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 愛下-第1044章故而,只有你。(第二更)熱推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这一刻,韩非很是冷静,也很是理智。
在场所有人都是韩国的高层,他希望不管是韩王,还是其他人都能够意识到大秦武安君的恐怖,而不是轻视对方。
现在的韩国,已经没有一丝可以犯错的可能了。
本身已经万劫不复了,一旦在犯错,就连是大罗金仙都拯救不了韩国国运的衰败。
“王上,派遣使者与大秦储君一谈吧!”最后,张平苦笑连连,朝着韩王安,道:“这蟒雀军奇兵天降,我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争取一段时间,让新郑的防守逐渐严谨。”
“要不然,以现在的新郑兵力,大秦储君一旦攻城,我们根本守不了多久。”
“好!”
韩王安目光从韩非等人脸上掠过,最后停在了张平的脸上:“此事就有张相去负责,韩相等人也不适合前往。”
“诺。”
点头答应一声,张平也是深以为然,韩非与嬴高之间,有必杀之仇,韩熙也是抱病在身,现在他只能去了。
嬴高是大秦储君,就算是选择使者,也需要一个身份地位不差的人前往。
整个韩国,除了张平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总不能,让韩国之主亲自前往吧。
而且,一旦韩王亲至,韩国才更为危险。
…….
幕府之中。
嬴高正在喝茶,他刚刚用过饭菜,此刻天色已经大明,但是嬴高没有打算走出幕府,也没有想要进攻的意思。
仿佛陈兵新郑城前,只是为了炫耀。
“储君,韩国朝廷派遣使者到了,是张良的父亲,韩国丞相张平,是否要见一面?”中军司马走进来,朝着嬴高一拱手,道。
“闲着无事,就见见吧!”嬴高朝着中军司马一挥手,道:“将他请进来。”
“对于韩国朝廷的态度,孤也是很好奇!”
“诺。”
“外臣张平,见过大秦储君——!”当张平走进幕府,很是从容的朝着嬴高行了一礼,态度极为的谦卑。
“张相不必多礼,你我都是熟知!”嬴高轻笑,然后朝着铁鹰示意,道:“给张相奉茶!”
“诺。”
等茶上了,嬴高方才朝着张平,道:“不知张相出城入孤大营所为何事?”
闻言,张平眼中精光一闪,连忙朝着嬴高,道:“禀储君,此番外臣前来便是为了储君陈兵我新郑城外一事。”
修神 风起闲云
“不知储君有何条件,才能休兵戈?”
听到张平的话,嬴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话,然后端起茶盅喝了一口,这一刻,幕府之中气氛为之死寂。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嬴高的脸上,仔细的注视着嬴高脸色的变化,哪怕是细微的变化也不放过。
半响之后,嬴高将手中的茶盅放下,然后紧盯着张平,一字一顿,道:“张相,你我也算是熟知,就实话相告了。”
魔女的床的使用方法
“此番我大秦志在兼并天下,消弭这天下间的战乱,还中原大地一片朗朗晴空!”
“张相,自平王东迁之后,我中原大地便开始了春秋战国的乱世,在这大争之世,每一年都有战争,每一年都要死亡。”
“想要结束这种局面,就只有兼并天下,让中原大地之上只有一个国家,从此,我中原将再无战乱之患。”
“而放眼中原诸国,统一天下之国,舍我其谁!”
说到这里,嬴高话锋一转,朝着张平,道:“孤率领大军到了新郑,之所以没有立即进攻,并非是孤不能攻破新郑。”
“而是告诉尔等,我大秦不愿意发生太多的兵戈之乱,只要尔等投降,便可以为中原大地免去一大浩劫。”
拜見 大 魔王
在嬴高的目光下,张平有些紧张,他盯着嬴高的眸子,只是那双眸子深邃犹如寒潭,深不见底,他只见到冷意。
“储君,若是我韩国投降,韩王可否无恙?”在嬴高迫人的目光下,张平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随及反应过来,老脸一下子红了。
他泄气了。
“若是韩国投降,韩国其余贵族以及臣子,都会得到妥善安置,但是韩国王族一个不留,韩国宗庙社稷彻底废除。”
嬴高直视着张平,很坦然,道:“张相是一个聪明人,韩王一脉的存在,不利于大秦将来统御天下。”
“储君,这样做可曾想过天下人的反应?”张平皱着眉头,在他看来,嬴高此举太过于不人道,也太过于丧心病狂了。
春秋战国数百年,诸国王室在各国民众心中的影响力早已经根深蒂固,一旦大肆杀戮,必然会造成动荡。
愉快的山中風神錄
“孤可是人屠,活在阳间的人屠!”
这一刻,嬴高冷笑,道:“孤在西域连屠城都干过,更何况是灭绝一国王族,只要是为了天下,为了这百姓,孤就算是罪孽加身又如何!”
“就让诸般罪孽尽加孤身,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让中原百姓从此之后,远离战火。”
这一刻,嬴高的朗朗之声,慷慨之言,让整个幕府为之震动,张平很是震撼的看着嬴高,道:“储君何必将此事告诉外臣,外臣可是韩国丞相?”
“一旦消息传出去,储君的名声彻底的坏了?储君就不担心么?”
永恒之火 小说
直视着张平,嬴高一字一顿,道:“孤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你有用,孤需要你来安抚韩人,让韩地不至于发生内乱。”
“孤希望这一战唯一的鲜血是韩王一脉,而不是普通的百姓,因为一旦百姓内乱,孤将不得不出兵镇压。”
“在韩国之中,有这样的威望的人,你,韩非,以及韩熙都可以,但是韩非与韩熙都是韩国王族的人,他们必须要要死。”
“故而,只有你。”
看着眼前自信骄傲的青年,张平苦涩一笑,然后朝着嬴高,道:“储君,若是平不配合呢?”
“哈哈哈……..”
大笑一声,嬴高冷酷,道:“孤会杀了张良,继而破城之后,杀尽张氏的每一个活物,在这个天下,除了父王之外,没有人可以拒绝孤的要求。”
“具体如何选择,孤相信张相。”
“当然了,孤也会给张相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