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九星霸體訣 txt-第四千六百五十八章 落天夜的弟子鑒賞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九星霸体诀
“轰隆隆”
就在龙尘拍碎雷霆之剑的一瞬间,整个天地一阵颤动,然后龙尘身上就浮现出了一个雷霆光团。
“杀千刀的卑鄙玩意,你已经被天劫锁定,这回我看你怎么跑!”
余子豪看着龙尘周身被裹上了雷霆光团,他眼神里全是残忍之色,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龙尘被他折磨致死的画面。
“大梵天的弟子,怎么这么小气呢,连个玩笑都开不起,不就是拿了你点东西么,弄得好像我杀了你亲爹,偷了你媳妇一样。”龙尘一脸鄙夷地道。
屠鴿者 小說
“你……”
余子豪大怒,龙尘把他坑得这么惨,竟然还说他小气,他肺都要气炸了,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
因为这种丢人的事情,根本不能拿出来说,因为说出来,也不会有人同情他,只会更加丢人。
“子豪,一个将死之人,又何必动怒?回头,我将他炼成人丹,送给你。”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龙尘循声望去,在一处光团之中,一个身影晃动,似乎是见龙尘看向了他,故意让光团变得清晰,让龙尘能看清他的脸。
那是一个面容冷漠的红发男子,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龙尘,居高临下的模样,仿佛是天神在看着一只蝼蚁。
“你又是哪个坑里的王八?以为染一头红发,就能装成红毛乌龟啦?……咦……哦……我看出来了,他是大梵天的弟子,你却肯出来帮狗吃屎。
大梵天与落天夜狼狈为奸,那也就是说,你是落天夜的弟子了?”龙尘本想损这个家伙几句,忽然猜到了他的身份。
“放屁,你这个满嘴污言秽语,亵渎神明的家伙,我现在就将你炼成人丹。”那红发男子,一下子被龙尘气得暴跳如雷,红发气得根根倒竖。
龙尘猜的没错,此人正是落天夜的弟子,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愤怒。
禍事之端
“庚剑兄,稍安勿躁,反正他已经被天劫锁定,现在杀了他,太便宜他了,我们要让他受尽折磨而死。”这回轮到余子豪来安慰他了。
“更贱兄?这名起得真好,没有最贱,只有更贱,老一辈的狼狈为奸,小一辈的贱贱更健康。”龙尘拍手赞道。
那落天夜的弟子,气得浑身发抖,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双手结印,周身雷霆之力轰鸣,将自己包裹,不再理会龙尘。
而余子豪也是如此,他对龙尘冷笑了一声,干脆关闭了六识,他知道打嘴仗,自己不是龙尘的对手,默默地等待天劫的降临。
此时,龙尘周身的雷霆光团开始越来越浓郁,显然,他也被成功拉入了渡劫“战队”。
龙尘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想用天劫害他,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滑稽的想法,没关系,只要到时候你们别哭就行。
“龙尘,这回我看你怎么逃。”余子豪和落天夜的弟子闭嘴了,另外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龙尘头也不回,懒洋洋地道:“这话说的,貌似上次逃的是你吧?如果不是有祖鳞保护,我早就把你冥龙天照,打成冥龙一坨了。”
原来冥龙天照也在这里,只不过,之前有余子豪针对龙尘,他就没出手,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开口。
不过他这一开口,让外面围观者们都惊了,他们并不知道龙尘是谁,但是他们知道,敢在这里渡劫的人,一定都是最恐怖的怪物级强者。
我的戀人是袋鼠!!
他们这些围观者,同时也是护法者,他们族内的最强怪物,也已在这里渡劫,他们早早就布置好了大阵,为他们的领袖护法。
因为即使是最强怪物,面对最强天劫,也有陨落的危险,就算没有陨落,渡劫过后,也必然元气大伤,这个时候,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必须有人护法。
这些护卫者们众多,一人渡劫,一族的强者,全部来守护,他们少则数百万,多则数千万。
而且能来这里护法的,都是族内精英中的精英,强者中的强者,可见,他们对这次渡劫是多么地重视。
这些护法们随着这些怪物们的到来,这些怪物们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只有一些敌对势力的护卫者们,有时候会彼此嘲讽,却没有肢体上的冲突。
可是随着龙尘到来,就被人针对,从对话中,他们听得出,之前的余子豪,在龙尘手中吃过大亏。
而冥龙天照一开口,显然也被龙尘给暴打过,两位超级怪物,都跟这个龙尘有过节,显然这个龙尘,绝对不是一般人物啊。
之前,那个给龙尘挖坑的人,开始变得心中忐忑了,他虽然知道龙尘,但也只是听过他的名头,见过他的画像,却并不真正的了解龙尘。
毒醫狂後
他忽然有些害怕了,他的心思,不可能瞒过龙尘,他害怕龙尘报复,给他们家族引来灭顶之灾。
“一次的输赢得失,并不代表什么,知耻而后勇,才是真正的勇士,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冥龙天照冷冷地道。
“一次输赢不重要,那两次呢?”龙尘反问道。
“你……”
这一次,冥龙天照顿时怒气上涌,所谓杀人诛心,他确确实实两次败在龙尘手里,而且都是惨败,龙尘的话,直击要害。
“什么勇不勇的不用找,输多了,你慢慢也就习惯了。不过,有句话叫做,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我掐指一算,你今天在劫难逃。”龙尘装模作样,做了一个捏手指的动作道。
“没错,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我就看看,到底是谁在劫难逃。”冥龙天照冷笑,似乎对自己信心十足。
“我的信条是,只有一,没有二,你算计我一次,第二次遇见你,就是你的死期!”就在这时,一个森冷的声音传来,宛若地狱使者的呢喃,令人头皮发麻。
那声音从一个巨大的光团里传来,那光团之中,有一人、一车、一马,他一出声,围观者们无不大惊:
“这位也有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