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045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系統逼我做皇帝 景以-第632章:感情那些事鑒賞-sl33s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秋风起,天气凉。
忙于国事也得劳逸结合,趁着今日秋高气爽,又是休沐,萧锐好好陪着三位孩子。
萧锐的嫡长子,也就是诸葛流萤所生,取名萧逸轩。长女是李若雪所生,取名萧以桐。次子是张若曦所生,取名萧逸鸣。
值得一提的是,阿朱、吕素和吕雉都未有孕,但后来居上的颜小小竟然有了身孕,这可羡煞阿朱三女。
毕竟能为陛下开枝散叶,是皇族延续血脉,是她们的心愿。但为何迟迟怀不上呢,三女也有些纳闷。
怀孕这种事不仅看次数,还得看时机,萧锐并不担心,所以安慰三女别急,孩子会有的,日后就会有了。
身为一国之君,萧锐想要秋游都得提前规划,不仅得净街,巡防营还得搜查秋游的地点,避免有刺客藏匿。所以萧锐懒得大动干戈,便直接去了景园。
景园乃是除皇家园林之外,景色最好的园林,去那里方便而且放心。并且为了让三个小家伙有乐趣,景园内还修建了游乐园,有秋千、滑梯、跷跷板之类的游戏。
来到景园中,一大家子人开始愉快的秋游。
宫女陪着萧逸轩和萧以桐玩跷跷板,乳母抱着萧逸鸣在一旁观看,乐得才几个月的小家伙咯咯直笑。
阿朱、吕素和吕雉斗着地主,诸葛流萤和李若雪、张若曦正给颜小小讲述待孕期间的注意事项,颜小小神情关注,生怕漏掉任何细节,生怕照顾不好肚子里的宝宝。
看着颜小小前所未有的郑重,萧锐忍不住地乐了。
没过多久,李秀儿也从楚王府赶来。
看着越加清丽脱俗的李秀儿,萧锐的内心有些火热。
自从登基后,这几个月来才和李秀儿温存了两三次,主要是出宫不方面,而萧锐一直打算把李秀儿召进宫,却因为李秀儿的拒绝一直没有做。
额…萧锐表示自己很无耻。
李秀儿拒绝入宫是为了萧锐着想,如果萧锐铁了心召她入宫,只需一道口谕,归根结底,是萧锐自己也有顾虑。
以前不是皇帝,萧锐认为自己可以坦然的把李秀儿召进宫里,不用在乎世人的议论和非议。但真做了皇帝,下意识就会维护身为帝王的名声。
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后,萧锐自愧之时,也有了决定。
人无完人,自己身为皇帝,也该有些缺点让百姓议论了,不然都是仁政爱民、励精图治的好名声,那多没意思了。
所以萧锐决定,过了今年,太初二年,便召李秀儿入宫。
说起李秀儿,萧锐忍不住地想到了萧青青。
自从汝阳王服毒自尽后,萧锐只见过了萧青青两次。
第一次是汝阳王下葬时,萧锐见到了哭红眼睛的萧青青,她梨花带雨,让萧锐很是心疼。但是两人见面后,萧锐看着她,萧青青眼帘低垂,不敢对视,所以两人只是静静地站着。
第二次是萧锐登基前,萧锐突然收到萧青青的口信,约自己见面。萧锐满心欢喜的去见她,但结果很失落。萧青青没有从父亲的去世中走出来,虽然敢和萧锐对视,但眼神还是闪烁。她祝贺萧锐登基,然后说出另外一件事,说汝阳王妃想回兰陵老家,正好高全也没有认祖归宗,所以他们要一同回兰陵住上一段时间。
萧锐没法拒绝,点了点头后问道:何时回来?
萧青青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就这样,萧青青走了。随后的日子里,萧锐给她写过几封信,但她都没有回信。
夏皇在去瀛州之前,已经把汝阳王参与的所有事都告诉了萧锐,萧锐也知道了所有真相。
汝阳王觊觎皇位,竟然暗中派人下毒毒害陛下,而陛下身体有恙后,又阴差阳错地对他设计,导致汝阳王和儿子失散二十多年。
也因为汝阳王有弑君嫌疑,陛下才迟迟隐瞒高全的身份,让汝阳王承受着丧子之痛。
后来,一切事情明了,汝阳王明白这些事由他而起,必须由他来解决,他不死,夏皇甚至是萧锐都不会心安,所以汝阳王服毒自尽。
而萧青青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所以她的内心很茫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锐,更不要说和萧锐在一起了,虽然她是那么爱着萧锐,甚至愿意为他去死。
无奈的萧青青选择了最合适的办法,逃避。也许时间会让她的内心不那么内疚和伤心。
“也不知道青青近来如何?”
萧锐忍不住地思念她,便对李秀儿道:“秀儿,随朕来!”
李秀儿正和李若雪聊天,突兀地听到萧锐的呼喊,她猛然一愣。
陛下叫自己什么?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她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以前的陛下在众人面前,亲近的叫法是“秀儿姐”,正式一点是“皇嫂”,这些称呼都可以。但“秀儿”完全不同,这里面代表的意思是亲昵。
李秀儿似乎明白了萧锐的心意,萧锐已经决定不隐瞒两人的关系了,只是她很害羞啊。
不过当他看到李若雪、诸葛流萤等女平静的表情时,李秀儿这才明白,原来她们早就知道自己和陛下的关系啊!
“堂姐,陛下叫你呢。”李若雪笑脸盈盈,忍不住地催促道。
李秀儿顿时脸红了,她看出了李若雪的打趣之意,连忙起身追上萧锐,同时身后还传来李若雪等女的笑声。
两人再次来到湖边的游船上。
李秀儿恢复了一些镇定,忍不住问道:“七郎,不是说好了吗?我们的事暂且不公布于众。”
萧锐笑道:“你以为若雪她们看不出来吗?她们都是我的亲近人,早就知道咱俩的情况了。而咱俩喜欢偷偷摸摸,她们自然装作不知道。”
李秀儿看着萧锐的眼神是含情脉脉,明眼人一看看出真相,只是不揭穿罢了。
“哎呀,羞死人了!”李秀儿脸上浮现一抹红霞。
萧锐将她拉入怀中,道:“进宫来吧,下年我便册封你为妃,朕心意已决。”
李秀儿将头枕在萧锐的怀中,这次没有拒绝,而是点点头,道:“好!”
此时此刻,李秀儿的内心被幸福填满,这是她奢求了很久的心愿。
萧锐已经下定决心效仿李世民了,这也许会成为萧锐做皇帝的污点,但萧锐并不后悔。
“那青青呢?”李秀儿突然想到了萧青青,忍不住问道。
萧锐反问道:“你和萧青青可有书信往来,她最近可好?”
李秀儿道:“是有书信往来,信上字里行间,是青青无奈的情绪。她深爱着你,又尊敬着自己的父亲,自然陷入两难两处。”
萧锐点点头,道:“我叫你来就是想问问青青的情况,看来还是不能逼她,让她自己想明白吧。”
李秀儿点点头,道:“嗯…她想明白了,自然会回来的。”
两人单独相处了一会,李秀儿实在不好意思,生怕下去后会被众女取笑,然后便提前下去了。
萧锐则站在船上享受着秋风吹拂的凉意,想着其他事情和打算。
当他的目光扫过一处时,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袁媛。
她正在湖边垂钓,慵懒的躺在躺椅上,勾勒出妙曼的身材。她自认为是亡国之人,不愿来叨扰萧锐等人的秋游,所以便没有过来,却没想到竟然在湖边垂钓。
萧锐下了船,走了过去。
脚步很轻,并未引起袁媛的注意,她光着洁白如玉的双脚,左脚踩着鱼竿,右脚压在左脚上,上身躺在睡椅上,手中拿着书卷正在品读,头发只是简单挽个髻,被秋风吹拂,整个人的状态是悠闲自在。
一旁还有水果和茶水糕点,真是舒服。
萧锐乐了,忍不住说道:“你可真会享受!”
这就是自认为是亡国之人该有的状态?
袁媛被身后突兀的声音惊到,连忙回头看去,发现是萧锐,慌忙起身。
“陛下怎么来了!”袁媛用手撩了撩额前青丝,有些尴尬。
萧锐看着她未施粉黛,却依然妩媚动人,尤其是那股懒散的韵味,不愧是齐国第一美人。
“闻香而来。”萧锐来了兴趣,便打趣道。
袁媛绣嗅了嗅自己的衣袖,纳闷道:“不香啊!”
萧锐嘿嘿一笑,道:“可能是体香吧,沁人心脾。”
袁媛白了萧锐一眼,被他如此调戏,内心如同鹿撞。
“陛下贵为一国之君,这番话若是被史官听到,传出去还不知道天下百姓如何议论呢。”袁媛哼道。
萧锐问道:“如何议论?”
袁媛道:“自然是谣传陛下贪恋美色、荒银无道。”
萧锐乐了,“朕让你住在景园,已经属于金屋藏娇,但朕啥也没错就被世人看成贪恋美色之徒,那朕岂不是亏了,是不是该干些什么?”
“干什么?”袁媛装作不知道。
“自然是干该干的是事情喽。”萧锐打趣道。
袁媛不敢说话了,因为继续讨论的话,她怕自己的内心更加不会平静。
而萧锐或多或少知道袁媛的心思,谁叫自己太英俊、太出色,魅力这种东西,不是萧锐能隐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