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海蘭薩領主 海逸小豬-864.重返因弗卡吉爾展示

海蘭薩領主
小說推薦海蘭薩領主海兰萨领主
旅馆墙壁间长满了血色荆棘的大门重新打开,阴风怒号下,无数白骨手臂从大门的后面伸进来。
福纳克伯爵抢先一步迈入大门,他身上仿佛拥有着一层淡淡的光环,走进大门之后,那些白骨手臂迅速缩了回去。
福纳克伯爵站在血色大门口,眼中幽灵之火有些留恋地向后望了一眼,随后又朝着苏尔达克挥了挥手,对他说了声:“谢谢你还记得请我喝下午茶……”
说完,便返回那个阴冷的世界里。
随后旅馆墙壁上的血色荆棘迅速枯萎,就连墙壁上那些淡淡的血斑也一点点消失。
直到最后,墙壁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
房间里最后一丝阴森也都化为虚无,苏尔达克在走到窗边,将厚厚的窗帘重新拉开,推开窗子,深深地呼吸着外面新鲜空气。
七月初的基兰镇早已经是遍地野花,从旅馆二楼的窗子可以看到小镇外面绿油油的草地上,长满了一朵朵白色的野韭花。
苏尔达克隔着窗子喊萨弥拉和尼卡,让她们收拾行李。
苏尔达克知道了乔尔.辛吉的下落之后,就不打算在多丹镇停留,趁着天色还早,还可以多赶一段路。
萨弥拉和尼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她们刚刚应该都洗了个澡。
“这么快就有线索了吗?”萨弥**上魔法篷车前,对苏尔达克问道。
苏尔达克翻身骑上古博来马,一手拉着战马的缰绳,扭着身体说道:“嗯,乔尔.辛吉死在了因弗卡吉尔魔兽森林矿脉石缝里,我们得去哪里找找,争取将他的尸体挖出来……”
萨弥拉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不是那种好奇心特别旺盛的人,见苏尔达克没有继续往下说,便也就没有多问。
跟在萨弥拉身后的尼卡,提着裙角轻快地登上魔法篷车,坐在车厢里,她有些留恋地望着窗外美丽景色,又要离开这片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尼卡此刻的心境却是与前两次截然不同。
第一次跟随苏尔达克离开基兰镇的时候,她还是一名刚刚逃过了罪责的土著女孩,那时候女孩的心里面充满了未来生活的忐忑,以及对基兰镇浓浓的不舍,随着军队离开。
第二次随着是回到基兰镇看望妈姆,离开的时候,只是一直再想威尔克斯城到底是什么样的。
现在,尼卡只希望能够尽快回到多丹镇,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在那里,就好像心底深处有着某种东西在不停地呼唤她。
每次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耳边总会响起那种呢喃低语,那声音非常轻柔。
她坐在车厢里,将脸贴在冰凉的窗玻璃上,扬起尖尖的下巴,闭起眼睛,迎着草原上的微风……
……
苏尔达克仅仅用了五天时间,便从威尔克斯城骑马赶回了多丹镇。
如今多丹镇上已经成为北部边境小镇中最繁华的一座,远远就能看到河畔北岸一排精美的木屋,这些木屋后面原本是原住民棚户区,但是现在已经集体拆迁,沿街修建的联排小楼,正由东向西有序的建造着。
醉 仙
原本镇里那些每天只知道晒太阳的懒散原住民们,现在都统统被组织起来,加入了昂山的建筑队。
苏尔达克骑着马穿过小镇街口,就看到一支冒险团在旅馆门口,正往魔法篷车上装着一些行礼,多丹镇的治安官就跟在一旁,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们。
苏尔达克停下马,对着那位治安官招了招手。
腰间挂着长剑,身穿金属轻铠的治安官连忙跑到苏尔达克的面前,微微躬身对苏尔达克小心翼翼地问:
“镇长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苏尔达克指着那支冒险团成员问道:
“他们犯了什么错?”
治安官脸上露出一丝讨好的假笑,回答道:
“哦,我们接到军部传来的命令,正在将所有魔法师都驱逐出白林位面北部区……”
苏尔达克知道这是切斯特大剑士下达的命令,没想到多丹镇的执行力这么强,居然已经开始做了。
他微微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拍了拍治安官的肩膀,骑着马往军营驻地走去。
路过镇政厅的时候,也没进去看一眼。
与镇上的一片混乱不同,军营里则是显得非常有秩序,骑兵训练场和箭靶场都有士兵在反复练习,苏尔达克离开的这段期间,食人魔兄弟一直留守在军营驻地,而安德鲁则带领骑兵营进入到因弗卡吉尔森林里,就在铜矿区那边清理不断返回森林的魔兽。
苏尔达克从红龙伊瑟尔那里弄来的一些龙粪,经过晒干并研磨成粉末。
安德鲁这段时间,就是在矿脉最外围沿线,将龙粪洒在一些大树下面。
对于因弗卡吉尔森林里的魔兽来说,这些干燥的龙粪便就是界碑,很少有魔兽不害怕龙族。
“苏尔达克,你回来了!”古力特姆站在军营里面,扯着嗓子喊道:“这次威尔克斯城之行怎么样?”
“看来应该不算顺利,你看尼卡……”另一位食人魔法师脑花儿眨了眨眼睛,声音宏亮地大喊道:“不是说好了去给尼卡申请魔法身份的吗?这次回来,我们的小尼卡却不是一名魔法学徒,看起来情况不是想象的那样……”
尼卡这时候正从魔法篷车上走下来。
萨弥拉已经提前下车,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弓手营,作为弓手营的大队长,萨弥拉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务也非常多。
“古力特姆,那天晚上在矿区营地里冒出来的那位魔法师,居然提前占据了整片因弗卡吉尔森林。”苏尔达克走到食人魔的面前,对食人魔兄弟说道。
“你居然真的猜对了!”古力特姆对好兄弟脑花说道,随后转头又问:“苏尔达克,那我们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那片领土拱手让人吗?”
苏尔达克走进小楼,一边说道:
“当然不是,我这次准备却去因弗卡吉尔森林里面,去寻找克里斯托弗魔法师的罪证。”
古力特姆瞪着铃铛一样大的眼睛,对苏尔达克大声嚷道:“这次让萨弥拉留在多丹镇,让我跟你一去去吧!”
……
卢瑟军团从驻防地区驱逐魔法师,就连驻军营地里的贾斯汀也是一脸懵逼。
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反正是被限期离开白林位面北部区,于是就等着苏尔达克从威尔克斯回来,好给他一个说法。
他本来还想借着军营驻地能搞到魔法药草的便利条件,好好学习一下魔法药剂学,现在计划泡汤。
听说苏尔达克从威尔克斯城回来了,贾斯汀就过来找苏尔达克。
苏尔达克正在驻军营地里召集雷霆犀弓手营,这次前往因弗卡吉尔森林,他准备带上十头雷霆犀。
等苏尔达克说出了自己和魔法工会的矛盾,才促使卢瑟军团驱逐魔法师离开北部区。
贾斯汀单手按住额头,叫苦道:“还真是麻烦啊……”
苏尔达克说:“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因弗卡吉尔森林。”
贾斯汀也不想这么离开多丹镇,立刻答应道:“这样也好!”
于是,这位魔法药剂师就跟随驻军前往了因弗卡吉尔森林。
……
苏尔达克带着一队雷霆犀进入因弗卡吉尔森林后,直接赶奔铜矿矿脉的临时营地这边,恰好安德鲁带着骑兵营在这边驱赶一只水晶狮,这边的南部矿区已经建起了几座营地,一群土著正在这边伐树并清理建立矿场的场地。
其实这次苏尔达克去威尔克斯,本来还打算向商人玛拉科姆订购一批开矿所用到的设备,铁轨和矿车、铁镐这类专用工具,但可惜这片领地没有申请到,一切计划暂时搁浅。
安德鲁这边已经按照原本的计划,开始清理矿场土地了。
羅夏
最近这一带林区来了一支二级魔兽水晶狮,一直在这附近徘徊不去,前几天还咬伤了两名当地土著。
安德鲁带着骑兵营在这边山地,战马在复杂的地形无法提速,几次猎杀行动都没能成功。
营地前面,安德鲁看到苏尔达克,听苏尔达克说起威尔克斯城闹出来的那些事,安德鲁也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随后苏尔达克又说起了乔尔.辛吉的事情,安德鲁才说:“中段区域我们这几天也走过几次,还真没有发现哪处存在裂缝,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找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