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第五十三章 宇宙星河,無一不是你分享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一轮耀眼大日横亘在星河,犹如黄金浇铸而成,朝宇宙深处疾驰而去。
不同于星河之海,宇宙深处遍地都是遗迹禁区,仿佛大海矗立的礁石。
盖世天骄随处可见,至高强者亦不稀奇,这里充斥着先天混沌炁,此乃大道源泉,远胜过仙气和星斗之力。
“太初公子……”
“见过太初公子。”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
附近走出几尊道行很是高深的存在,浑身被混沌气所包裹,朝大日里的俊美男子微笑点头。
大日净土上,徐北望笑着点头。
另一端负手屹立的太初景隆,脸色隐约有些难堪,感觉自己被轻视了。
这一路上,他堂堂一个天道胚胎,竟沦为这个蝼蚁的陪衬!
在时光路烙印虚影了不起?最普通不过的黄金族人,拿什么跟天道诞生的麒麟儿相比?
这时,大日缓缓坠落,一男一女两个护道者恭敬施礼,面朝宇宙星海的一处血色祭坛。
祭坛上,一只玲珑娇小的乌鸦在打盹,漆黑的眼瞳半瞌。
纵是高傲如太初景隆,亦是行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徐北望也对着乌鸦躬身,乌鸦周遭隐约有纪元更迭,惊人异象迭起,不知蔓延多少世界。
它可是被亿万星域誉为末日先知!
其对至暗时刻能发出预警!
每当纪元长河快要降临,乌鸦就会提醒仙界做好应对灾难浩劫的准备,挽救了亿万万生灵。
簡短隨興的聯合同人本
表达敬意之后,大日朝深处横越。
乌鸦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深深凝视着净土里的白袍身影,随后又瘫软在祭坛呼呼大睡。
……
鸿蒙紫气穿梭于指间,一处山峦般的遗迹矗立在星海,不详气息喷薄。
山前屹立着一道至高身影,体内虽没有流淌黄金血脉,但气息俨然是日不落的至阳秘法。
看样子是日不落的赘婿。
“难怪这么放心,原来还有一个护道者。”
徐北望心中暗忖,面上却无波无澜。
这样才合理,毕竟是神秘莫测的宇宙遗迹,区区争渡境保驾护航,太初景隆未必敢闯荡。
“禁道环呢?”
太初景隆负着手,一副命令的口吻。
“我也进去。”徐北望平静道。
他决定给这个狗东西最后一次机会。
死无全尸,还是死得安详。
“你修为微弱,暂时不要去了。”太初景隆立马否决。
虽然他对自己的气运很自信,但这只蝼蚁也不弱,伴生纪元树、伴生纪元精血,万一抢走属于他的机缘怎么办?
至于强行闯入,没有遗迹阵纹指引,顷刻间就会被不详气息侵蚀。
“快点。”
美貌妇人催促说道,在鸿长老面前许诺了,谁还敢据为己有不成?
就在此时。
日不落的赘婿至高率先感应到几股气息,他瞬间惊慌失色,颤声道:
“七冠王余孽来了!”
太初景隆等三人面色骤变,感到极为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虽然一路遇上不少人,但他们选择了最特殊的路程,宇宙规则打得破碎,绝不会找到。
“跑啊!”
一声大喊,徐北望面色惨白,一眨眼就横越几十万里星域。
轰隆隆!
脚步声在这片宇宙响起,三尊至高屹立九幽神凰之上,无尽光华席卷宇宙边荒。
无与伦比的至强法身,令百万里星域的混沌气销铄,法天象地,脚步声直接令遥远处大星陨落。
“不!”
太初景隆如遭雷劈,一切力量衰竭,被两个至高的伟岸力量禁锢,毫不反抗之力。
而一男一女两个争渡强者,身躯被灼烧成一个个窟窿,精血凝聚的大日瞬间崩裂成金光。
都是争渡境,可跟至高差距太大了!!
“死!”
苍老的声音响起,太初景隆神魂颤栗,满脸都是恐惧和绝望,两只手隔着一颗颗星辰震拍而落。
像是杀鸡一般,太初景隆不断喷出血来,形与神爆碎,躯体碎成灰烬和无尽星辉。
一尊五寸长的晶莹光雾化作千千万万道异象,震撼天地间,宇宙为之共鸣,似要回归纪元万古中。
“胚胎。”
遥远处躲在遗迹后面的徐北望,感受到这股澎湃壮观的场景,不禁为之惊叹。
一个胚胎,竟能引发宇宙亿万里区域轰鸣,简直难以想象。
“我要!”
“我要啊!”
徐北望急切盼望。
胚胎即将回归纪元,一只皱纹密布的苍天巨手,将它死死攥住。
这是七冠王的一个道君出手,其掌控的无上能量,完全能与宇宙本源力量抗衡。
正当徐北望长松一口气之时,脸上飘来几缕青丝,抬头一看。
紫裙女子静静屹立,二人目光在那一刻交汇,万千流星划过,似融入每一种感情和想念。
“哼!”
第五锦霜积蓄了许久的情绪,在见到狗腿子的第一眼,也只是轻描淡写,很自然的冷哼一声。
“娘娘……”
狗腿子一跃而上,像几十年前那样,死死抱着圆润紧致的大腿不松手。
第五锦霜细细抚摸他一头金发,旋即一脚将他踹进遗迹。
“翅膀硬了,还敢挑衅本宫。”第五锦霜眼尾上挑,眸光似笑非笑。
狗腿子认真打量老大,几十年后再重逢,依然是高贵绝美的玉颊,冷艳地亦如初见那天。
玉足改变了没有?
他眼巴巴看着曳地长裙。
第五锦霜睫毛微颤,压住了眼底的潋滟光华,冷冷道:
“注意分寸!”
熟悉的紫色吊椅坠落在地,第五锦霜躺进里面,玉足交叠在一起。
狗腿子激动难抑,掀开紫色凰羽织就的裙底,仔细凝视着那双令他魂牵梦萦的玉足。
愈加晶莹幽香了,足肌雪白地近乎透明,粉嫩的脚趾蜷曲,嫩得吹弹可破,粉得犹如新鲜的桃花瓣。
见这贱人一直在欣赏,迟迟没有下一步。
“你还在等什么?”
第五锦霜瞳色趋冷,将脚丫子凑到狗腿子的脸上。
徐北望低着头,轻轻亲吻羊脂美玉般的足肌,沁鼻的芳香几乎让他陶醉。
若是能让时光静止多好,就停留在这一刻,吻着玉足直达岁月尽头。
足足半刻钟,第五锦霜玉颊红晕如熟透的樱桃,怎么用秘法都遮掩不住。
“娘娘,卑职好想你。”狗腿子猛然抬头,整个人扑进吊椅里,吻上鲜嫩欲滴的红唇。
丝润的红唇就像雪莲山上的清泉,他忍不住小啜一口。
第五锦霜纤指抚上其面庞,继而捏住其下颔,掌握了节奏以及主动权,将狗腿子压在身下。
“卑……卑职想吃nai。”
趁着空隙,狗腿子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无瑕脸蛋。
“滚!”
第五锦霜眼底的欲望一丝丝褪去,转而又是熟悉的冷漠脸,寒声警告:
“变态,别再对着玩偶做一些……”
话音戛然而止。
她眼神闪了闪。
“娘娘能感应到?”徐北望咬住她的耳垂。
“滚蛋!”第五锦霜一把推开贱人。
变态的傲娇,果然是不会承认的。
“呵呵……”狗腿子若无其事道:
“卑职问鼎榜五百名左右,不知娘娘在哪个旮旯角落呢?”
他等不及就开始炫耀,第一次能超越老大,岂有不骄傲之理。
“行。”第五锦霜整理狗腿子散落的金发,淡淡道:
“本宫安排一个问鼎榜第三万名,去日不落挑战你?”
“别……”狗腿子赶紧求饶。
他的长短,果然还是老大最了解,可谓是非常透彻。
除非拥有七朵彼岸花之上,否则他还是打不过老大。
“时间快到了。”
第五锦霜深邃的碧瞳幽幽泛着波光,言语却非常冰冷:
“两点。”
“第一,禁止接触任何一个女人,否则本宫一定能阉割你。”
“第二,不准对着玩偶做变态的举动……”
话音说一半。
史上 最 牛 皇帝 系統
狗腿子整个脑袋凑近她胸前,贪婪地挤压进去。
第五锦霜想拿手推开,动作一滞,眸光慌乱和恍惚,仿佛在经历几近致命的溺水。
“生死存亡,你们还有这个闲情!”
不知何时,晶莹的棺材出现,身着华丽霓裳的凰如是一动不动盯着,又是好奇又是惊讶。
徐北望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弯着腰,沙哑着嗓音说:
“拜见岳母。”
他红着脸,这种场面非常尴尬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可只能看见一口棺材,看不清岳母的容貌。
第五锦霜慢条斯理地整理裙襟,神情亦恢复了高贵冷漠,平静道:
進入第二學期也不想被小瞧的滑川同學
“贱人,本宫喜欢跟你竞争,别落本宫太远。”
说完取出三件物品丢给他,一张灰色符纸,一盏酒杯,还有一块五方状的手帕,全部散发冥气能量,磅礴且浩瀚,无尽毁灭之力席卷。
狗腿子默默收进储物戒,这下冥旗肯定能凝聚九朵彼岸花。
虽然老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为了这三件冥物,她肯定也付出了想象不到的努力。
“胚胎本宫暂时帮你存着。”第五锦霜轻启红唇,眸底深处有很难察觉的不舍和似念。
“走!”
棺材里传来急促的声音,凰如是极为不安,仿佛下一秒就要葬身在此地。
徐北望赶紧将混元戈和十株传说仙药丢给老大,他化作一道惊虹,横越数十万里星域。
老大从来不会说情话,但她的想念都躲进目光里,藏着深情的吻里。
何况能品尝山峦,狗腿子简直不能再满足了……
他朝反方向奋力疾驰,一步一片星海。
轰隆隆!
整个宇宙黑暗下来,道韵规则混乱,似乎身处另一片空间,万法不侵,隔了永恒看不见的沟壑。
母女俩身影隐没在黑暗里,第五锦霜眼角画出了绝美的弧度,似还在回味刚刚睫毛对睫毛的撩拨。
陡然。
她脚步停住,绝美无瑕的脸颊惊慌失措,第一次出现恐惧绝望的情绪。
“不!”
她冷漠的语调透着剧烈颤抖,整个人陡然撕裂空间,要回到宇宙遗迹。
“怎么了?”凰如是下意识封锁女儿的修为,大惊失色地询问。
第五锦霜碧眸通红,从未有过如此无助的时刻,她双手撑在棺材上,颤声道:
“没有抹除他身上的气息。”
“都怪我,都怪我。”
轰!
犹如晴天霹雳,凰如是骇然惊悸。
道君之上,掌握宇宙规则,能敏锐地感受到遗留的气息。
而他们一直在接吻……
小望体内的生命源泉,有锦霜存在的痕迹,短暂时间是无法消除。
而日不落,绝对有道君之上的存在赶来,届时……
而抹除这种气息,唯有至高以上的修为能做到。
也就是说,是她刚刚心急如焚,竟然忘了给小望善后。
凰如是无比愧疚,为了不再让女儿失控,她立刻抱紧失魂落魄的第五锦霜,朝虚无空间疾驰而去。
宇宙深处,诸天星辰都在剧烈摇动,一轮亿万丈大日横越,灼热气息令宇宙边荒都动荡起来。
“七冠王余孽!”
“杀!!”
狂暴的怒吼汹涌,一大片纪元遗迹崩裂成齑粉,一道道伟岸的金发身影走出,愤怒杀气似能颠覆万古纪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