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8qg精品都市言情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笔趣-第440章 就當是被蚊子給咬了閲讀-d6rd2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
公孙兰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苏白,半晌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以为你们来我的世界是来办大事的,结果却只是来玩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有点大,以至于让人不能接受。
“你不要紧吧?”
苏白瞅了一眼脸黑的公孙兰,略带关心地语气问道。
这个女人,已经被他选定为打工妹的后备人选了,一旦伪萝莉玩腻了,就把她扔去当打工妹。
目前看来,这个女人的心思很多,当然心思多,能力也很强了。
要是她去当了打工妹,应该能完成不少的任务,而且说不定能刺激到那些都快要退化成咸鱼的打工妹,让她们在竞争之下,不得不开始努力。
一旦她们开始努力了,任务完成的数量就会变多,维度空间又能高速的发展起来!
苏白想到了这里,决定关心一下公孙兰,免得这个被他看好的打工妹受不了刺激:“其实我们不止是来玩的。”
公孙兰回过神来,好奇地问道:“你们还要做什么?”
苏白说道:“主要是我的老板想要体验一下角色扮演的乐趣,所以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
公孙兰不解的问道:“角色扮演?”
苏白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她说道:“没错,就是角色扮演,你应该很熟悉的。”
公孙兰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明白了。”
苏白笑着说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
公孙兰没好气地白了苏白一眼,不满地说道:“你说的角色扮演,不也是在玩么?”
苏白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公孙兰说道:“我承认是有玩的成分。”
公孙兰顿时像是泄气的气球,心情一下子变得不好了起来:“你们来我的世界只是为了玩,这是把我的世界当成什么了?”
苏白提醒道:“你弄错了,这个世界不属于你。”
公孙兰没好气地说道:“这里是我的世界!”
苏白说道:“是你的世界,但不属于你,所以你没有权利对我们的行为指手画脚,何况你现在也算是我们的人了,从立场上来说,你已经背叛了你的世界了。”
公孙兰气恼地说道:“我没有背叛。”
苏白笑着说道:“背叛不背叛的,不是你说了算,而是看你的实际行动。”
公孙兰说道:“我现在什么都没做呀。”
苏白说道:“你是什么都没做,但你已经是我们的人了,未来也会是我们的共犯,所以……你已经背叛了你的世界,从现在开始,对于你们的世界来说,你已经是一个叛徒了。”
“……”
公孙兰无言以对,想要找话反驳,但却不知从何说起。
“好了,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苏白笑着看向公孙兰问道。
虽然已经知道公孙兰的名字了,但却不好直接说出来,毕竟生活要讲究仪式感。
直接说出来,终究是少了点意思。
“你不是有读心术么?”公孙兰没好气地说道:“你应该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我是知道你的名字,但却不是你告诉我的。”苏白说道。
“知道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你还要管是不是我告诉你的做什么?”公孙兰没好气地说道。
“我都告诉了你我的名字,而你却没有告诉我,这不公平。”苏白直言道。
“公平?”公孙兰只觉得好笑:“你都知道了我的名字,而我后来才知道你的名字,这就公平了吗?”
“当然是公平的的了,因为我知道了你的名字,也没有称呼你呀。”苏白说道。
“……”
公孙兰又一次无语了,只觉得跟对方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好了,你快点说吧,早点说完了,我还好看投影呢。”苏白瞅着公孙兰说道。
“投影是什么?”公孙兰好奇地问道。
“只要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告诉你投影是什么,否则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慢慢去猜吧。”苏白说道。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可恶的?”公孙兰问道。
“嗯,确实有人说过。”苏白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说没有的。”公孙兰古怪的看了苏白一眼说道。
“没有那个必要,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不会弄虚作假的。”苏白说道。
“是谁说的?”公孙兰好奇地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苏白淡淡地说道。
“你是怕说出来丢脸吧?”公孙兰没好气地说道。
“我都告诉你有人说过我可恶了,难道还怕丢脸吗?”苏白说道。
“说来也是啊,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谁说你可恶了?”公孙兰继续问道。
“你们女人呀,是不是都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呢?”苏白瞅着公孙兰问道。
“听你这说话的语气,好像对我们女人很有意见呀?”公孙兰说道。
“我可不敢对你们有意见。”苏白说道。
“是因为老板么?”公孙兰问道。
“不是。”苏白说道。
“哦,既然不是因为老板,你为什么不敢有意见?”公孙兰好奇地问道。
“你该不会以为老板就是女的吧?”苏白笑着问道。
“难道不是吗?”公孙兰反问道。
“当然不是了,老板是没有性别的,虽然现在显露在外面的是女性形象,但只要他愿意,现在也可以变成男性的。”苏白说道。
“这……”公孙兰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男男女女什么的,在你们眼里一点都不重要么?
真是可怕呀!
“好了,你该说你的名字了。”苏白说道。
“我叫公孙兰,现在告诉你了,你总该满意了吧?”公孙兰恶狠狠地瞪着苏白说道。
“你好呀,公孙姑娘。”苏白笑着打了声招呼。
“不要这么叫我。”公孙兰不满地说道。
“哎呀,不叫你公孙姑娘,难道你要让我叫你兰儿?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可以直呼名字的地步,我还是叫你公孙姑娘好了。”苏白笑着说道。
“你……你这家伙真是够厚颜无耻的。”公孙兰伸手指着苏白,恶狠狠地抱怨道。
“哎呀,公孙姑娘,你的夸奖,我就收下了啊。”苏白笑着说道。
“厚脸皮的混蛋,我那是骂你的,不是在夸你,你给我正经点!”公孙兰怒气冲冲地说道。
“我已经很正经了。”苏白说道。
“在我看来,你可一点都不正经。”公孙兰毫不顾忌的嫌弃道。
“公孙姑娘,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在我的房间里哦。”苏白说道。
“我当然没有忘了。”公孙兰双手抱胸,给了苏白一个挑衅的眼神:“我是在你的房间里,但你敢做什么吗?”
“有什么不敢的?”苏白笑着说道。
“我赌你不敢。”公孙兰说道。
“公孙姑娘,是谁给你跟我赌的自信?”苏白笑得更开心了。
“你要是敢的话,现在早就开始行动了,不会跟我在这里说废话的。”公孙兰说道。
“呵呵,公孙姑娘,看来你自以为很了解我啊。”苏白笑呵呵地说道。
“我不是了解你,只是相信你不敢在你老板的眼皮子底下干坏事罢了。”公孙兰说道。
“公孙姑娘,你这就弄错了,谁说我不敢在老板眼皮子底下干坏事的?”苏白突然神情严肃地看向公孙兰说道。
“你不敢的。”公孙兰语气里不是那么坚定了。
“公孙姑娘,自信过头了就是自负,而自负往往是会摔跟头的,你现在就要摔跟头了。”苏白说道。
“我坐在床上,还能摔跟头?”公孙兰没好气地说道。
“没事,你现在是坐在床上,待会儿就该躺在地上了。”苏白说道。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威胁我吗?”公孙兰问道。
“你当然可以这样理解了,但就算是我在威胁你,你有办法解决这个威胁吗?”苏白问道。
“我是没有办法,但隔壁就是你老板,我如果大喊大叫说你欺负我,不知道你老板会怎么看你?”公孙兰有恃无恐地说道。
“呃,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呀,我也想知道老板会怎么看我,那么我们就来试试好了。”苏白站了起来。
“你……”公孙兰有种玩火自焚的感觉。
“你什么你呀?”苏白已经走到了公孙兰的面前,低头看在坐在床上的她说道。
“你走开!”公孙兰瞪大了眼睛看向苏白说道。
“公孙姑娘,是你让我过来的,现在又让我走开,你真当我是那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人吗?”苏白笑着说道。
“你要怎么才肯走?”公孙兰往床里面缩了缩。
“公孙姑娘,我说过了,咱们来试试我欺负了你,看看老板有什么反应,现在都没有尝试,又怎么会走呢?”苏白坐在了床上,看向已经靠墙的公孙兰说道。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公孙兰终于感受到了害怕。
她现在也开始后悔了。
刚才的那个自己啊,你做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撩拨这个厚脸皮的家伙?
现在好了,厚脸皮的家伙像是甩不掉的牛皮糖,主动缠了过来……
该怎么办?
要是一个应对不好,她感觉自己就要赔进去了,虽说隔壁就是那家伙的老板,但看她那傻乎乎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能为她做主的样子?
真要是被欺负了,恐怕就要自认倒霉了。
“公孙姑娘,你怎么不说话了呢?”苏白已经上了床,甚至将公孙兰挤到了床头靠墙的位置,她再也没地方跑了。
“你要我说什么?”公孙兰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
“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呀,谈天说地,看星星,聊月亮……你不觉得很美好吗?”苏白笑着说道。
“一点都不美好。”公孙兰说道。
“公孙姑娘,你这是对我有意见啊。”苏白深深地看了公孙兰一眼。
“没错,我是对你有意见。”公孙兰直言不讳地说道。
“公孙姑娘,你这么直接说出来,就不怕我欺负你吗?”苏白问道。
“怕也没用。”公孙兰冷着脸说道。
“确实是没用的。”苏白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公孙姑娘,我要欺负你了,你会不会反抗呢?”
“你真够无耻的!”公孙兰鄙视的看着苏白说道。
“哦,看来你是不会反抗了,这样的话,感觉毫无乐趣可言。”苏白失望的看着公孙兰说道。
乐趣?
真是个心理变态的混蛋!
公孙兰在心里继续鄙视,实际上却抓到了一个办法,要是不反抗的话,让他没了乐趣,不就能保住自己了吗?
“公孙姑娘,你该不会觉得不反抗了,我就会放过你吧?”苏白笑着问道。
“哼,你果然是个卑鄙无耻的厚脸皮的混蛋!”公孙兰冷哼一声,骂了苏白一句,然后做出了非常大胆的举动:“来吧,反正是逃不掉了,我就当是被蚊子给咬了!”
“……”
苏白无语地看着公孙兰,只觉得这姑娘的脑子就是有洞,看起来也傻的可爱。
明明只是吓唬人,为什么她会当成真的?
不过,事已至此,要是什么表示都没有,这姑娘就要鄙视他了,估计会说他不行了,是个银样镴枪头……这怎么能行呢?
“公孙姑娘,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不反抗吗?”苏白表情严肃地看着公孙兰问道。
“你这么磨蹭,还是不是个男人?”公孙兰眼睛紧闭,看不到苏白脸上的表情,故意出言讽刺道。
反正是逃不掉了,反抗也不会成功,而且反抗还会让那个家伙得意,索性什么都不做,就像是一根木头。
“好吧,既然公孙姑娘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就奇怪了。”苏白笑着说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说完这话。
苏白将闭着眼睛的公孙兰抱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通往他维度空间的大门,一步迈了进去。
而在隔壁房间的伪萝莉,也察觉到了这点,但并没有说什么,依旧在自顾自的玩耍。
伪萝莉的快乐,是苏白想象不到的,而苏白的快乐,也是伪萝莉无法想象到的。
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当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苏白打开了维度空间的大门,拉着换了一身衣服的公孙兰走了出来。
“小白,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伪萝莉早早就等在了房间里,看着走出来的苏白和公孙兰问道。
“老板,我带着她回去熟悉了一下环境,毕竟你也不可能带她回你的地方,将来也是我接收她,所以就先让她去熟悉一下环境,免得到时候适应不过来。”
苏白直接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