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p9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精靈之短褲小子笔趣-第885章聯盟黃金三角相伴-leaye

精靈之短褲小子
小說推薦精靈之短褲小子
……
「关东—成都—橘子」联盟黄金三角发展空间非常的大,从人才缺口上看,未来良人进入橘子联盟最好。
不过从黄金三角成员权重来看,后发展起来的橘子联盟跟关东成都两大联盟相比,权重会低很多。
而成都白银山联盟冠军,御龙渡到石英联盟,只能坐四天王的职位。
单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未来黄金三角的权力中心应该在石英联盟。
四天王空缺两席,地区冠军职位空缺,他又是根正苗红的关东人,出自关东联盟人才孵化摇篮:金黄中学。
最高的权重、极大的人才缺口、上升难度最小、天花板最高,有机会做到冠军。
只要不是一个傻子,未来都会选择进入关东联盟发展,而下半年大哥桃矢毕业后,也会进入关东联盟。
到时候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石英联盟是他最好的归宿,他才不会为了离家远一点、图个新鲜感什么的加入其他联盟呢。
以他的天资,未来做到石英联盟的冠军难道不香吗?非要跑其他地区当一个天王。
与其跪舔希罗娜、卡露乃,不如自己也当个冠军,到时候跟对方平起平坐。
而困扰折磨桃源村村民三年的难题,希巴一个电话就轻松解决。
而这无关个人的实力和人脉,这是联盟天王职位的力量,权力有时候比个人实力有用得多。
“当然,提高个人实力是永远不会出错的。”良人心里感叹道。
希巴刚才说,如果金大器现如今还在黑铁市的话,半个小时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事实上希巴手下搜查队和黑铁市君莎的效率比良人想象的还要高。
晚饭刚吃完,碗和筷子都还没来得及放下,希巴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希巴大人,嫌疑人金大器已经抓到了,我们正要将他带回警察局进行审讯。”电话那头搜查队队员汇报道。
“好,我知道了。”希巴满意地点了点头,“尽快审讯出黑矿场所在位置,然后将被拐村民解救出来。”
“是——”
得到希巴的指示,黑铁市一辆刚从富人区别墅群驶离的警车上,一个穿着黑色战术服的男子对着手机答复道。
警车后边囚犯车厢里,一个身材肥胖,花衬衣陪着白西服的中年男人,满脸绝望地坐在位置上。
粗大的金项链、满手指的宝石戒指,华贵的镶钻黄金腕表……
然而手腕上金属手铐传来的冰冷触感,却让这个黑铁市矿场地产大亨感觉到浑身冰冷。
看着身上平时用作炫富的贵重饰品,金大器此刻却提不起半点兴趣,因为他知道自己完了。
能够积累起如今雄厚的财富,他在联盟里还是有些人脉的,不过跟四天王希巴比起来,他在联盟里的那点人脉什么都不是。
“一切都没了。”金大器叹了口气,低头用额头轻轻触碰了一下冰冷的手铐,眼神变得灰暗而绝望。
黑铁市警局出动全部警力,加上希巴手下这队训练家,金大器的抓捕很顺利。
知道自己没办法翻盘后,在审讯中金大器也没挣扎,关于桃源村村民拐骗案的细节全部告知给了君莎。
三年前金大器从一个黑市训练家手中买到一条关于月见山脉深处,有一条矿脉的消息。
经过偷偷勘探得到证实后,金大器亲自带领手下前往矿场做进一步的估值准备。
没想到在快靠近矿脉时受到一只实力强大的野生神奇宝贝攻击,最后误打误撞闯进桃源村。
后面发生的事情良人已经从桃源村村民口中了解清楚。
村里三十多名做着发财梦的青壮年被金大器给骗到矿场挖矿,不仅不用开工钱,还就像牲口一样压榨使唤。
发财梦做成了噩梦,桃源村与世隔绝,外界根本不知道月见山深处有这样一个隐世小山村。
村子里的村民性格单纯且吃苦耐劳,没有法律意识,哪怕采矿过程中工伤死人,都不用怕。
按照金大器一开始的计划,为了不暴露他私自开黑矿,在矿山采空过后如果没有新的矿脉被发现。
这一批野蛮山民,他不但不会将对方放回去,还会直接灭口处理掉。
不过既然因为良人的原因,金大器的罪行被联盟掌握,桃源村民的噩梦也该醒了。
———
吃过晚饭良人跟希巴聊了一下路卡利欧的训练,已经接下来的规划。
在他睡觉之前,果然等到了黑铁市警方的电话,金大器开的黑矿场发现了,就在羊角峰背后几公里的一个山坳里。
“搜查队的人还有君莎乔伊已经连夜进山赶过来跟我们汇合,不过主犯金大器现在落网。”
“我担心这件事背后还涉及到一些人和势力的利益,为了防止他们通风报信并消除证据。”
“我们现在就赶往黑矿场救人。”希巴看了一下君莎发来的地址,神色严肃地朝良人他说道。
“好,没问题。”良人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答应桃源村村民帮他们把人救回来,他也没想着将这事丢给希巴后就啥也不用管。
生命攸关的事情良人他更加不敢含糊。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发。”
“咻~”
说罢希巴捏着手指吹了一声响哨,顿时一只巨大的盔甲鸟从夜空俯冲下来。
相处了两三天,良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希巴除开手中五只主力以外的其他神奇宝贝。
不过也有可能单纯就是联盟驯养的乘骑神奇宝贝,现在赶着去黑矿场救人,良人也没多问。
“比雕,我们也出发。”良人喊了一声,在呆呆兽的超能力托举下,一人四宠平稳地落在比雕宽厚的背上。
“嘎呀~”
“哔雕——”
盔甲鸟载着希巴升空,比雕也不落下风,翅膀一扇直接乘风而起扶摇直上高空。
良人从桃源村回来时天就已经黑了,此刻夜空更是明月高悬繁星密布。
着急赶时间,领头的盔甲鸟飞得很快,希巴像一口钟一样稳稳当当地盘腿坐在盔甲鸟的背上。
河谷中的风掠过羊角峰发出呜咽般的诡异音波,哪怕他们已经刻意绕开,而且还有呆呆兽的超能力护罩。
在羊角峰诡异的诡异音波下,良人也感觉身体有些不适。
对于桃源村三十多号人,被金大器花言巧语骗到黑矿场像牲口一样压榨,挖了三年的矿。
原本作为局外人只是有些唏嘘感慨和同情,如今他是真的为他们的遭遇感到悲伤。
生活在与外面世界完全隔离的山村里,外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亲人被拐却无能为力,外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遭遇,也没有人能够帮村民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