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eoa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明天子-第四十八章 廣西戰事相伴-libzc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四十八章广西战事
就在大明精力都在朝鲜,海西的时候,广西乱事再起,或者说一直没有断过。居然攻破了一座县城。
这就让朱祁镇恼火非常。
对,广西在战略之上,是次要地位,甚至充当着大明与安南的战略缓冲区。
朱祁镇并不想在广西大举动兵,就有这么一个原因。
打广西容易,但是一旦让安南方面有什么误会,就不大好了。
毕竟,这么多年安南也没有闲着。
占城王的使者已经频频来向朝廷告状了,告安南侵吞占城土地,阻挡占城贡使,并在半路上伏杀占城贡使。
但是朱祁镇能怎么办?
虽然朱祁镇对安南很不顺眼,但是大明的战略方向,却是不能改变的。朱祁镇也不是太宗皇帝,虽然有太宗皇帝的志向,但是做起事情来,却谨慎小心多了。
故而面对占城告状,朱祁镇只能派使臣训斥安南,并令广东水师送贡使回占城,默许占城使者在少府够买武器。
但是朝廷是决计不会下场的,也不想与安南发生冲突。
所以靠近安南的土司,几乎是两属之地,朱祁镇也当做不知道而已。
容许小乱子,就好像是山中的土匪一般。
在古代中国,土匪根本就是很平常的东西,几乎每一个省都有。但是已经攻克县城了,这是朱祁镇决计不允许的。
一来战事做大,牵制朝廷精力,广东本来能运输到北京的粮饷,估计要协饷广西了。二来,谁知道安南有什么心思,一旦见大明镇压不力,会不会起别的心思。
“陛下,臣以为广西山高林密,土司环绕。纵然有千军万马,也进不得山,故而广西战事,不在良将,而在能臣。”陈循说道。
朱祁镇心中冷哼一声,他也知道,随着成国公一系的倒台,英国公去世,靖难勋贵集团,已经是明日黄花了。
但是并不意味着靖难勋贵集团就消失了。
柳溥就是而今靖难勋贵集团的抗把子。
安远侯柳溥,是靖难勋贵仅存的几个掌控实权的大将。
但是政治的残酷性,在此刻表现无疑。
五军都督府的将领,大多都是踩着靖难勋贵位置走上来的,所以对柳溥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更不要说在朱祁镇面前给他说好话,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了。
文官那边也一样,。王骥才懒着给柳溥说好话,他们又没有交情。
陈循之所以开口,也没有多少对救援柳溥的意思,他只是说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广西这样的地形之上,即便派大军围剿,又能如何?
柳溥虽然不敢说多有能耐,但是也是世家出身。是有些手腕的。而且撤了柳溥换谁去?
而今京营之中能独挡一面的将领,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愿意去广西。
广西的战事才算多大的事情,真正大战在瓦西,这已经是他们的共识了。正是要建功立业的时候,谁愿意去广西啊?
似乎想明白这一点了,孟瑛说道:“安远侯镇守广西已经是十几年了,劳苦功高,熟悉当地情弊,如果换将,恐怕一切都要重来,岂不坏了朝廷大事,用新不如用旧,使功不如使过。臣也觉得首辅大人所言极是。当派一名名臣,协助安远侯,想来就能收拢人心,使广西乱事,。不战而自平。”
朱祁镇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好,就如此吧,只是用谁?”
朱祁镇其实也不愿意为广西多花心思,他一切心思都放在与瓦刺的大战之中,对于广西战事的态度,朱祁镇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
那就是控制,只要在官军控制范围之内,将这些贼人限制在大山之中,就可以了。
不用犁庭扫穴,除恶务农。
李贤出列说道:“臣举荐一人,能为陛下解忧。”
朱祁镇说道:“何人?”
李贤说道:“江西巡抚韩雍。”
朱祁镇听了,心中暗道:“这倒是一员干臣。”他细细算来,江西巡抚韩雍在任已经有三年多了,符合转迁条件。
这个大臣,正是朱祁镇想要大用的标准。
于是朱祁镇说道:“不错,就韩雍了,任命韩雍为两广总督,总理广西战事,务必平定广西,勿使朕忧。”
朱祁镇之所以升韩雍的官,又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韩雍在江西立下的功劳,足够升官了。
可以进京任侍郎,虽然是平调,但是由地方官变成了京官,也算是高升。而朱祁镇既然让韩雍在广西待上一段时间,自然要给待遇。
两广总督这个位置,对应中枢就是尚书衔了。也就是将来六部有缺,他可以直接担任一部尚书,甚至可以直接入阁。
入阁的最低要求就是各部侍郎。
这是朱祁镇对韩雍的栽培。
第二,就是两广的特殊原因,首先地理原因,因为五岭的存在,与中原相隔,距离北京更是遥远。其次就是财政上的原因,广西虽然不是各省最穷的,毕竟贵州是大明最穷的,是没有争议的。
但是广西的确没有什么钱粮,既然在广西动兵,自然要广东出钱了。
这个政治习惯,一直保持到清末,广东出钱养广西,很多人都习惯了。两广一体,韩雍必须有足够的权力控制广东支援广西才行。
其实大明时期四个常设总督,就有两广总督,可见这里对北京来说实在是鞭长莫及。
朱祁镇将这一件事情也安置下去了,见时候也不早了,就让内阁下去了,却将刘定之留了下来。
朱祁镇说道:“刘卿,你上次差事办得不错,紧急筹到了三百五十万两,算是解了朕的燃眉之急。只是而今朝廷的局面依旧不乐观。”
刘定之自然知道这一点,上一次是他将少府之中很多工坊卖了出去,才筹到了这一笔钱。但是这一笔钱虽然还有一点剩余。
但是与朝廷大手笔,相比却是欠缺太多了。
不管是河南,山东,河北卫所迁徙朝鲜,还是朝鲜降兵,迁徙海西,不管是将海西大规模屯田,还是建立起松阴城。等等,这些事情那一个不要钱,那一个不说钱。
大明每年税入一千二三百万两,加上粮食二千三百万石。今年赈灾,养兵,官府开支,等等,就已经用去了大半。
也幸好,今后的灾情比去去年算是减缓了不少。否则一点结余都不会有的。
即便如此,这钱还是不够用的。
但是刘定之太明白朱祁镇的心思,明白朱祁镇想了多少年的北伐,多少年的经营海西灭瓦刺,不管说什么,朱祁镇都不会停手的。反而会失圣眷。
所以在会议上一言不发,并不是他同意这样做。
此刻单独面对朱祁镇,他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了,他说道:“陛下,臣无能,不如周文忠之能,两库竭尽,依然不能足军国之需,请陛下罢免臣,令择贤臣,辅弼陛下,成千秋不朽之功名。”
朱祁镇笑着安抚说道:“何须此言,这不过是不得已而已,只需熬过了这几年,灭了瓦刺,朝廷自然会休养生息,倒是你就轻松了。”
“刘卿与朕一辈子的君臣,就请刘卿为朕再辛苦一些吧。”
刘定之听朱祁镇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啊?他叹息一声,说道:“陛下花钱犹如山崩海啸,而百姓积蓄却是一丝一缕而成,以丝缕之积蓄,如何能填满山崩海啸般的用度,陛下,天下虽然承平,然民生困苦,国虽大,忘战必危,但是好战必往,臣请陛下三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