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深空彼岸 ptt-第四百九十六章 眼睛裡有火熱的光閲讀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抄干姐姐的家?王煊有点下不去手,这要是被妖主知道后,没准会憋出个内伤来,和他算总账。
“来啊,帮她搬家,东西太多了,紫皮葫芦呢,赶紧准备好。”姜清瑶催促,脸上写满激动和开心。
“对啊,帮她搬家呢!”王煊觉得,这不算什么事,大结界即将熄灭了,仙界要彻底死亡。
妖主在不朽之地征战,万一来不及回来,这座洞府不是要跟着灰飞烟灭吗?那样也太败家了。
身为干弟弟,有义务帮她转移财产,全都提前给她收拾到人间去,万一被她知道了,应该重谢他才对。
然后,王煊就干劲十足了,激情满满,热火朝天,他认为这本来就是自家的东西,一件都不能放过。。
灵药田,被刮下一层地皮……整体没了!
典籍密室,连带着石头房子都被搬走了,送进葫芦中。
妖主的梳妆间,各种琳琅满目的衣物,美轮美奂的内甲,仙蚕丝编织的小衣等,应有尽有。
“各种衣服都很前卫呀,网状的,黑的,红色的,碗装的,这都是按照现世中的款式以神物祭炼的吧?奢侈,妖冶,不愧是红衣大妖精!”姜清瑶点评。
王煊看了眼化妆间,又看向卧室,也觉得辣眼睛,妖主妍妍与时俱进,放在现代都市中,妥妥热情而奔放的绝色女郎,身材绝佳,艳丽倾城。
各种衣物,各种饰品,满屋子发光的有曲线弧度的甲胄等,很快都消失了!
姜清瑶有洁癖,自然不是要自己穿,就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全部抢走,为自家祖师出一口恶气。
“咦,大妖精真有养颜天髓,这块还没用过呢,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用!”她美滋滋,到处寻宝。
武库中,五光十色,宝物众多,带着仙光,带着规则纹理,在那里沉沉浮浮,全都很惊人。
“收!”随着她一声轻叱,这里也光秃秃了。
当然,真正的绝世级好东西,至高经文等,那是一件都没有,最稀珍和最紧要的器物都在妖主身上。
这里被抄家,也不会让她伤筋动骨,没什么大影响,只不过会将她气个够呛,剑仙子也不指望从这里找到大造化,反正是很开心。
不久后,除了白虎少女外,还有一些妖仙昏睡在地上,这片地带彻底空了,所谓的妖族无上净土,真的净到极致!
“走了!”剑仙子做事干净利索,没多长时间,就彻底收工了,事了拂衣去。
为了享受那种成就感,她并没有将所有物品都塞进紫皮葫芦中,故作江湖儿女的样子,肩上扛着剑,剑后面挂着个包裹,她姿容绝世,超尘脱俗,非要装扮成强盗,享受这种心情。
嗖嗖嗖……
然后,她就拉着王煊跑了,快速没影了!
这地方真不能久留,被人看到会出事,有后遗症。
“疼死我了!”小白虎苏醒,揉着后脑勺,摸到拳头那么大的一个包,痛的她直呲小虎牙!
毫无疑问,对应的元神被冲击的不轻,不然她也昏迷不过去!
“谁敢偷袭我?!”稍微清醒后,她就炸毛了,这还有天理吗?虎在家中坐,被人给打了?脑袋上长出一个馒头。
她现在是准绝世了,羽化登仙九段的大高手,摸着自己头上的大包,她有点怀疑人生,肉呼呼,软软的。
接着,她看清眼睛的景物,这是哪里?光秃秃,谁下的黑手,打完她闷棍后,还将她扔到一片荒芜之地了吗?
不对,她很快意识到,这湖,这山,这泉水,是妖主的地盘,无上净土,但是怎么光秃秃了?
“还有没有王法?!”圆脸少女气极而叫,炸毛站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虽然叫的凶,但是很心虚,也准备跑路了,这地方太邪了,太恐怖了,被谁打了都不知道,没法呆了!
……
“走吧,回归现世。”姜清瑶笑着,恢复了空明超脱的样子,又满身仙气了。
“我觉得吧,可以合计下,既然下手抄家了,抄一两个也是抄,抄三四家也是抄,要不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仇敌,有没有对头,最主要的是有没有特别大的造化,我们……去看看?”王煊撺掇。
剑仙子看了他一眼,道:“你这种想法很危险,该收手时当收手,过犹不及。”
王煊赧然,似乎确实有些冲动了。
然而,很快剑仙子又道:“不过,特殊的时间节点,难以复制的时代大背景,绝世列仙不在家,所谓富贵险中求,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王煊看着她,接地气的剑仙子又想干什么,盯上哪家了?
“你也看到了,绝世高手虽然离去了,但是,真正的瑰宝,可以让人心动的造化,也都被他们带走了,这次我们得琢磨下,看一看哪家强,有真正的好东西。”姜清瑶说道。
“我听说,妖祖的血池中有天药,他想使之进化成真药,道药。”王煊说道。
“嗯,我也听说过,不知道他是否离去了,那就先选他家吧。哼哼哼,当年妖祖还想让他的长子娶我为妻,要不是我假借上古疯子的势,他们还真没准会逼迫我!”剑仙子神色不善。
王煊脸色微变,顿时严肃起来,道:“还有这种事?如果妖祖不在家,将他长子击毙苏算了,为你出一口恶气!”
“这里不是人间,你行吗?”姜清瑶笑着看了他一眼。
“怎么不行?走!”
他确实有底气,除了至宝外,身上还有张道岭、方雨竹、妖主、冥血教祖给他刻画的至强符文,在仙界放出来,等于他们的惊世一击。
上次他去杀郑元天,洗劫恒均洞府的第一仙茶树,并没有用完,还剩下大半符文呢
不过,他沉得住气,这些东西自身知道就行了,没有当着剑仙子面说出来。他琢磨,若是废掉老张刻写的符文,去将妖祖珍若性命的血池给端走,那绝对值。
“行吧,你有这个心意就好了。到时候还是看我吧,带你去妖族圣山领略大好风光,跟在我后面,有危险我保护你!”剑仙子冰肌玉骨,一甩绸缎般乌黑光亮的长发,扬着雪白的下巴,骄傲而又一副很义气的样子。
妖祖的府邸不在这片仙界,而是在新星对应的大幕深处,一般的仙人根本过不去。
不过,到了绝世层面后,那就可以跨越不同的仙界远征了,姜清瑶带着王煊横渡天宇,贯穿无边黑暗地带,杀向新星对应的半物质半能量位面。
最终,他们赶到这片大幕中,第一时间飞向妖族圣山,妖祖的坐关之地。
这片地带,恐怖的高山连绵数万里,一座座雄伟而又高大,古木狼林,而真正的妖族圣地那里,常年笼罩着血云。
据说和妖祖的修行有关,他每一次吐纳,其血气都会不断聚散,一会儿成为血云,一会儿消散。
“没有血云,妖祖不在家!”王煊惊喜。
他们站在很远的高山上观察,在那里遥望,在妖族圣山地带,由妖族的次子祁连道亲自镇守,很快王煊两人就发现了妖祖的亲子。
“他的化身是个疯子,在人间被我打服了后,还是蛮讲道理的。”王煊露出笑意。
“可惜,妖祖的长子不在,不然我削他不可!”姜清瑶抱着仙剑说道,如今已经彻底吸收掉时光斩空剑了。
突然,她蹙眉,低语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地方似乎很不妥,我们……还是走吧!”
她的直觉相当的敏锐,有所感应,拉上王煊立刻就走。
“等一等,让我看看。”王煊以精神天眼和自己的底蕴结合,眺望妖族圣地,很快发现了端倪,看到那最为重要的血池血气蒸腾。
当中是否有天药他不知道,但是,里面有一个很恐怖的生灵,在蛰伏,在修行,吞食那海量的妖族天血精华!
那是妖祖,他很沉得住气,并未跟着诸强前往不朽之地,而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在血池闭关。
“有人窥视我?”这里是仙界,绝世妖祖自然感应超级敏锐,被人注视后,第一时间冲了出来。
“走!”剑仙子拉住王煊的手,催动异宝,倏地一声消失了。
轰隆一声,妖气滔天,血云遮盖苍穹,妖祖祁毅第一时间杀出来了,横渡数百里,落在地面,一脚踏碎王煊他们两人刚才立足的大山。
妖祖祁毅刹那追溯源头,想知道是谁在窥探,然而,一片模糊与朦胧,什么都没有推测到。
他顿时动身,按照残留的气息追杀了下去,但是,剑仙子数次改变方向,早已无影无踪了,到了这个层面,刹那间就可以远遁上千里。
“亏大了,白跑一趟,这个妖祖真厉害啊,不愧是活的极其悠远的巨头。”王煊说道,然后琢磨,在仙界打不过他,等以后到了人间倒是可以切磋。
剑仙子倒是没有什么沮丧,相当的平静,道:“修行就是这样,充满了意外和艰险,有些奇才说不定就什么时候突然殒落,不可能事事顺心如意,如果一路坦途,没有人生的起伏,那才不正常。”
她看的很开,不受一点影响。
“有道理。”王煊点头。
“不过……你的精神天眼远超出我的预料,比我半成熟的精神天眼竟然敏锐一两个级数,太罕见了。”说到这里,姜清瑶眼睛发光,不再安静了,露出笑容。
“你眼睛里有光,突然这么火热,说吧,看上我的人了,还是看上我的眼睛了?”王煊笑道。
姜清瑶拿剑鞘打了他一下,道:“你的眼睛很贼,视野超出常理,我觉得能派上大用场了。”
“哦,你又想做什么?”王煊一听她这样说,顿时又有精神了。
“绝世洞府,敌对的教祖的门庭,我不稀罕去光顾,好东西都被他们带走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天下第一剑经!”姜清瑶眼睛里果然有火热的光,这姑娘又开始从仙界坠如凡尘了。
老公,頭條見
“比斩道剑还厉害吗?”王煊说的剑法,是记载于金色竹简中的剑道经文篇。
“斩道剑自然很强,不同的人可以悟出不同的法,属于逝去的超级文明所留,但不可能见到正主施展了,毕竟那个时代的人都早已死去了,熬不过万古长夜。”
姜清瑶看向远方,道:“我说的至高剑经,应该不弱于斩道剑,而且更具有实战型,毕竟,我看到过正主演武的碎片。”
“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上古疯子的剑经吧,要去盗他的法?”王煊当即就大吃了一惊。
那可是隐约间的天下第一人,方雨竹不在,谁与相抗?去盗看他的剑经,估计隔着十万里都能被他一剑劈成血渣子。
“他的练剑之地,确实是禁区,连绝世强者都不敢立足。同时,那里也布置有剑道法阵。但是,他又不是每天都在那里呆着,你这样罕见的精神天眼,能堪破虚妄,直视剑崖,我们有机会可以观看刻在绝壁上的各种剑道之法,都是他有感时,随地所留,但却是至高法!”
姜清瑶安静时很出尘,跳脱时又很骄傲,而且无比的胆大,竟敢去看那疯子的剑经。
“走,我们回旧土对应的大幕,我感觉,这次我们两个人能集全天下的最负盛名的剑典了,可以再开新的剑路!”
剑仙子姜清瑶拉着王煊的手,带着他飞起,像是一对比翼鸟,横渡仙界天穹,要回到另一片仙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