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天阿降臨》-第950章 永不屈服鑒賞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回到营地,楚君归开始盘点此次收获。
第二个村子比第一个村子大得多,里面有近一百头怪物,成年体的战士占了三分之二。这个村子里有两座冶金石缸,石缸不光比第一个村子大得多,而且构造也不一样,下方是一个出液口,流出的是含金属的液体,只要蒸干水分,就能得到金属颗粒。
楚君归对这些金属本身并不是十分在意,但是对腐土中的微生物很有兴趣,早就取了样本,只等造出合适工具后再仔细检测。
除此之外,这座村子还给了整整三个名额和4次回归资格。回报如此丰厚,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楚君归估计,按照自己此前遇到的那些探索者水平,如果没有七八个人的话,别说打下村子了,自己很可能被对方全灭。毕竟这些半人形怪物动作又快,防御还高,又有在树身中穿行的能力。
楚君归已经砍开树身看过,这些怪物就像原本就长在树干里一样,与大树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
楚君归又把收集来的金属部件拿了出来,一一检视。这些金属部件大多是刀刃、箭头、矛尖,只有一把完整的匕首,其余的刀都是只有木质刀身,再在刃锋处包一层金属。由此可见,在这个村落中金属也是奇缺。但又比第一个村落好太多了,那个村落里连箭都是骨箭,整个村子加起来也没有10公斤金属。
金属部件中,几枚闪着淡淡蓝光的箭尖引起楚君归的注意。他原本以为这些是混合了大量稀有元素的某种合金,但是仔细用光谱分析后,楚君归发现这些淡蓝色金属铁的含量超过99%,纯度比其它金属部件要高得多。
楚君归拔出自己的刀,一刀落下,却只是把箭尖斩开了一半。刀落处有相当大的阻力,而且不是源自硬度,而是韧性。楚君归再斩两刀,才把箭尖斩断。断面有明显的切削光泽,泛着隐隐的蓝色。
从光谱看这是铁,但是断面颜色、物理性质又和铁不同,拉伸、延展等比铁高得多,堪比黄金,但同时还有相当高的硬度。看综合性能的话,比楚君归现在用的合金还要强些。
楚君归可是自己有光谱分析,开天有微观操作,又有炉温远远超过普通熔炉的电冶炉,再加上自身携带的庞大资料库,里面有无数合金配方,再精挑细选,最后冶金水平还比不过一个还处在原始崇拜、连语言都不完善的类人怪物手里?
楚君归现在手上没有更多的检测手段,只能按照常识,判断这是一种铁的同位素,杂质很低,还不能说是合金。铁的同位素如此稳定,应该是分子结构层面的问题。
简单的说,他手里现在握着的是一张全新的金属配方,有着巨大的开发潜力。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代表着一条全新的道路,可以据此开发出一系列产品。铁在宇宙中随处可见,假如这张配方能够成功量产,或许意味着一种全新的高性能廉价合金的诞生,有巨大的商业和军事价值。
这才是探索真实梦境的真正意义所在。在真实梦境中偶尔会发现一些分子结构图,大多都能合成相应的材料。少许无法实现的,也能在严格的试验室环境下制造成功。
楚君归将这几枚泛着蓝光的箭头收好,放到一边。看来造一个能够检验分子结构的仪器势在必行,不过得先度过眼前的危机。
楚君归丝毫不怀疑那头幻境中的怪物能找到自己,方法很简单,图腾柱的位置对方肯定是知道的,然后就以图腾柱为中心搜索就是,自己肯定不会是在它们老巢的方向,所以向相反方向搜索,迟早能找到楚君归的营地。
此刻躲避的办法自然是立刻搬家,绕开森林区域,选择那些类人怪物领地之外的地域插进去。
不过楚君归并不打算这么做,自己只有一个人,第一波来追击的数量必然不会太多,正好可以试试那些异变后战士的战斗力,免得以后措手不及。此外,或许那头怪物就和真实梦境的核心秘密有关。
想到这里,楚君归就站了起来,对开天道:“加餐,然后干活!”
“好的。”开天这次受到重创,回来路上已经吃了一路。
楚君归看看那堪堪放了一小盆的金属部件,心中已然有数。对付这种武力不低的原始部落,就是要靠物质来压制!
我家的鶇停不下來
联邦基地,奥斯汀站在巨大的地图前,默然不语。
克拉苏无声无息地走进办公室,轻声说:“老师,让你失望了。”
奥斯汀回头,目光在克拉苏身上扫过,眼神柔和了一些,说:“看来手术效果不错。”
“损伤0.96%,让您破费了。”
这个损伤数字,意味着30亿以上的治疗费用,已经远远超出联邦为单一探索者所订的上限。在对经费使用方面极度敏感,甚至有些神经质的联邦,超出标准的唯一途径就是自掏腰包。
问题是,克拉苏知道,奥斯汀其实也没什么钱,能拿出十几个亿就是倾家荡产了。
奥斯汀缓道:“你应该让昆断后的。”
克拉苏露出歉然,说:“抱歉,老师。我知道这样比较好,但是平时一直在算计别人,在自己人身上,我不想那么功利。”
奥斯汀没有责备,也没有赞赏,说:“既然偏离了最优策略,那么中间的功勋差值,你就要想办法补上。”
“这是我的责任。”
奥斯汀神情缓和了点,说:“你也去过真实梦境了,说说你的看法。”
克拉苏早有准备,不疾不徐地说:“先从我这次的死亡说起。这一次我和昆进入了四级区域,突然被大量敌人埋伏,据我亲眼所见,围攻我们的战士已经超过400人。我和昆合计杀掉了它们30个。这些战士单体的战斗力只比我们的地狱之子稍弱,但是数量上远远超过了地狱之子。此外,它们会使用工具,会制造武器,已经具备相当的智能和文明型态,可是确认是新的智慧种族。”
“他们和以前探索中的遗迹有没有关联?”
克拉苏道:“我的判断是,那些遗迹的原主人都是遇到了他们才消亡的。在有幅壁画里,画的敌人正是这种生物。”
奥斯汀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这次世界变迁后,真实梦境的改变远远超过前几次,过往的经验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没有用了。所以我认为,第二次灾变很可能不会按照十天的固定间隔,并且灾变的主体有可能是这种猿怪。”
奥斯汀脸色凝重,说:“如果以猿怪为主体,你认为我们的损失会有多少?”
克拉苏苦笑:“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您看我都被杀回来了,如果二次灾变提前,并且确实是猿怪的话,那么我们的人至少会死回来70%。”
不許拒絕我
奥斯汀转身看着地图,那上面已经有大大小小十几块光斑。每个光斑都是一个联邦探索者探开的地形道路。许多小光斑延伸出细细的线路,汇合在一起,变成更大的光斑。最大的一块足有十几个探索者汇入,按照比例来看,已经探明了周围40公里的区域。
不过最长的一根细线远远超过了其它探索者,至少向未知地域多深入了100多公里,这才中止。不用说,这条线就是克拉苏和昆和行动轨迹。
奥斯汀道:“从变迁开始,我们已经拿到了12个新名额,过去整个变迁期间的收获也不过是20多个。这或许意味着,真实梦境正在扩张。”
“老师,恕我直言,真实梦境再怎么变化,规模也很有限,影响短期内也看不出来。我们在地狱之子的量产上遇到的困难,短期内也没有解决的希望。而这个时候,王朝在纵贯线仍然在推进,我们是不是应该把重心移过去?”
奥斯汀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不要忘记,联邦非常大,王朝也非常大。两个巨人之间的战斗,没有那么容易分出胜负。到目前为止,徐冰颜已经拒绝了我们三次和谈的要求,而他不会等到第四次。”
“您是说……”
“还记得创立联邦的先辈们为联邦定下的基调吗?”
“公正、勇敢和牺牲。”
奥斯汀点头,说:“我们从来不怕牺牲。但现在的联邦就是一盘散沙,蔷薇之环抱着过去的荣誉不放,新老贵族们拼命攫取利益,丝毫不知道节制;各个党派、势力沉浸在自己的主张里,偏激且固执。原本可以用于整个联邦的先进基因技术,现在却变成财团的敛财工具,天价专利费用使得这些技术变成富人和权贵的专有品。普通中产阶级终其一生也不可能买得起任何一项顶级基因优化。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
他停顿一下,才继续说:“顶级基因优化让那些真正的富人不光拥有悠长的生命,而且哪怕在生命末年,也依然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和良好的体质。而在母星时代,不管有没有钱,八九十岁的老人们过的其实是差不多的生活,糊涂,迟缓,对一切都失去兴趣。而现在,平民家庭中就算有出色的人才,又怎么斗得过这些活了两三百年的老狐狸?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克拉苏苦笑道:“您是想要变革?”
“当然不。我只是告诉你,我们的力量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只有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联邦才能重新变成一个整体,人们的热血与责任才会被唤醒。当徐冰颜的舰队出现在首都星外时,他会发现,自己将要面对的不是一个摇尾乞怜的狗,而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联邦,永不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