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六百零七章建安風骨看書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酒井星野得到了答案之后,心里面顿时更不是滋味了,伸手夹起一块核桃酥丢到樱桃小嘴里大口的咀嚼了起来,似乎想要借此发泄心里的郁闷。
想想也是,辛辛苦苦的奔波了好几天没有心想事成,刚刚偷了那么一会懒,事情就得偿所愿了。
任谁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会跟酒井星野她一样感觉到郁闷不已。
慢慢的将已经成了齑粉的核桃酥咽了下去,酒井星野神色幽怨的叹了口气。
“后悔死了,星野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能够在街上与柳君你偶遇,星野又何必辛辛苦苦的不停奔波几天呢!”
柳明志淡笑着摇摇头,提壶给酒井星野见底的茶杯重新倒上了茶水。
“星野呀,这一点你可就想错了,其实你一点都没有白白的浪费功夫。”
酒井星野看到柳明志递来的茶水,急忙伸手接到了手里。
“谢谢柳君,柳君你不用安慰星野了,其实星野也就这一会心里有些郁闷,用不了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星野,本少爷还真的不是在安慰你,我问你,如果你不是一连着几天都没有在皇宫见到我,那么你还会想到来蓬莱酒楼这里住下来吗?”
酒井星野听到柳明志的问题本能的愣了一下,柳眉微蹙的思索了片刻默默地摇了摇头。
“应该不会吧,星野如果不是一直寻找柳君无果,可能也就不会来酒楼这里居住了。”
“这就对了嘛对了,如果星野你不来酒楼居住的话,自然也就不会在出门到街上去给樱织这丫头买我们的大龙的首饰。
你不出来给樱织购买首饰,又怎么能够与我在街上偶然间久别重逢呢?”
酒井星野神色微怔的看了轻然淡笑的柳明志一会儿,回过神来后似有明悟的点了点头。
“星野似乎懂了,原来星野这几天的辛苦并没有白白的浪费。
听柳君你这么一说,星野的心里瞬间就变得好多了,好像也不是多么的郁闷了。”
“呵呵,算是如此吧。
这也就是咱们两个是在白天偶遇的,若是在晚上宵禁之前偶遇了的话,有可能也就换成另一番说辞了。”
“嗯?什么说辞?”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酒井星野轻声呢喃的重复了一下这句话,双手合十的放在膝盖上面静静地思量起了这句话中蕴含的深意。
良久之后,酒井星野的俏脸渐渐的红润了起来,美眸飘忽的看着对面笑吟吟的摇动着折扇的柳大少。
“柳君,你……你……你这个人真的是太坏了。”
柳明志瞄了一眼旁边神色迷茫的花绮樱织,看到了她眼中的迷茫之色柳明志就知道了,以这个小丫头的汉话功底,显然是无法跟她的娘亲一样能够明悟这句话的含义。
知道花绮樱织这丫头的汉话功底有限,柳明志的心里面隐隐的放松了许多,眼神揶揄的看向了对面神色有些不自然的酒井星野。
“嗯?星野此言何意,本少爷怎么坏了?”
“星野……星野……不理你了,咱们十多年没见了,柳君你还是跟当初那个时候一样坏。”
柳大少深谙过犹不及的道理,见到酒井星野小脸蛋上红扑扑的模样,轻轻地合起了手里的镂玉扇。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本少爷担心星野你还在执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事情,所以就开个小玩笑宽慰一下你的心情。
你自己想想,你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很多了?”
酒井星野默默的转动着手里的茶杯,将信将疑的抬眸瞄了一下神色正经的柳大少,心里面乱作了一团。
心神有些紊乱之下,她已经不知道柳大少刚才说的那些话。
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了。
“我,我的心情好像是已经好多了。”
“好多了就行了,咱们不说这些玩笑了话了。
星野你不是说你有急事想要找我吗?现在咱们两个老朋友终于重逢了,不知星野你急着见我所为何事啊?
一连着七天去了皇宫,想来应该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吧。
如今本少爷已经坐在你的面前了,星野你可以跟我说说你急着见我的原因了。”
酒井星野听到柳明志的话语,神色微微一变,看着柳大少的眼神变得有些迟疑不定。
柳明志端起茶杯浅尝了一口茶水,看着酒井星野脸上迟疑不定的神色,双眸中的闪过一抹隐晦的思索之意。
“怎么了?为何不说话呀?难道星野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酒井星野急忙低头喝了一口茶水,欲言又止的看着神色好奇的柳大少,樱唇不停的嚅喏着。
“不是,你这是怎么了?若是想说什么直接说不就成了?”
酒井星野将手里的茶杯放到了桌案上,转身朝着棚户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观察了几眼。
收回了目光,酒井星野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柳大少笑了笑。
“柳君,星野的事情在街上有些不太方便说,咱们可不可以换个地方再说呀?”
柳大少抿着嘴唇思索了片刻,对着酒井星野淡笑着点点头。
“没问题,你想去什么地方了聊?”
酒井星野稍加思索了一下,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蓬莱酒楼。
“柳君,要不咱们去酒楼的客房里说吧,星野的房间只有星野与樱织我们两个人,咱们聊起天来也方便一些。”
柳大少正淡笑着的表情忽然一僵,有些心虚的侧目瞄了一眼旁边的酒楼,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
好家伙,这女人还真是会挑地方啊!
我若是与她一起进了酒楼的客房,到时候被碧竹和灵依她们姐妹两个给看到了该怎么办?
不对呀,本少爷心虚什么呀?
本少爷跟她之间清清白白的,除了故人的关系之外,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关系,不就是去房间里聊聊事情吗?有什么好心虚的?
毕竟房间里又不止只有我们孤男寡女两个人,旁边可还跟着一个十岁上下,已经懂事了的小丫头片子呢。
既然如此,本少爷我有什么好心虚的,简直是莫名其妙。
酒井星野看着柳大少犹豫不决的脸色,还以为他不太愿意去酒楼这种有些人声嘈杂的地方呢。
柳大少正欲开口答应下来,酒井星野却先一步开口了。
“柳君,这间酒楼的生意非常好,里面的客人非常的多,咱们若是去那里面说事情似乎也不是特别的合适。
要不咱们去鸿胪寺怎么样,鸿胪寺的环境很清幽的,这一点柳君应该比星野更加的了解。”
“行啊!星野你说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本少爷都行。”
“柳君,烦劳你稍等一下,星野与樱织买的一些东西还在客房里面放着,我们去拿了东西,把房间退了之后再来找你。”
貓和我的日常
“没问题,请便。”
“多谢柳君,樱织我们去去就回。”
“樱织,跟娘亲来。”
“海翼。”
酒井星野牵着女儿朝着酒楼走去后,柳大少望着她的背影默默眯起了双眸。
“神神秘秘的,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酒井星野母女两人走进了酒楼后,柳明志收回目光起身走出棚户外伸了个懒腰。
“柳松。”
“哎,少爷你有什么事情?”
“记着把少爷我的卦摊收了,少爷我有事要去鸿胪寺一趟。”
“是,小的知道了。”
盏茶功夫左右,酒井星野母女两人手里分别提着两个锦盒走出了酒楼,一左一右的朝着柳大少走了过来。
“柳君,我们拿好东西了,咱们去鸿胪寺吧,你先请。”
“客气,同请。”
柳明志与酒井星野互相随意寒暄了一二,带着花绮樱织这丫头联袂朝着鸿胪寺的方向赶去。
柳松在三人走远之后,脸色古怪的放下了手里的书籍嘿嘿怪笑了几声。
“果然,少爷搞不好是要去当曹……咳咳,咳咳。
此乃建安风骨,武魏遗风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