族,却不知道到底是谁….”
时间是抹杀一切的敌人,再强大的敌人也会殒灭。
可是,他们也露出了一抹惊疑。
时间能毁灭一切的痕迹,连现在的虫族都不知晓,遗失了历史,那到底是谁隐藏在暗处,算计他们?
整个宇宙,早已经没有人能记得他们的名讳才对。
他们看向那唾沫横飞的秋名山车速,他逼格十足,在港口上叽叽喳喳,不由得沉吟起来,“到底是谁,把这等流言,流传开来?是谁,还记得吾等,算计吾等?”
他们不怀疑,是秋名山车速自己在胡说八道,瞎编连造。
因为他说的宇宙神秘生命,古老壁画预言,都已经出现了….而这个弱小的生命,却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是否是巧合?”有禁忌问道。
“不可能是巧合。”那妩媚的声音笑起来,“对方竟然知晓雕塑艺术时代的古迹,又有那石碑洞府流传….诸位且看,据说这是古老那个所谓的佛道文明的壁画。”
一座石碑显现出来。
【长生不老神仙府,与天同寿道人家】
诸位古老禁忌,彻底心神微微震动,有些撼然。
这诉说的,不正是他们这一界?
甚至,这一句话,是直接映射突破十一阶的两个条件:长生不老,与天同寿。
只有长生不老,才能活到宇宙尽头,可以证道的开启时代,也只有与天同寿,在最古老的宇宙时代活到今天,才能知道整个宇宙图谱的排序,一尊尊圣人证道的规律顺序,才能打开那一扇大门。
“这一句话,是在算计吾等!”一尊存在彻底冷声,之前他们还不确信,现在彻底确信了,更古老的历史竟然都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这些后世的长生界争霸时代的历史?必然知道!
所有宇宙的多维圣人,不知道突破十一阶的契机,但是现在,却把这个契机透露出来,这个洞府,是在映射他们的存在!
但是这洞府,又是何人塑造?
对方留下的古老壁画,预言,很明显是在算计他们。
“能记得吾等的,只怕也是当年和我族同一宇宙时代的古老文明,当时那一战,心知争不过我等,也活不到未来,便在生前留下了种种算计,壁画,遗迹,文明,把我等的消息透露给后世,想要暗中….算计我等。”
一尊古老的长生存在淡淡道。
周围的禁忌生灵,闻言顿愕,也微微点头。
类似这样的情况并不少。
因为当年那一战,他们镇服了所有的文明,其他宇宙文明必然心怀不甘,他们在各处星河,大域,想尽一切办法的留下文明遗迹,痕迹,把长生界的存在告诉世人。
在很漫长的一段宇宙岁月里,都有不少文明获得传承,历史真相,然后对他们出手,也造成了不少困扰。
但时间是毁灭一切的源泉。
一亿、两亿、三亿…第十亿年,就几乎没有人认知到他们的存在,因为所有能被发现的古代遗迹,几乎已经被发现了。
遗迹,也是会腐朽的。
留下的壁画,碑文,古迹,都会被岁月销毁。
越往后的宇宙纪元,能认知到他们的越少,到了现在,彻底无人知晓。
“宇宙内流传的遗迹,根本不可能存在了….能在无尽岁月中还保存的遗迹之地,只有一处,混沌海!或许,是还有许多存在,直接把一些古代碑文,丢入混沌海之中,等待被漫长岁月以后,被打捞上来的一刻。”
“也就是说,这个佛道文明,或许当年也是觊觎我等的一个古老文明?心知不敌我等,在混沌海中留下了遗迹,今日才被挖掘?”
他们看向那个石碑洞府,以及飞天壁画。
“也未必是所谓的‘佛道’文明,在旧日的时代中,吾等从未听闻过!”
“可能,只是一个幌子,可能是当年的虫族、维族,以及某些种族,作为失败者临终前,留下的遗迹,想要为后世留下真相,算计吾等…随意取了一个文明名字,进行顶替。”
“也未必不可能不存在,类似这些文明,一般都会留下真名,希望被后世证明存在过的遗迹,被后世传承他们的文明,在后世复苏自己的种族文明…几乎不会取其他名字假冒,这个佛道文明,或许真存在过,也未可知。”
“如果真存在过,那或许隐藏得极深,实力或许也不弱。”
“但不管如何,是谁,在幕后在算计吾等,终究是随着岁月腐朽,早已经化为尘埃了。”
他们轻声议论。
“我等且看,这对我等的算计到底是如何,只需要去静静观望即可…寻找时机,镇压,抹灭了这一方风波。”
此时,他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港口。
此时。
“说起邪神,就不由得说起预言中,记载古老的大航海时代。”
秋名山车速的话,要素极多。
他虽然不知道什么长生界,连十一阶如何突破都不知道,有一群古之存在活到尽头,但不妨碍他根据自己的计划,开启诸天万界时代。
他继续说:“据说遥远的宇宙初期,也出现过这样的盛世时代,九元宇宙互通!是大盛世!被称之为宇宙桥时代…”
宇宙桥时代!?
长生道宫的古老存在们,看到这微微一震,眉头一挑,知晓宇宙桥时代,对方果然是和他们一个时代的古人。
秋名山车速神采飞扬,说道:“当时,宇宙桥时代中,有一尊船长,被邪恶的敌人压迫,已经暮年老朽,濒临死亡,用自己的生命,对世人宣布:去寻找我留下的宝藏吧!真理,宝藏,大道,都在那里!伟大的航路!这因此,开启了伟大航路的时代!”
这话一落,长生道宫的众圣屏息,眼眸闪过一抹沉重。
这是映射!
还是极其光明正大,毫不遮掩的映射历史!
那一尊船长,岂不是指当年的虫族,维族等文明?他们虽然败了,却用自己的生命开启了一个时代,留下碑文,记录,告知后世的众人,也的确开启了一个长达十亿年的漫长时代,寻找长生界,真理,宝藏…都在这里。
“可恨!”有一尊性情暴烈的古老禁忌大怒,“这是明目张胆,算计我等,留下了这些碑文…那所谓的佛道文明,死也不得安生!”
其他古老禁忌虽然不语,但也有些微怒。
秋名山车速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吹逼,吹自己的华夏佛道文明,给自己找了多大的麻烦,被什么样的难以名状存在盯上了。
他只是还在兴致勃勃,斗志盎然的继续说:“哼,那只是一百多亿年前的第一次大航海时代!现在,根据那古老壁画的预言,飞天壁画出现,意味第二次大航海时代即将开启….我们要重新寻找伟大的航路,古老的宝藏….同时,我们还要乘船,寻找历史的正文!”
不仅仅要寻找我们,还要探寻消失的宇宙历史正文?
这话一落,从未开口说话的、一尊坐于最高处的古老存在,笼罩在神圣的金光之中,双眸一直紧闭,可是下一秒,祂猛然睁开了双眼,闪过一抹异色。
“谁,在暗中算计?”祂微微一怒,宇宙为之变色。
轰!
浩瀚无垠的混沌海微微震动,大浪来打。
一个个深海旋涡,无尽大浪,在微微起伏。
咚咚咚!
九方多元宇宙,仿佛迎来了一场微型地震,出现天象。
“我们的这方宇宙在震动,是板块在漂移么?这是何等的异象?”
“板块在震动?”
“不,吾在其他宇宙的圣人之躯,也感受到了震动,是整个大宇宙,在震动。”
有一尊尊遥远宇宙的多维圣人,猛然惊骇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等派遣的宇宙渡世大船,也失去了联系。”
他们望向混沌海之外,海水比往日汹涌一些,仿佛是被迷雾笼罩了,他们的宇宙变成了孤岛一般,无法联系外面。
另外一边,许纸也有些懵,挠了挠头,放下了手中的水果,“发生了什么,地震?板块漂移了?”
所有圣人都感觉到了,宇宙的轻微震动。
谁都认为这是自然现象,大自然的洪流伟力,许纸也那么认为,当年的以芒都不可能做到这万分之一,干涉大宇宙出现如此天象形态。

海港中。
混沌海的天空仿佛被覆盖了一层灰雾。
有冥冥中的古老存在于旧日之中苏醒,在混沌大地的天穹,睁开了古老威压的双眸一般,在窥视整片海港。
秋名山车速正在港口说书,“话说,那壁画里记载的典故,飞天壁画,宇宙将会进入诸天万界时代,是一个新纪元,那时,将要追寻历史的真相,要让那宇宙的谜团再也遮挡不住我们的双眸…”
“我们这些十阶子嗣,也有证道的可能性,多维圣门,对苍生而开,横渡混沌海,不再见艰难。”
他说着说着,让周围的十阶子嗣感动、沉默,忽然看着这一幕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心中暗道,自己在对圣人忽悠,老天爷都在配合?
他第一次见这种级别的地震和天象,混沌海上空的那一双眼睛,仿佛真是一尊古老的禁忌,在窥视一般,显得十分真实。
“诸位十阶子嗣,诸位圣人,且听我一言。”
他不由得一跃而起,在港口的甲板上,站在高处,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看着天空中的迷雾仿佛一双古老的冷漠眼眸,满脸不屈的大声低吼道:
“吾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