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ptt-第961章:殺了他!分享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胸前的三根肋骨直接被江凡给打断。
没有了井上一起联手进攻, king那边更是越打越吃力。
最后他也仅仅只是支撑了40多招,便也败下阵来。
井上捂着身疼的胸口走到king身边,咬牙切齿压低声音问道:“ king,你身上带了那个吗?”
King听到井上的怕以后,微微愣了一下,皱眉说:“那个药还在试验阶段,对人体还有着很大的副作用,你不能吃。”
“再不吃我们就都要死在他手里了!顾不了那么多了!给我吧!”
井上愤恨的说道。
king咬了咬牙,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只药剂,只是这只药剂颜色很怪异,竟然是蓝色的!
那个颜色让人看着就10分的不舒服,显然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井上接过 king手中的药剂,随后毫不犹豫的一饮而下。
他的表情10分痛苦,看得出来这个药剂味道10分难闻。
江凡并没有出手制止,于他而言,不管敌人今天耍什么花招,他都要把这两个畜牲给杀了。
而且他的实力现在正处于一个瓶颈期,正愁找不到机会让自己的实力在更上一层楼,现在有找上门的陪练来陪自己练习,何乐而不为呢?
随着井上吃下药剂,药效在他体内慢慢起作用,他身体上的肌肉成倍速增长着。
整个人的身体看着要比之前强壮了一倍多,而且增强的趋势还在继续。
江凡通过系统监测发现,那个绿了吧唧的东西竟然直接把井上的实力提升了三个等级。
而且井上吃下去的那个东西不仅仅让他的实力提升了,甚至把他的体质都加强了4、5倍。
现在的井上整个人强壮的不像话,实力甚至要比 king还要厉害很多。
江凡微微皱起了眉头,事情似乎对他有些不利啊。
“吼——”
井上如野兽一般发出一声嘶吼,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江凡冲了过去。
速度快到让江凡都有些吃惊,他刚想躲开井上的进攻,井上却像是提前知道了他的动作,竟然迅速的又挥出了一拳,这是出乎江凡意料的。
这一拳他没能避开,沙包大的拳头砸在他的左肩,还好江凡迅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把井上这一拳的大部分力量都给卸掉了。
左肩只是被打脱臼,没有伤到骨头。
要是江凡对自己身体的肌肉不熟悉,没有化解掉大部分的攻击力,他整个肩膀估计都会被井上给打断。
没想到那个药剂竟然有那么强的效果,不但能增强井上的实力,甚至连他的反应力都要比之前更加灵敏。
江凡不敢轻敌,以极快的速度拉开了自己跟井上的距离,然后右手抓着自己左手胳膊用力往上一提,先把左臂恢复好。
然后再想办法对付井上。
看到江凡吃瘪, King脸上露出了无比得瑟和嚣张的笑容。
“井上!给我快点解决他!不要让他有反击的机会!”
king大声的对井上说道。
一是因为他想早点看到江凡痛苦被杀的画面,二是因为那个药剂的效果是有时效的。
最多也就只能维持一刻钟时间,一刻钟过后,使用者的身体就会受到巨大的反噬,轻则身体受创,各项机能严重受损。
重则直接七窍流血而死!
他必须趁着要记效果还在的时候,赶紧把江凡给解决掉。
井上自然也知道这些,他没有给江凡反应的机会,抡着拳头再次朝着江凡冲了过去。
江凡打的十分吃力,刚刚那一拳虽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左手依旧受到了影响,没办法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
两人就这样快速的对打了上百个回合,你一拳我一脚的肉搏着。
哪怕江凡的忍耐力再强,被人连续殴打,身体也会撑不住的时候。
而吃了药的井上就跟不知道疼一般,不管江凡怎么疯狂的攻击他,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天堂 神
哪怕身上被江凡用军用匕首划了十几道深深浅浅的口子,井上都跟没事人一般。
渐渐的江凡开始失去了优势和主导权,连防守都10分的吃力。
“哈哈哈!杀了他!杀了他!”
king在一旁看到江凡挨打,笑得无比的嚣张,一个劲大声的指挥着井上。
江凡听到这笑声就觉得十分的火大他想要冲过去先把 king给解决掉,可却一直被颈上给纠缠着根本找不到机会。
看来想要把这个畜牲杀了,还必须要先把这个井上给解决掉才行。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 鬼徒
江凡眼珠子一转,一边躲避着井上的攻击,一边思索着办法。
三秒钟过后,江凡眼睛瞬间亮起来。
下一秒,他不在一味的躲避,而是一反常态主动的朝着井上冲了过去。
“找死!”
井上此时也有点飘了,他觉得江凡这只是在做强弩之攻,十分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准备给江凡来最后的一击。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江凡竟然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随后双手死死的环住他的腰,一路逼着他后退,撞在了游艇的栏杆上,最后竟然连带着把他也一起带着落入了海中。
突如其来的落水让井上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呛了一大口又咸又腥的海水。
他刚想浮出水面去呼吸,双腿却被人用力给拽住了,随后便有一股大力把他往水里拖。
井上有一丝的慌乱,双脚用力的乱登着,想要摆脱水里面的江凡。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月初姣姣
江凡可不会让他得逞,不管井上怎么挣扎,他的双手都死死的抱住井上的双腿,然后用力的往海里拖。
有系统的帮助,在水里井上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