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1pc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星門-第二百四十七章 這貨是來度假的?相伴-t399g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虽然一身修为已经到了入道巅峰,但金姐在弱水教中的地位并不算很高。
这其实也是妖修在修行界的一个现状。
只不过教门向来规矩宽松,所以一直以来金姐在弱水教过得也算不错,属于虽然没多少人重视,但也没多少约束那种。
她本以为自己回去只要打个招呼,这件事就能轻松过去。
可没想到的是,回去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这件事,就听闻了一个噩耗。
从小把她带大的师父……在她回去之前,就已经坐化!
没有阴谋,也没有冲突,就是到寿了,修为无法突破的情况下,自然坐化。
师父的死,让金姐悲痛不已,在给师父守灵之后,对弱水教也没了归属感的金姐找到一名副教主,向他说明情况,表示自己要离开教门,加入一个新的宗门。
这名副教主跟金姐的师父关系还不错,当下也没犹豫,点头答应了这件事情。
这种事情在教门也十分平常,弟子成长起来,想要出去做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教门通常都会允许,同时也允许出去的弟子将教门的一些低级法传授出去。
而这,也算是教门开枝散叶的一种方式。
可没想到这件事恰巧被弱水教公子冷坤得知,也不知这地位尊崇的修二代脑子抽了什么风,居然在金姐准备离开弱水教的时候找上门来。
直接表态,要收她为宠物!
这对金姐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羞辱。
从辈分上来说,她跟冷坤是同辈。
虽说已经脱离了弱水教,但同门情谊还在,不可能去给冷坤当宠物。
之前答应认凌逸为主,那是因为她没办法抗拒妖女拿出来的修行法,而不是因为凌逸长得帅。
金姐也是一只有个性的鹰,当场拒绝了冷坤这种无礼的要求。
没想到冷坤竟然直接让护道者出手,当场将她镇压。
金姐一身实力虽然不弱,但在冷坤几个护道者的镇压之下,毫无反抗能力。
直接从金雕被压制成一只普通的小鹰,神魂也被封印,终日只能浑浑噩噩,任由冷坤带着她来到修行界大会。
来到这里之后,金姐也鲜少有清醒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如刚才那种状态。
忙于参加修行界大会的冷坤也没时间去“熬鹰”,就暂时把她丢弃在一旁。
直到绝境关结束之后,取得不错成绩的冷坤终于想起自己还有这样一个小玩物,于是美滋滋带她出来放放风,准备找时间彻底让金姐臣服于他。
眼界极高的冷坤对金姐倒是没有别的想法,只想收了这只入道巅峰大妖,将其变成自己的宠物。
在冷坤的想法当中:弱水教培养了你,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妖,结果你却想要跑路,去加入什么宗门?若是开宗立派还能商量一下,但加入宗门?怎么滴,弱水教比不上一个小宗门?
在他看来,这种事根本不能容忍!
更不能放任。
不然到时候教内那些妖族有样学样,翅膀硬了之后全都跑掉,弱水教岂不是亏死了?
身为未来教主的继承人之一,他有责任有义务让这种事情不再发生!
回到住处,听了金姐的讲述之后,凌逸也十分无语。
就跟当年的狐族一样,在修行界好端端的被人赶走。
妖族在修行界想要获得应有的尊重跟地位,实在太难了!
化身人形的金姐看着凌逸,有些悲伤的说道:“如果是个人类修行者,想要离开根本不会遭遇这种事。”
凌逸看着她道:“以后会好的,至少在凌云宗,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金姐看着凌逸:“公子,能不能求你不要跟弱水教那些人一般见识了?冷坤虽然不是好人,但他也没把我怎么样,弱水教毕竟是我的师门……”
凌逸看她一眼:“行,你不觉得委屈就好。”
金姐笑起来:“没什么委屈的,我们都习惯了,现在不是平安回到公子身边了嘛,以后不理会他们就是了。”
秦玖月在一旁看着,心里倒是有点佩服金姐的气量。
之前听说那些关于妖族的传言,多半没什么好话,什么心狠手辣、气量狭窄之类,每每被一些人挂在嘴边。
如今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金姐虽然是妖,但比很多人类要大度得多。
集市上的一场风波,看似不大,却很快引起了十分强烈的反响。
主要还是因为那些古教弟子们的参与,让这件原本的小事,迅速成了最近的热门话题。
这件事本身是非对错,人们已经不太关注了。
事后也从弱水教那边传出事情真相,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弱水教那边多少是有点理亏的。
关键是凌逸这个小宗门的宗主,在这届修行界大会横空出世,表现得愈发强势,让无数人津津乐道。
相比身份地位尊崇的古教弟子降维打击,人们更愿意看见小人物的逆袭。
凌逸毫无疑问是个小人物。
不管传说中他有着怎样神秘莫测的身份,但他来自人间是个散修,在修行界边缘地带建立一个小宗门这些事,都是事实。
八大古教当中,不是没有这么干的年轻弟子。
但有哪个能像凌逸一样,一路过关斩将,在过去的六关豪取六连冠?
没有!
从古至今,一个都没有!
所以目前这段时间,只要跟凌逸能扯上关系的事情,热度都会极高。
最近雷霆、石晓和其它十七个宗门的长老,以及阿星这些人每天都很忙碌。
他们组成了一个“秘书团”,专门帮凌逸处理各种事物。
最多的事情就是处理那些想要加入凌云宗的申请。
这个秘书团也已经扩大了很多倍,一些确定加入凌云宗的人也被召集起来,每天都热火朝天的忙碌着。
很多人都可以预见到,凌云宗那只小麻雀,怕是很快就要变成金凤凰!
随着更多传音玉被投放到市场,这个小东西掀起的风浪也越来越大。
当越来越多的功能被不断更新出来之后,新型传音玉已经成了很多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之一。
所以凌逸接下来这段时间,每天也都在这种忙碌当中度过。
他要赚钱,赚大量的钱,买无数的资源!
等着妖女回来,争取让她一举恢复!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秦历2025年年末,十关赛的第七关,争头彩关……即将开启!
这一关开始之前,传音玉社区中讨论最火的一个帖子,就是凌逸能否继续之前的神奇,从六冠王变成七冠王?
这一次,支持凌逸的人比之前多了很多。
但同样也有很多人并不看好。
并且分析得非常细致。
不看好凌逸的帖子当中热度最高的一篇,是这样说的——
“凌公子的确厉害,非常之优秀!”
“这是前言,必须放在最前面,不然大家以为我是在黑凌公子。”
“无论丹药、炼器、法阵、机关……还是他的道,他的战力,都相当强悍!”
“凌公子的综合实力,当真没得挑。”
“尤其是战力这一块,非常出人预料!”
“从凌公子少数几次出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一点不输给那些古教年轻天骄。”
“具体不做赘述,大家从各种传闻中也都了解。”
“我不看好凌公子争头彩关的主要原因在于,他树敌有点多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前些日子在集市上,凌公子因为索回自己宠物,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
“在那场冲突中,几乎八大古教的弟子全都出现了!”
“这其实足以说明他现在的形势,一点都不乐观。”
“再加上凌公子之前跟鸿蒙古教的廉公子,跟太初古教的车公子,据说跟莲花古教的赵玉翔公子也有一些恩怨……”
“这种情况下,在争头彩这一关,境界并不占优,也没有压倒性战力的凌公子,处境堪忧。”
“其实争头彩这一关,给我的感觉就是给三十岁以下最强战力修士准备的礼物……”
“当然,这人必须得熬过前六关才可以。”
“到了这一关,唯有最强那个,才能独领风骚。”
“但这人,我不认为会是凌公子。”
“即便原本可能是他,但在无数人的阻击之下,能够保证性命无忧就不错了,至于头彩……他争不到!”
“那些骄傲的古教弟子们,不可能容许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动原本属于他们的利益……”
秦玖月坐在凌逸身边,一字一句给凌逸念着这篇帖子的内容,然后看着凌逸道:“好像说的有点道理呢?”
金姐在一旁点点头:“分析的的确挺有道理,如果那些人真的群起而攻之,公子怕是难以应付吧?”
凌逸没做回答,看着秦玖月道:“有个屁的道理,念点支持我的,这种看似有理有据,实则没意义的帖子,念来做什么?给我添堵?”
秦玖月:“……”
她其实是想问问凌逸有没有信心。
之前她并不希望凌逸太过招摇,可现在看来,就算凌逸想低调,也根本低调不起来了。
盯着他的人实在太多了!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就高调到底。
到时候就让那些人既羡慕嫉妒,又无可奈何好了。
她看着社区那些帖子,又找了一篇特别火的,这篇是支持凌逸的。
几乎没有任何分析,通篇一共就几句话。
但却是支持凌逸的帖子当中最火爆的。
因为发帖的人,叫端木晴。
这位已经消失好一阵子的修行界新天后,昨天晚上发了个帖子。
“都在那瞎分析什么?凌公子会因为被一群人集体针对就没机会争夺头彩?都歇歇吧,头彩属于凌公子的!我坐等你们回头发帖承认被打脸!”
嗯,就这么短短几句话,跟无脑吹似的,却在短短时间被顶成了最热帖子。
下面无数人纷纷留言,质疑声音倒是不多,绝大多数都是在问——
“你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端木晴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干嘛的了?”
“还不出来唱歌?”
“老婆我想你了……”
端木晴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人们一开始还不觉得,毕竟还有其他各种演唱会。
可在看见端木晴化身脑残粉,不务正业的跑来发帖子支持凌逸之后,大家才突然想起来,这丫头好像已经“失踪”很长一段时间了!
对此,端木晴没有任何回应。
典型的发完帖子就跑。
车阳泓看见这篇帖子的时候,整个人都差点崩溃。
简直怒不可遏!
他怎么都想不到,端木晴竟然还敢公开发帖支持凌逸。
这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脸!
议事厅里。
车阳泓无法压抑内心火气,低声怒吼:“给我最好的法器!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下一关就是争头彩,而争头彩……那是要打架的!
修士打架,出现伤亡实在正常不过。
接连在凌逸手上吃亏的车阳泓发誓要在这一关干掉凌逸。
而跟他有一样想法的人,其实还有很多。
眨眼间,十关赛的第七关争头彩关,开启了!
第七关的比赛现场,同样是一个小世界。
不一样的是,跟绝境关不同,这一关里面并没有各种莫测的东西随时对选手发起攻击。
这跟八大古教之前的承诺无关。
因为这关,根本不需要外物,也不需要团结合作。
因为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够脱颖而出。
这应该也是十关赛中,计分最奇葩的一关了。
只有第一名是满分,剩下那些,所有活着出来的人,分数都是一样的。
凌逸一进来就发现自己被针对了。
之前曾在集市上跟他有过交集的一些古教弟子,第一时间朝他这里聚集过来。
凌逸只瞥了一眼,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准确的说,是落荒而逃。
跑的飞快!
还不到他真正展露全部战力的时候,毕竟这关结束之后,还有五行关、战关这种真正的战斗关卡。
如果现在就彻底暴露了真正的战力,那么接下来的关卡当中,必然会被人进行针对性的布置。
在如今基本确定十关赛总冠军的情况下,凌逸不想出任何差错。
为了能顺利拿到那颗星辰之心给妖女,他连个人名声都可以扔到一边去。
看着凌逸逃走,外面的观众很多都发出一阵不满的嘘声。
即便这嘘声凌逸听不见,但很多人还是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
他们更希望看见的是凌逸以一敌十,以一敌百……反正就是干就完了!
那种场面才精彩,才更刺激,不是吗?
跑算什么本事?
试图在第一时间将凌逸淘汰的这群人纷纷皱起眉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六冠王居然说跑就跑了?
“该死!”雷火古教的潘树新忍不住低声怒骂一句:“他不会是去找头彩了吧?”
其他人纷纷警醒起来。
头彩关的宝物可不是挂在杆子最高处的大红绣球,那玩意儿是藏起来的!
这一关虽然跟战斗有关,但对智慧的要求同样也很高!
能走到这儿的年轻修士,基本上都是综合实力超强的年轻天骄。
经潘树新这么一提醒,全都回过神来。
于是刚刚组织起来的松散联盟,刹那间就散开了。
凌逸甚至什么都没做,只是转身跑路,就将这个联盟给瓦解了。
他连回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所谓头彩,肯定是一件宝物,这东西有可能藏在任何一个地方。
如果有妖女的话,就会非常简单,一道神念过去,小世界里的一切也就尽收眼底了。
用妖女作弊,对凌逸来说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家里有,干嘛不用?
只是妖女如今可能还在上一个小世界里面,想要夺取头彩,就只能靠自己了。
对此,凌逸只有一个打算:先让别人找去吧,即便最后没能拿到头彩,也没什么大不了。
反正除了头彩获得者,其他人的分数都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那还找个毛?
找到了瞬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于是,在外面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凌逸彻底脱离那些人视线之后,钻入密林。
在密林中钻了一会儿之后,来到一条河边。
这是一条很深的小溪。
溪水清澈见底,有些地方却非常深!
仔细看去,还可以看见一些鱼在里面游来游去。
凌逸顿时乐了,开始从星辰石储物空间往外倒腾东西。
钓椅、遮阳伞、钓箱、便携式户外炉具、锅、碗、各种调料……
正在收看这场比赛的无数观众差点原地爆炸。
悬浮在天空中的巨大环形看台上,发出一阵阵剧烈的声浪。
惊呼声、嘘声、笑声,连成一片。
挂在天空的巨大水镜光幕上,凌逸的一举一动,让无数观众三观崩塌。
这他妈……是在度假吧?
别说外人,就连秦玖月和金姐这种纯粹的自己人都无语了。
尤其当她们把水镜术巨幕上的景象录制成小视频发到凌云宗群里之后,远在凌云宗的那群家人们,也全都无语了。
能把修行界大会十关赛的赛场当成是度假的,凌逸估计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了。
看着他在溪边忙活,搅拌着产自人间的饵料,打开很大很舒适的钓椅……这下所有人终于相信,这位真的是来自人间了。
但问题是——
“他这是要做什么?彻底放弃这场比赛了吗?”
“这算不算是消极比赛?”
“这种不会被惩罚吗?”
“哈哈哈,凌公子当真是每每都有惊人之举,这是要笑死我吗?”
“不知道为啥,看着凌公子在那钓鱼野餐,我突然肚子有点饿了……”
“哎呀……有点馋了!”
“好想跟凌公子一起野餐!”
人们惊讶过后,一个个回过神来都开始跟着调侃起来。
各种朋友圈文章,各种社区帖子一下子多到飞起。
说凌逸一个人承包了这届修行界大会三分之一的新闻,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还在处心积虑各种忙碌的那些参赛选手们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就在他们费尽心思寻找“头彩”宝物的时候,有人已经开始钓鱼了。
天空中,一面面巨大的光幕,分别显示着赛场内不同区域的情况。
目前还没有人相互交手。
因为东西还没找到。
在这种情况下,休闲钓鱼的凌逸那里几乎成了所有观众们共同关注的地方。
巨大看台上,甚至有人现场开盘——
“赌凌公子什么时候能钓上来第一条鱼,半个时辰之内钓上来,一赔一点二,一个时辰之后钓上来,一赔一点五,钓不到……一赔十!”
“我压十个极品灵石!半个时辰钓到鱼!”
“我压一百极品灵石,他钓不到!”
“我……”
“还有我!”
应者如云。
开盘的人美滋滋的开始收钱,然后趁人不备,跑路了。
等凌逸十分钟后钓上第一条鱼,那些压了半个时辰之内把鱼钓上来的人,想找开盘等人兑奖时,开盘那货早就彻底没影了。
无数人气得七窍生烟。
而这,不过是看台上的一个小插曲,更多人还是在关注着,凌逸到底能清闲到几时。
因为已经有人,朝着凌逸这边找来。
不是别人,正是跟凌逸有着不小恩怨的车阳泓!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