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夜的命名術 ptt-545、世紀之戰看書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南方军营里。
四月嘀咕道:“我们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这次回到10号城市,一定要吃七天火锅才行。不对,十天。”
周围的乌鸦都传来善意的笑声:“老板他们在南方正面战场,带走了所有的六眼乌鸦,肯定也不比我们轻松。今年的活儿格外多,马上就要过年了,我猜今年的奖金不会少。”
一群超凡者敛尸人站在血腥的战场里,讨论着火锅和年终奖,画面格外的违和。
乌鸦们把超凡者的尸体逐一收容好,然后便不管不顾的准备继续往北进发。。
火塘大长老看到后,便好奇道:“等等,你们要去哪?”
四月回头奇怪道:“当然是继续去收容超凡者了,说不定还能收容到禁忌物呢。”
“嗯?”大长老奇怪的捋了捋胡子:“你们这次的目的地,不是这里吗?隔壁还有野战师,你们不去?”
“那边不用去,”四月叹息道:“那边有人喜欢用超凡者种茶,一般会直接把超凡者的尸体带走。我们暂时还不想与这个人产生正面冲突,所以打算熬死他,再去收容他的茶园!”
“啊?”李恪愣住了:“隔壁野战师是庆氏影子去解决的?”
影子拿超凡者种茶的事情,联邦很少人知道,但李恪身为李氏核心成员,自然听说过。
曾经,李氏还专门派人去找过那片茶园来着,可惜没找到。
可有点奇怪的是,禁忌裁判所竟然说不愿意跟某个人起正面冲突?
要知道,禁忌裁判所可是收容过垂死半神的组织啊。
当年有一位半神寿命将尽,因为坚信被禁忌裁判所收容后就会无法转世轮回,所以打算躲进001号禁忌之地深处。
结果还没来得及躲进去,就被禁忌裁判所找到,然后强行收容了。
那一战禁忌裁判所损失惨重,但结果确实是收容成功了。
禁忌裁判所很少做这种事情,以至于很多人忘记了这群乌鸦所秉持的原则的残酷性:他们偶尔也会收容活人!
可这样一个存在,却不愿意跟庆氏影子为敌,打算先把影子熬死?
这也太奇怪了。
四月想了想解释道:“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他一个人同时掌握着时间与空间,好在世界也是公平的,这样的存在,不会在世间存在太久。我们感受到他身上的枯朽气息,所以现在不用着急。”
火塘大长老撇撇嘴:“原来禁忌裁判所也是会妥协的嘛。”
四月认真纠正道:“这是战略。”
众所周知,禁忌裁判所以前是个从不讲战略的组织。
此时,李云镜问道:“北方才是你们的目的地?”
四月点点头:“这里纯粹属于路过,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根本不用加班……不说了,快来不及了。”
火塘大长老转头看向另一边,叶晚正背着林小笑朝西边走去:“喂,叶晚小子,你们不往北边去吗?”
“不去,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叶晚平静回应道。
“咦?你们老板明显是要在北边开战了,你们不去帮忙,就不怕他死在那里?”火塘大长老幸灾乐祸的说道:“神代财团用两支野战师做诱饵,把能帮他的人全都拖在这里,不就是在惦记李叔同的这条命吗?据我所知,骑士的寿命可都很长,像李叔同这种达到半神的骑士,少说能活个三五百岁,这对神代那群肮脏货来说,可是完美的躯体……包括他徒弟庆尘也一样。”
老蛮头儿继续幸灾乐祸的分析着:“神代用了这么大的阵仗,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小骑士,那肯定是有点说不过去了。所以我猜,他们的计划里,从一开始就有李叔同。”
其实有很多信息都是老蛮头儿不知道的,但他是火塘的大长老,知道一个财团付出相应代价时,一定是有匹配这个代价的图谋。
一个庆尘,不足以让神代损失如此惨重。
但如果是为了夺取两具完美躯壳,并且其中还有一具是半神,那么这个代价就说得过去了!
刚说完,火塘大长老便看见秦以以往北边跑去。
他赶忙拉住少女愤怒道:“小祖宗啊,你干嘛去?”
“去帮忙!”秦以以说道。
大长老快气死了:“我在这激他们俩呢,怎么先把你激住了!”
这真是幸灾乐祸到自己头上了!
大长老继续说道:“你听我的,咱们去北边没有用,真没用啊!我和李云镜都力竭了,去了就是送死!”
说话间,老蛮头儿趁着秦以以分神的一刻,一掌将她打晕,拎着就往南方走去:“都赶紧走吧,神代丢了两个野战师,一定会有真正的主力部队赶过来。叶晚小子,不管你老板能不能活下来,反正火塘的人情是还完了!我劝你们还是北上吧,好歹帮帮忙!”
然而此时叶晚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继续往西方走去:“老板交代我们搞定了野战师就撤退。另外,我们老板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哪怕骑士人丁凋敝,哪怕他已经贵为半神,也天天计划着怎么打群架。”
打群架,似乎就是骑士的本性。
能打群架,就绝不单挑,也是骑士一代代的传统。
很多人都知道,叶晚、林小笑、李东泽,都曾是李叔同收养的孤儿,也是骑士组织麾下的“信差”。
但很少有人知道李叔同到底收养了多少孤儿,也不知道这一代的骑士到底有多少信差。
就像没人知道18号城市的那位黑市老板苏行止,也是骑士信差之一一样。
而且,也没人知道,一个秉持着浪漫主义、满世界行侠仗义的人,会有多少朋友。
……
……
北方雪原之上。
李叔同出现之后,雪原便安静了下来。
那藏在暗处的势力,似乎在衡量与观察,他们在判断是否应该继续出手。
生或死,这是一个必须谨慎的选择。
李叔同站在原地并不着急,他允许敌人慎重思考,毕竟要与他战斗,值得慎重抉择。
这位师父好奇的看向徒弟:“我刚刚看你吹了一口骑士真气……你是如何做到的?”
庆尘愣了一下:“师父,您是早就来了啊,然后就看我被那白虎挠一下?”
李叔同笑眯眯的说道:“骑士身上若没有伤,那还叫骑士吗,我这个做师父的,也得检视一下徒弟的进境。你成长的比我想象中还快,当年我完成四个生死关,可是用了足足两年时间,平均每个生死关挑战前,都要训练半年之久,才能勉强达到挑战的资格。”
李叔同把话题扯了回来:“先说说你那一口骑士真气是怎么回事。”
庆尘明白了,师父羡慕了……
是了,李叔同很确定庆尘刚刚使的是骑士手段,可是,他作为骑士这一代领袖,为何就没有领悟到如此强横的大范围杀伤技能?
大范围杀伤能力,可是每一位骑士的梦想啊!
庆尘想了想,认真且小声的解释道:“师父,我的骑士真气在气化之后,积累的太多了,所以如今已经贯通全身,成了液态。液态之后,便自然而然有了这个能力。”
“气态之后还有液态?!”李叔同挑挑眉头,还能有这种好事?!
他知道自己徒弟特殊,但也没想到竟特殊到这种程度,又是觉醒,又是将骑士真气液化……
庆尘思索了一下,将线索捋了出来:“秦笙先祖当初去掳了西南雪山里的佛爷,然后抢走了对方的准提法……”
夫君如此妖娆
李叔同打断庆尘,并纠正:“是他自愿送给了骑士。”
庆尘停顿了一下,他心说自家师父原来是知晓那段历史的啊:“嗯嗯是自愿的。那准提法总共有四节,前三节因为对骑士无用,所以被舍弃了。但我后来在秋叶别院里发现,成为骑士之后修习准提法,是可以在没有挑战生死关的情况下,继续增加骑士真气的。”
骑士真气的修行方法一直以来都很简单:B级之后,完成生死关,然后涨一截。
“不对,”李叔同摇摇头:“先辈们记录过这件事情,骑士修行准提法,得到的是准提真气,不是骑士真气。”
骑士挑战生死关的前提,就是必须使用逆呼吸术让自己回到普通人的状态。
可如果身体里有准提真气,那么即使开启逆呼吸术,骑士也依然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的话,完成生死关也没用。
只有到了半神之后,骑士真气遍布全身,才会强行将准提真气吸纳成骑士真气。可那时候骑士真气都已经遍布全身了,再修行准提法就会伴随着经脉的疼痛。
所以,骑士舍弃了前三节呼吸术。
而现在,李叔同心动了,他想扛着经脉疼痛试一试,看骑士真气多到某种程度,是否会转为液态。
如果可以,那么骑士的半神级将增加一个新的手段。
另一边庆尘则在想,自己这B级的云气便已经十分恐怖了,那由半神级的师父使出来,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李叔同笑道:“没想到,开打之前竟还有新的收获。”
这师徒二人在战场之中,竟然还聊上了。
下一刻,李叔同抬头看向前方,那里正有一头四米多高的牛头人,提着一柄巨大的九环刀,缓缓走来。
每走一步,地面便颤抖一下。
李叔同笑着说道:“牛头罗刹。”
牛头罗刹呼吸间,鼻息在寒冷的空气中结成雾气,像是一台蒸汽机。
左边,一只矮矮的、浑身长满黑色绒毛的侏儒,正一蹦一跳走来。
“兵主部。”
右边,是一个背着硕大酒葫芦的年轻人,一头赤发,光脚踩于冰雪之上。
“酒吞童子。”
身后,一个身材高大、红脸和大长鼻子,穿着僧服、高齿木屐,手持羽扇和宝槌的奇怪怪物,正紧紧盯着李叔同。
“大天狗。”
李叔同笑道:“都是老乌龟的式神,看来老乌龟做出决定了。徒弟,你跟这群阴阳师打过交道了对吧。”
“嗯,”庆尘点点头。
“给你科普一个小常识,阴阳师式神里,有许多式神与我们的神兽同名,例如姑获鸟,例如烛九阴,不过那都是他们抄过去的。当然,他们喜欢管式神叫什么,我们管不了,但师父教你一个区分的方法,我们的是神,他们的是鬼。”
庆尘笑道:“这个区分方法倒是简单。”
……
……
刹那间,庆尘身旁的李叔同消失了。
犹如155口径火炮突然开炮了一样,巨大的后座力轰起了后方的积雪与烟尘,庆尘迫不得已用胳膊挡住眼睛,雪与风将他衣服与头发吹的向后飞起。
待他放下胳膊时,赫然看到李叔同已经出现在酒吞童子面前。
一拳挥出。
挥拳之际,风雪翻涌。
那赤发童子双手交叉于前想要格挡这一拳,可它还没来得及将手臂交叉起来,这一拳便已经从它双臂缝隙穿过。
轰鸣!
颤动!
酒吞童子像是脸上挨了一枚榴弹炮似的,翻滚着飞出数十米。
一道恐怖的气浪将酒吞童子身后积雪轰出了一片放射状的痕迹。
庆尘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全力一击,整个人都懵了。
这式神可和他之前打的不一样,他打的要么是B级、要么是A级,而这可是实打实的S级式神。
却依然在李叔同面前,连格挡的能力都没有!
他以为师父火力全开的时候,可能会像龟仙人那样成为人间武道巅峰,这也就差不多了。
庆尘哪想到,师父火力全开的时候竟然是超级赛亚人、一拳超人模式!
还没结束。
却见兵主部爆喝一声,天空中骤然出现数百支钢铁长戟,以矩阵模式顿时覆盖了李叔同所在的数百米范围。
数百支长戟落下,仿佛要将地面轰的塌陷下去,将地心都轰穿!这便是S级式神之威!
而李叔同不躲不闪,他从空中托住几片雪花飚射至天空,将射向自己身周的长戟纷纷击碎。
他就站在这如暴雨倾泻的长戟矩阵中,毫发无伤。
就像是兵主部在攻击时,故意避开了李叔同一般。
刹那间,李叔同从半空中,硬生生徒手接住了一支长戟,奋力掷向兵主部!
嗡的一声,那长戟仿佛与空间共振起来,长戟激射时,它所带动的空气将下方积雪排开,就像快艇破开海面波浪似的。
那侏儒兵主部被自己的长戟轰中脑袋,倒飞出去!
大天狗与牛头罗刹动了,它们直奔庆尘。
庆尘只感觉自己浑身汗毛倒立,S级式神出手的顷刻,他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避无可避的念头!
没法避!
会死!
“滚。”
李叔同随口说道。
这仅仅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庆尘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李叔同便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
那原本提着鼓槌要杀向庆尘的大天狗、提着九环刀砍向庆尘的牛头罗刹,见李叔同已经回到庆尘身边,当即惊骇往后退去,大天狗连脚上的高齿木屐都踩碎了!
某一刻庆尘忽然有一种感觉,这S级之中其实还有细分的境界,比如S级、SS级、SSS级都是S级……
而SSS和S,是有很大不同的……
先前他还在想,师父面对神代老乌龟的十二S级式神该怎么办,现在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
如果不是李叔同还要在战场中保护他,怕是这剩余的大天狗与牛头罗刹也已经遭了重创。
这时庆尘才想起刚刚师父说的:看见了吗,这就是骑士!
李叔同站在庆尘旁边,红色的火焰纹路在他脸颊上蔓延着,气息匀称,根本没有力竭的迹象。
这也就是说,刚刚的战斗也不过是热身的程度……
“师父,这S级式神怎么不会死?”庆尘皱眉问道。
他们面前,那侏儒兵主部明明脑门上都插着长戟了,竟然还缓缓挣扎着站起身来。
这样一来,战斗岂不是无穷无尽了,必须找到它们背后的阴阳师才行?
李叔同思索着:“十二个式神才放出来四个,老乌龟打的什么算盘?”
庆尘在一旁问道:“师父,我在这是不是拖你后腿了。”
如果不是他,李叔同完全可以奔袭着去寻找老乌龟本体所在,毕竟杀阴阳师,就得先杀本体。
可李叔同得保护庆尘,他不可能带着庆尘一起奔袭。
这就导致,李叔同只能在这里一直守护下去。
李叔同笑道:“没什么拖不拖后腿的,你站在这里看着就好了。”
说话间,庆尘忽然看向远方,那里安安静静的站着一个陌生男人,赤手空拳,却格外醒目。
一眼看过去,此人明明在视野里很渺小,却无法令人忽视。
天生的焦点,世界的中心。
庆尘在李叔同身上也有过相同的感觉,就像他在18号监狱里,一眼便注意到了李叔同的与众不同。
那是半神在超脱凡俗后,与世界渐渐融为一体的和谐感,他们呼吸天地,俯瞰众生!
“师父,这是神代家的老乌龟吗?”庆尘问道。
李叔同笑着说道:“不,这是鹿岛家主的弟弟,李秉熙。看样子老乌龟和影子交易未果之后,找到了鹿岛家,想必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庆尘,不是你拖我后腿,或许他们一开始是冲你来的,但当神代云合想办法将你是骑士继承者的消息传递出去后,这个局就变成为我准备的了。”
“神代云合没有死吗?”庆尘皱眉。
“没有,你断了他一条手臂,前些时日刚在22号城市装上了机械义肢。庆氏的那位老家伙饶了他一命,可能是想留着继续磨砺你,”李叔同笑道:“要说狠辣,还是这位更狠辣一些,一定要小心他,他没有感情。”
庆尘愣了一下,这所谓的庆氏“老家伙”,恐怕就是庆氏家主吧?
在此之前,影子都没跟他提起过有关于这位老人的事情,如今李叔同为他揭开了一点点秘密的序幕。
这时,远方的李秉熙缓缓走来,一位鹿岛半神,一位神代半神,一位骑士半神,全都汇聚于此。
庆尘猜想,这种战斗或许一个世纪也只会出现一次。
……
今天就一章了,还有一章放在明天补,把第三卷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