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六十七章 嗯?還有這種好事?相伴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李楚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身量不高,玉润珠圆,简单地别着鬓发,不施粉黛。能看出上了年纪,眼角眉梢有了细碎的皱纹。但依然是美的,而且是一种凌厉的美。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她的眉很锋利,眼神中透着一股难言矜贵,整体是一种高高在上美感。
大概是那种……有一些奇怪嗜好群见到就会忍不住跪下高呼女王的感觉。
令李楚也有几分心虚。
当然,李楚没有那种奇怪的嗜好。
只是因为他“绑架”了人家旗下的当红花魁而已。
苏婉也在打量着李楚。
大概感觉就是……
被他绑架,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她瞪了一眼卫将离。
虽然阴氏退出并且彻底放弃了,但苏婉是绝不可能放弃卫将离的,得知卫将离在德云分观之后,她去找过朝天阙要求救人。
结果朝天阙的答复居然是,内情复杂,不予处理。
要知道,苏婉可是动用了自己的背景施加压力。
而朝天阙依旧置之不理。
对此她想到的最大可能是,这座德云分观同样很有背景。
最终她决定,亲自来和小道士谈一谈条件。
可是一进门,居然看到卫将离在和一个小妖女牵着手正要出门去玩。
苏婉的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起初朝天阙说内情复杂我还有点怀疑,现在看了你在这里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相信了。
前殿内,她优雅地坐下。
霸爱小妻
卫将离也随之而坐,也许是看苏婉的气势没有那么强了,才敢问道:“婉姨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苏婉横眼看着她,“你在这也没有背着人啊。”
卫将离又默默低下头。
对于将她带大、一手教她声乐歌舞的苏婉,她是想来惧怕的。不止是她,幽兰轩里没有姑娘不怕婉姨。
苏婉又看了看李楚平静的面容,愈发怀疑,于是又问道:“将离你给我说一句实话,你真的是被绑架过来的?”
“啊……”卫将离怔了下。
这件事怎么说呢……说是绑架,有点不对……说是私奔,也不贴切……除了不用交房租,自己倒像是在这住店的……甚至住店也找不到每天有人陪吃陪喝陪玩这么好的环境。
当然,仅限于正经店铺。
“是。”
这时,李楚开口解围道:“将离姑娘是被我绑架到此地的……手段十分残忍。”
“哦?”
苏婉直面李楚,眼中锋芒也渐渐升起。
“小道长如此行径,意欲如何?”
“嗯……”
李楚沉吟了下。
起初绑架将离姑娘是为了威胁阴氏族人,可是不知为什么,阴氏族人似乎突然破罐子破摔了,突然就失去了一切音信,看样子也不打算再挣扎了。
如今卫将离住在这里,纯粹就是住得开心……
无忧无虑,好吃好喝,每天不用训练,还有李楚看。对于始终处于高压之下的花魁姑娘来说,确实是一段难得的悠闲时光。
只是上次道观被魂蛊师偷袭之后,李楚其实就考虑过。这个没有师傅镇守的德云分观谈不上安全,随着自己树敌渐多,很有可能还会发生一些类似的事情。将离姑娘在这里,未尝没有危险。
所以他是有想要找将离姑娘谈一谈,让她回去的想法的,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毕竟人是自己请回来的,再突然将她赶回去,不免有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意味,不太友好。
按理说,明明是一场绑架,自己只需要说一声“你自由了”,她就该哭着喊着跑回家才对。
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只能说德云分观的每个是人不是人的都有责任。
刚好,既然幽兰轩的人都找上门来了,那就借机让她回去算了。
于是乎……
李楚正打算开口让她把人带回去。
就听苏婉说道:“我不知道小道长你想要什么,我一个弱女子也没能力从你这里抢人。这里是五万两银票,你让我把将离带走,大家交个朋友。今后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如何?”
嗯?
还有这种好事?
李楚看着苏婉随手掏出的五万两银票,忽然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被财神眷顾,怎么不管跟谁说话都是动不动就掏钱。
而且数以万计。
你们就拿这个来考验道士吗?
可是……
“这钱我不能收。”
他不假思索地将银票推了回去。
一旦收了这笔钱,那就成了真的绑架犯了。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钱说到底还是要将离姑娘去给幽兰轩赚回来。
这不是为人之道。
何况。
李楚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这里已经有一张二十万两的银票了,虽然距离李半城的梦想尚有距离,但是……你考验不倒我了。
苏婉皱了皱眉。
不要钱……那就麻烦了。
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换言之,钱解决不了的,才是大麻烦。
没等她开口再问李楚到底要什么,就听李楚说道:“你大可以带将离姑娘离开,我也不会阻拦。”
“嗯?”
还有这种好事?
苏婉更加狐疑了。
随意将人带走,不加阻拦?
这是什么路数?
她毕竟也是在这一行摸爬滚打数十年,经历过万人追捧,感受过世态炎凉,见过的鬼蜮伎俩也不计其数,绝不相信有这样的好事。
原本她还觉得李楚颇为面善,可是他如此一说,她反而觉得这小道士定有奸谋!
苏婉不由得身子后仰几分,蹙眉道:“小李道长想要什么大可直说,我们讨价还价,定不叫你失望就是了,不至于如此试探。”
“什么?”
这下轮到李楚纳闷了。
他重复道:“确实不需要什么,你将她带走就是了。”
苏婉的目光在李楚脸上转了转,发现自己属实看不透这个小道士的虚实,于是拉了一把卫将离,“随我过来。”
跑到殿外不知询问什么去了。
这时,在一边旁听许久的杜兰客凑过来,道:“师傅,你这样什么都不要,难免人家心里会不安的。”
“不安什么?”
“就是你……莫名其妙的绑架一番,却什么都不要,肯定让人怀疑啊。”杜道长劝道:“不如多少要一点,大家都放心。”
李楚皱眉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与真正的绑匪有什么区别?”
杜兰客瞪大眼睛。
除了长相英俊一点,你和别的绑匪本来就没区别啊!你不会以为自己很干净吧?
怎么还看不起同行了?
当然。
这话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
另一边。
苏婉在殿外握着卫将离的手,紧张地问道:“将离,他们这些天喂你吃什么了?”
卫将离摸了摸自己的腰身,也紧张地道:“每顿四菜一汤……婉姨,我胖得这么明显吗?”
“……”苏婉忍住没有翻她白眼,继续问道:“我是说,他们有没有喂你吃什么毒药,或者是在你身上种下其他手段?符箓、法阵、蛊物……修者的手段可是防不胜防的。”
卫将离闻言,眨了眨眼,“婉姨,这些都没有的…………其实小李道长……”
“不可能,他一定是有所凭恃,不然岂会如此轻易放你离开?”苏婉蹙眉沉思。
卫将离弱弱地道:“有没有可能就是小李道长真地想要放我走了……”
“你太天真了。”苏婉摇摇头,冷声道:“我这些年什么没见过?哪有这样做事的人,他那分明就是威胁!他就是在向我展示,即使他放你走,你也离不开这里!”
卫将离:“……”
苏婉寻思片刻,忽然道:“现在带你走我还是担心有什么危险,不如我先回去想想办法,你暂且继续留在这里。”
“嗯?”
卫将离又怔了下。
还有这种好事?
她有心想要替李楚解释一下,可是转念一想,留在这里不正是自己希望做的事吗?
这也算得偿所愿。
可是怎么感觉怪怪的?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苏婉已经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她担心自己再在这里久留下去,那阴损的小道士会不会有什么办法让自己也中招。
“她走了?”
李楚看着苏婉突然离开,有些意外。
“是啊……”卫将离来到殿内,回望两眼,又讪讪地转回头。“婉姨太多疑了,你不要赎金,她不敢带我走……”
“蛤?”
李楚对此也是一阵无语,怎么……不收钱还错了。
旁边的老杜一耸肩,表示我都跟你说了。
李楚想了想,道:“那要不你自己追上去?”
卫将离苦笑道:“看婉姨现在那个架势,就算我追上去,她也会把我送回来的。不如先这样,回头我再找机会向她解释。”
“好吧。”
李楚叹了口气。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难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