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uk6火熱都市小說 武煉巔峯討論-第五千四百五十八章 我乃星界之主推薦-rd8w0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老者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无数年来,各大势力对洞天福地确实误会多多。
也有人跟老者想的一样,不过却是不敢宣诸于口。
老者又道:“燕乙,一千八百年前,你金光殿老殿主晋升七品,便被金羚福地掳了去,如今可还有音讯?”
楼船上,一位气度雍容的六品开天脸色阴沉,正是老者口中出身金光殿的燕乙。
老者再道:“边远山,三千两百年前,你祖上天资出色,乃是直晋六品开天,未来八品可期,直晋当日便被金羚福地强者带走,三千多年过去,你可见过他一面,可有他半点音讯?你边家多次前往金羚福地,想要觐见,却始终不得,是也不是?”
楼船上,站在燕乙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面容苦涩。
他便是老者口中的边远山,边家在这一处大域中不算什么顶尖家族,但三千两百年前,族中确实出现了一位惊才艳艳的祖上,而且那位祖上的气运也特别好,不知从何处得了一整套的六品资源,得以直晋六品开天。
否则以边家当时的财力,根本不可能得到一整套的六品资源来供其晋升。
不过晋升没多久,便被金羚福地的强者接引走了。
后来边家多次找上金羚福地,想要拜见那位祖上,不过正如老者所言,却始终没能如愿。
这也是边家心中的一根刺,所有后辈都铭记着,边家也是出过大人物的,直晋六品者,未来有望成就八品。
而且以边家那些先祖的才智,如今三千两百年过去,肯定已经晋升七品了。
如今被老者提起,边远山自然心中苦闷。
若族中有七品开天坐镇,如今边家又岂会如此落寞。
老者是个年长的,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对附近这几处大域的诸多秘事都了如指掌,此刻一个个点名下来,让楼船上不少五品六品都神情愤懑。
他接连点了五六人,这五六位俱都是如燕乙和边远山这般,祖上或者宗门长辈曾出现过惊才艳艳之辈,又或者晋升了七品的,结果被金羚福地的人带走,不见了踪影。
各大二等势力本就对洞天福地多多少少有些不满,平日里藏在心中不敢表露,如今被老者这般煽风点火,倒有些同仇敌忾起来。
那两位与他争斗的六品见状,其中一人爆喝道:“九烟休得胡言乱语,速速住手此事还可挽回,若是执迷不悟,就休怪我师兄弟下杀手了!”
被唤作九烟的老者冷哼道:“老夫胡言乱语?你等洞天福地这些年做了多少龌龊事自己心里清楚,老夫不过是把事情说出来而已。你们想要囚禁老夫,门也没有,老夫如今已是七品,便在这里杀了你们两个,再去那破碎天逍遥快活!”
另外一位六品摇头道:“九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些年,我金羚福地确实做了一些事情,不过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若想知道真相,便立刻罢手,待我师兄引领你到了地方,自然一切水落石出!”
九烟冷笑不迭:“老夫活了这么大把岁数,又非三岁孩童,岂容你们随便糊弄?”
说话间,下手愈发狠辣,又招呼楼船上那一群人道:“你等还不出手,难道真要赴了你等先祖的后路不成?”
楼船上已经有人被蛊惑的蠢蠢欲动了,负责看守这些人的金羚福地弟子俱都脸色大变,暗暗警惕。
在这里的金羚福地弟子自然不止那两位六品,还有一些五品坐镇在楼船上,不过人数不算多,毕竟如今空之域战场焦灼,哪一家洞天福地都抽调不出太多的人手。
这真要打起来的话,他们还未必是人家对手,搞不好真要死在这里。
“杀光他们,老夫带你们去破碎天,从此再不受制于人!”九烟叫道,便在这时,觑得一个破绽,一掌朝其中一位六品拍去,那掌心中天地伟力疯狂喷涌,裹挟无坚不摧的力量。
那六品大惊失色,他方才心神一个恍惚,竟被九烟给抓住了机会,这一掌是万万接不下的,真要受了,不死也得重伤,到时候只凭师弟一人之力,根本拦不住九烟。
另外一位六品见得师兄危机,想要救援,可哪里来得及,情急之下只能大吼一声:“九烟住手!”
九烟不但没住手,攻势还愈发凶猛。
眼见那一掌便要印在那六品的额头上,一只手忽然鬼魅般探了出来,轻轻对着九烟的手腕一拿捏,九烟已催至巅峰的气势,顿时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萎靡了下去。
九烟大骇,想要退走,可身形却仿佛中了禁锢,竟是动弹不得。
抬眼望去,只见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形挺拔的青年。
那青年只是淡淡地望着他,可那双眸却似有神妙之力,让他竟挪移不开目光,要将整个人的神魂都沉入其中。
刹那间,九烟再不复之前的张狂和决然,浑身抖似筛糠。
好在那青年并没有将他怎么样,很快转移了目光,顿时让九烟生出一种平白捡了一条命的感觉。
而那两位出身金羚福地的六品也在微微一怔然之后,反应过来,是面前这个青年救了他们性命。
两兄弟对视一眼,惊讶非常,因为如此轻松挡下九烟的攻势,这绝对不是七品可以做到的,而且从面前青年身上弥漫的淡淡威势来看,这竟是一位八品!
“金翎福地樊南,奚元见过太上!”
两人急忙行礼。
杨开淡淡颔首,又看了一眼那楼船,楼船上原本蠢蠢欲动的几人在九烟被威慑之后,俱都急忙低下头颅,唯恐被这忽然出现的强者关注到,随船的那些金羚福地弟子却是满面振奋。
八品太上驾临,这边的麻烦就不是麻烦了。
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樊南是师兄,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前辈是哪家洞天福地的太上?”
各家洞天福地的八品也是有数的,樊南虽说不认得全部,可认识的也不算少,那些不认识的,也大多听说过,却无人能与眼前这个青年对的上,这让他不免有些奇怪,心想难道空之域那边的局势危急到那些久不出山的八品也坐不住了吗?
杨开摆摆手道:“我并非出身洞天福地。”
樊南奚元两人大惊。
这三千世界居然还有不是出身洞天福地的八品开天?一时间两人脑袋嗡嗡的,各种念头转过,不免生出许多误会。
好在杨开很快补充一句:“我乃星界之主,杨开。”
他没说虚空地,虚空地虽是他创建的势力,但因为世界树的原因,远不如星界的名气大。
三千世界,各个大域,不知道虚空地的有不少,但没人不知道星界。
樊南和奚元果然也是知道星界的,甚至杨开的名字他们也听说过,顿时都露出惊奇神色:“杨前辈不是前往……那一处地方了吗?”
当年黑域的事闹的很大,为了解决那笼罩整个黑域的大阵,洞天福地出动了很多人去开采资源,破解大阵。
杨开从黑域离去,并非什么秘密,樊南和奚元也是知晓的。
杨开随口解释一句:“方从那边返回。”复又问道:“你们是要将这些人送到那一处吗?”
樊南连忙道:“正是,只是……出了点岔子,让前辈见笑了。”
杨开摇摇头:“事关三千世界存亡,辛苦你们了。”
得杨开这么一位八品开天的肯定,两兄弟满腹委屈顿时化为乌有,方才九烟一句句指责他们根本没法辩解什么,又随时面临生死危机,可是压力如山。
好在杨开忽然现身,镇压全场。
杨开忽然扭头看向楼船上一人:“燕乙!”
楼船上,那之前被九烟点过名的燕乙神色一肃,赶紧行礼:“金光殿燕乙,见过前辈。”
杨开多少有些无语……
这晋升了八品,竟被人家一口一个唤作前辈了,可真要说起来,他的年纪比面前这些人可能都要小的多。
他也懒得纠正什么,淡淡道:“我不知你金光殿的事,在此之前也从未听说过,不过我只问几个问题,你金光殿老殿主晋升七品,被金羚福地的人带走之后,对你金光殿众人可有什么苛责?”
燕乙老老实实回道:“不曾。”
“那可有更多的照顾?”
燕乙颔首:“自老殿主被带走之后,金羚福地对我金光殿确实照顾颇多,不但恩赐下一些秘典秘术,还送来了一些珍贵的修行资源,每年如此。”
杨开伸手点了点他:“那是你金光殿老殿主拿身家性命换来的!”
燕乙脸色微变,明显有些误解杨开的说法。
杨开没急着去解释什么,又看向另外一人:“边远山,你边家的情况呢?与金光殿一样,还是并无变化?”
边远山抿了抿嘴,摇头道:“回前辈,并无变化。”
他有些迷茫,金光殿的老殿主被带走之后,金光殿得到了金羚福地更多的照顾,可边家的先祖被带走,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其中有什么差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