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c7j优美言情小說 蓋世 ptt-第八百零四章 朽木不可雕!閲讀-ldbl3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化魂池!”
云游船之上,通天商会和剑宗众人,巍峨宫殿内,诸多天源大陆的来客,还有安梓晴,甚至是那八大古老鬼物,还有白袍幽鬼,此刻纷纷骇然失色。
“叉娑国度”深处,恶鬼汹涌,声声厉啸,如在撕裂着众生魂魄。
本来,煞魔鼎垂落后,外面的观望者,根本无法窥探到“叉娑国度”内中场景。
就好比,他们无法将视线和魂念,穿透黑杖鬼王释放的黑云,去见证三大鬼王的激战般,也瞧不见“叉娑国度”中的细节。
然而,当那座神秘之名,震颤三个大陆的化魂池,在“叉娑国度”中浮现以后,由莫砚和“伽罗魔刀”合力构筑的所谓死亡国度,宛如纸糊般,在刹那间就宣告崩碎。
众人清晰看到,化魂池一现,那片天色顿时恢复晴亮!
那种感觉仿佛是一个被遮蔽起来的世界,在一瞬间,重新震裂蒙蔽的幕布,再次显露出真实面容。
而化魂池,还并非是横跨无垠空间,从陨月禁地抵达至此。
仅仅只是,一座虚幻的形态,一个投影,就碾碎了“叉娑国度”!
所有静观其变者,眼睛和魂魄,都在密切关注着化魂池。
就连白骨和黑杖、千劫的魂战,也被暂时忽略。
实在是,响彻浩漭天地的那座化魂池,有太多太多的神秘色彩。
尤其是,随着神魂宗的临近,关于那片陨月禁地的,众多尘封起来的传说,又渐渐被有心人拿出来提了。
很多传说,又都和那座化魂池相关!
漂浮在虞渊背后头顶十丈的化魂池,倏一闪现,“叉娑国度”就不堪一击地,在虞渊的眼中碎裂。
待到,化魂池池底,墨色魂能产生吸力……
千万只,被莫砚通过“伽罗魔刀”炼化而成的,黑身,朱红长发,绿色眼眸的恶鬼,顿时灰飞烟灭。
只剩下,一个个青绿色,如萤火虫般的光烁。
再然后,则被化魂池无情地吞没。
片刻之后,刚刚还幽暗、阴沉,鬼气森森的一方小天地,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凭空浮现的化魂池,在虞渊身后头顶轻轻旋动,透出一股碾压诸天魔神,封禁万古暴君帝王,抹杀一切智慧生灵的恐怖气势!
别说是区区莫砚,就连和罗睺鬼王战斗的,八位古老的幽鬼,都生出强烈不安。
呼!
莫砚驾驭着“伽罗魔刀”,二话不说地,向魔刀下达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不计一切地,欲要遁离恐绝之地!
所有人都能看出,这位排名魔宫前三的魔种,有多么的不安和狼狈。
突然间,在那座化魂池和魔刀之间,时空涟漪顿生。
一个神异的空间甬道,将恐绝之地和陨月禁地,转瞬间连接。
“嗷!”
逃逸中的莫砚,聆听到了刀魂的凄厉惨叫。
乌黑的,锯齿状的宽阔魔刀,飞逝途中猛地停滞下来。
和刀柄连接着的,一条条的死亡锁链,似被看不见的手拽着。
数秒后,这把曾扬名外域星河,能扭改重力场,能孕育出恶鬼的凶刃,不受控制地,骤然被扯向那个突然凝结的空间甬道。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莫砚!”
浓稠的黑云深处,响起了黑杖鬼王的一声尖叫。
这位,和千劫联手困住白骨的鬼王,似乎知道莫砚面临着死亡,知道一旦莫砚被扯入其中,被带入陨月禁地,就会凶多吉少。
黑杖鬼王的尖啸,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通过那黑杖,传到千里之外莫处。
虞渊神情漠然,看着莫砚和那伽罗魔刀,一并被扯入,凭空浮现的空间甬道。
他眯着眼,感受着亿万里之外,那座悬浮在陨月禁地高空的,真实的化魂池。
他心神澎湃,灵魂都在激荡。
即便相隔无垠空间,在阴脉源头放开封禁,并暗自帮助下,他的阴神和那座坐落在陨月禁地高空的化魂池,都能无阻碍的连接。
池壁,众多交错的剑痕,其中孕育的剑意、剑力,并没有太多衰竭。
可是,通过新凝炼的阴神,还有对斩月大修剑决的参悟,他异常敏锐的感应出,池壁上的剑痕,再难限制化魂池!
化魂池早年被打造出来,池壁没有一点剑痕印记,只有无穷深奥魂阵。
化魂池,是作为“封天化魂阵”的阵眼,是神魂宗禁锢陨月禁地的外域天魔,让那些从底下空间通道进入的天魔,不能脱离陨月禁地,然后被神魂宗的宗门弟子,当做磨砺的猎物,以诸多魂术炼化吞没。
那时的化魂池,凶名,和神奇程度,举世瞩目,旷古烁今!
在神魂宗覆灭,被迫远遁外域星河之后的许多年,陨月禁地化作一个巨大囚笼,封禁关押着,浩漭天地之内的,还有外域的邪魔。
辗转多次,此禁地被剑宗那位,杀力第一的大剑仙,斩天外月亮,令诸多天外陨石坠落其中,化作全新的陨月禁地。
化魂池,也被那位刻印了诸多剑痕,以自身的剑力掌控。
可现在……
裂地而出的化魂池,悬浮在禁地高空,趁着浩漭天地的动/乱,数不尽外域天魔的涌入,和元阳宗为首的大修行厮杀,它已在不知不觉间,聚涌了如海般浩瀚的魂能,这直接导致化魂池,将恢复巅峰!
积蓄足够多的化魂池,反以魂力,压制住了那些剑痕剑力!
更让虞渊为之震撼的是,充盈了磅礴魂能的化魂池,似乎令整个“封天化魂阵”都蜕变了,正从六级的大阵,向七级大阵进阶!
七级大阵,唯有三大上宗,魔宫、妖殿这类最顶尖的宗派才能持有,传言七级的大阵,对元神境大修,对十级的妖神,都有巨大的约束力!
“化魂池,化魂池……”
虞渊心中喃喃低语,眸中绽放出异彩,以阴神感悟。
他觉得很奇怪。
当年在陨月禁地,他是得到斩月大修的一缕剑魂,才契合“封天化魂阵”,才能御动化魂池,掌控那大阵。
那时,池壁的剑痕和剑力,还压制着化魂池,让化魂池为其所用。
但现在,分明已经反过来了。
是化魂池本身,让斩月大修留下的剑痕、剑力,再难有掌控力。
只是身怀剑魂,和那些剑痕剑力契合的他,为何依然得到化魂池的青睐?
甚至,他感觉池壁的剑痕、剑力被压制之后,他和那座化魂池,反而变得更加的亲密!
这种亲密,给他的感觉就是,化魂池欣然雀跃,由衷地期待着他……
“难道,是因为我修炼大阴魂术,还有慧极锻魂术?化魂池最初由神魂宗打造,我修炼的魂术,都是出自神魂宗,是因为这样?”
他百思不得其解。
“我的天!”
突然间,云游船上方的黄老魔,率先变得不淡定了。
虞渊脑海刺痛,眼角,突有鲜血迸射而出。
只见,那个连接陨月禁地的,流光飞逝,绚烂多彩的空间甬道内,悄然多出一只修长的白皙手掌。
那只手,似乎任何指头的活动,掌心的纹络,都契合着大道规则。
也是那只手,轻轻抓着伽罗魔刀,让伽罗魔刀流向陨月禁地的去势,瞬间止住!
空间甬道内,一束束的流光,如闪电射在那只手上。
那只手纹丝不动,空间乱流的撕裂之力,时刻紊乱的异能,根本伤害不到它。
五指稍稍松开,再轻轻攥紧魔刀,一团乌黑幽光骤然凝成。
“朽木不可雕也。”
一声叹息,从那只手的掌心传来。
下一刻,那只手落入空间甬道内,那团乌黑的幽光内。
乌黑乌黑的一团光,收敛为一粒黑米大小,再瞬间消失。
无数的目光,都在这时汇聚在空间甬道内,看着那一点乌黑光烁的消失,除黄老魔刚刚惊叫一声,再没有人,再没有鬼物说一句话。
全场鸦雀无声。
包括虞渊,也出奇地沉默下来,一言不发。
因为,众人在那只手出现时,全部都感觉出,这一方区域的大道规则,因此而受到挑战。
不同的法则奥妙,在同一个区域,会产生了汹涌激烈的碰撞冲击。
所有人都生出,大家正在往下沉落,往某个看不见的扭曲空间下坠的恐怖感。
就连灵魂,在自身的识海小天地,都在下坠。
聚涌在黑云附近的,千万弱小的魂灵鬼物,咻咻地,如雨点般落入大地深处。
战斗中的罗睺鬼王,八个古老鬼物,纷纷从虚空坠落。
轰!
巍峨的那座宫殿,一个陡然下沉,直接从高空落地。
就连那片黑云,云内的三大鬼王,也在瞬间沉落到大地。
唯有天地间,触及天道至理的元神大修,才能造成如此异象!
这是,元神大修的道,和恐绝之地大道相互制衡的怪异磁场。
那只手,现身此方天地后,高空中,似决不允许任何人和物,凌驾它之上!
手的主人是谁,也就显而易见了。
“毕竟是亲儿子啊。”
好半响以后,曹嘉泽深深凝望着空间甬道,那黑点的消失位置,洒然一笑,。
“魔宫,第二号人物,元神境大修竺桢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