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3a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影帝重回十八歲-497、寧遠竟然這麼厲害?閲讀-iazb8

影帝重回十八歲
小說推薦影帝重回十八歲
电影在继续,影厅里除了音响里的声音外,再没有任何人说话,都被内容吸引了。
商业片就是这样,如果不能做到情节紧凑反而玩情怀,那无异于自己找不自在,当然,情节过渡的铺垫和张弛的舒缓又是另一种意思。
而此时,正演到宁远在上面嗤笑,虽然戴着面具,但观众早就认出来,那就是他。
“要不,你跟我打?”
宁远从上面跳下来,抓着绳子轻松落到地面,说完后,又朝程龙勾了勾手。
即使戴着半截面具,只露出嘴巴,但那姿态,那嘴角浮起的不屑弧度,还不时的歪脖子伸舌头的怪模怪样,跟变态似的,都让观众恨得牙痒。
随后,镜头掠过半空中吊着的那些警察,他们苟延残喘的发出微弱的声音,有的血还在往下滴,程龙急不可耐,而宁远他们还想着玩,更让观众气炸。
让反派越邪恶,正派打他们才有爽感,而反派一日未解决,就像有根绳一直吊着,非得看完才罢休。
不过,程龙的电影都是个人英雄主义,最后都是以他获胜的圆满为结局,正因为有这个前提,观众才能放心大胆的看。
如果他以前有那种最后主角悲壮惨死的‘前科’,观众买票的时候心里也会打鼓。
看宁远要跟程龙打,很多观众都激动起来,尤其是宁远的粉丝。
不过也有些一知半解的观众,想当然的认为肯定是替身,毕竟宁远以前从没演过动作片。
至于箫剑,虽然在还珠里打过,但里面每人都会两手,而且他们都不会,只能来一些简单动作,所以就算宁远再能打,没人配合,也打不出太精彩的画面。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跟程龙打!
作为最知名的打星,程龙的身手,和成家班设计的动作,更何况还是以动作为主打的电影,那自然不是还珠能比的了的。
虽然程龙体力不如以往,但电影又不是擂台,他拍一会儿歇一会儿,后期剪辑之后,现在呈现的画面就流畅连贯,拳拳到肉非常之爽。
而那些先入为主,认为肯定是替身的观众,这时候忽然意识到,看了半天,他们竟然没有找到任何替身影子。
难道说……这些动作都是宁远亲自上的?
当初拍摄的时候,既然宁远自己能打,镜头自然不会给侧面和背面太多,只要情节符合,基本都是正面。
再说了,本来就是宁远亲自打的,观众又哪能找出纰漏。
虽然经过指导,很多演员也能打得像模像样,但跟程龙对打,设计的动作里面肯定少不了一些高难度的。
简单点的如鲤鱼打挺、一字马,难点的像空翻之类,没有一些年头的基本功,根本来不了。
而宁远,全程打下来,就算再剪辑,那身形和脸型也是变不了的,显然是他本人。
发现这点后,他们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边心里叫着‘乖乖’,一边对宁远的认识又多了一层。
长得帅、演戏好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身手也这么好?
这时候,他们自以为找到了程龙找宁远演的原因——能打!
“才发现,宁远竟然这么厉害!”
“是啊,就刚刚那连续空翻躲避程龙的扫堂腿,太牛哔了!”
……
这个时候,才有交头接耳的声音,以及一些低声惊呼微微传来。
至于宁大强他们倒见怪不怪,这些年即使在家,宁远每天的晨功也没断过,宁岩和宁雪都被他带着勤练不辍。
“就算不走这条路,锻炼身体也不错。”宁远当时说。
宁雨虽然不喜欢这些,但也养成了锻炼的好习惯。
宁雪现在也瘦了下来,不过宁远也不清楚她是练瘦的,还是像老家人说的,女孩长大了会‘抽条’变瘦。
不过,这会儿他们都代入了剧情,反而紧握着拳头,希望程龙赶紧把宁远打倒。
包括宁大强也是这样,嘴里跟着叫道:“打打打!”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那根本不是他儿子。
连家人都对宁远这个反派‘欲处之而后快’,其他观众更不用说了。
当然,这也证明宁远演得好,把他个人抽离出来,不再跟宁远对等,虽然完全不对等不可能,但至少不会当成宁远本身,而是那个邪恶的罪犯。
尤其是打完后,宁远龇牙咧嘴的邪笑:
“哦~~可惜,过了三秒,一秒一个!”
他话音刚落,那三个警察立刻就像沙包一样,‘砰砰砰’的砸在地上,也让观众心里猛地一跳!
更恨他了!
紧接着,程龙边哭边把奄奄一息的手下抱上推车,最后在爆炸中,推着叠罗汉似的一车人踉跄冲出的画面,深深的刺激了观众。
这一切,都是这些邪恶的罪犯搞出来的!
其他人不知名,他们只认识宁远,所以也把这种恨加到他头上,心里骂骂咧咧。
连宁大强都骂开了:“这个小兔崽子,真他吗狠!”
宁大云虽然脾气暴躁,但这会儿也忍不住碰他一下,在宁大强愕然转过头来的时候,宁大云倒没说话,只是瞪了他一眼。
电影继续,当看到宁远还跟蒋怡亲了一口,宁岩和宁雪赶紧捂住眼睛,而宁大强撇了撇嘴:
“以后可别找这种花花绿绿头发的当我儿媳妇!”
宁大云和朱志刚对视一眼,哭笑不得,而宁岩又在那儿嘀咕道:“你倒是想。”
“你说啥?”宁大强没听清。
“没事儿,看电影。”宁岩赶紧道。
随后的剧情,看着程龙因为这个打击,一蹶不振整天借酒浇愁,每天都醉醺醺的,即使谢停风帮忙,他也像烂泥扶不上墙,观众又可惜不已。
宁大云趁机道:“你看看,你以前喝醉了就是这样子,酒就不是个好东西。”
“我现在又没喝了。”宁大强嘀咕着。
宁岩和宁雪两颗脑袋,立刻凑到一块儿捂嘴偷笑。
“一物降一物。”宁岩低声道。
“卤水点豆腐。”宁雪补充。
再然后……
“哎哟!”
一人脑袋上挨了一记。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打的,何况这时候也不敢抬头,否则还能挨一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