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諸界第一因 起點-第310章 什麼叫,不得好死?(第二更)讀書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聂老狗,纳命来!”
指掌握刀,敌寇在前,杨狱心中的一切杂念尽被荡空,唯有胸腔之中滚走多日的火焰,自此爆发!
锵啷!
长刀出鞘,寒光催吐。
一刀斩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陡然升起。
平步青云人之所欲,位高权重人之所求,趋吉避凶更是人之天性……
富贵荣华固然可贵,肆意如此更或许会引来严重的后果甚至是追杀,可若为此就泯灭了心中的火焰,
那么,他又学什么武,练什么刀?
恍惚之间,杨狱似又看到了演武场上那位手持青龙偃月刀的老者。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原来,是这样吗……
轰!
刀鸣炸响瞬息而已,已被一股骤起的刀风吹散,可怖的寒芒森森滚动,如潮如浪,顷刻之间,彻骨的寒流已将四周所有人尽数逼退。
退!
无上丹尊 梦醒泪殇
退!
狂暴至极的刀意滚滚纵横,暴戾的杀意犹如寒流般席卷全部,一切目视此刀者,皆觉心头发寒,刀临眉心。
不能不退,不得不退。
“这罡气,这刀法?!!”
杨玄英悚然一惊,几乎捏碎了铁扇,他本可不退,可望了一眼气息黯淡,随时都会殒命的圆觉老僧以及垂手而立的徐文纪,还是默然后退数步。
避开了那肆虐的刀光之潮。
丘斩鱼心神激荡,并一众锦衣卫后退数步,皆提长刀,冷眼扫着杨玄英,以及脸色难看的风云二卫。
嗤!
杨狱身形不动,身前的空气已被迅疾的刀光彻底斩开,凌厉而狠绝的斩向了独留于原地,被封禁了内气、血气的聂文洞。
“杨狱……”
丘斩鱼身形颤抖,双眸泛红,死死的盯着这一刀,激动、羞惭、敬佩诸般情绪翻滚,不一而足。
这一刀,本该他来的,可……
如此冷酷的刀光之下,遥遥旁观之人都觉双目要被刺的流血,可已被封禁了气血、内息的聂文洞,却突然大笑出声。
“哈哈哈!”
大笑声中,聂文洞双臂大张,乱发冲破冠冕:
“谁能杀我?!”
呼!
气浪陡生,真罡催发,肉眼可见,他的身躯剧烈的膨胀了起来。
而他的气势,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前一瞬,还是冠冕加持,书卷气浓重的老儒样,可一瞬之后,却似是一头披上人皮的大妖魔露出了足可惊怖世人的獠牙来!
轰隆!
犹如一轮大日绽放出强光辐冲全场,顷刻间爆发的光与热,甚至压过了那如龙腾渊的凌厉刀光。
农夫传奇 关汉时
强烈的凶煞与燥热,瞬间充斥了整座前堂大院、甚至于整座府邸!
深秋的寒冷于一霎间被扫灭了,一众围观者只觉从隆冬走入了盛夏,温度拔升之下,没有武功的一干家丁甚至直接被炙烤的昏厥了过去。
如此强大的血气?!
丘斩鱼瞳孔收缩,好似受到了巨大惊吓的狸猫,一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这样强大的血气,实在是他平生仅见,甚至要远远超越祁罡、裕凤仙,即便是他曾去龙渊道见过的几位宗师级人物,也没有如此强大的血气!
难道这聂文洞,是大宗师?!
“这是,神通?!”
徐文纪的眉头也是一皱,捏着金豆子的手掌一颤。
他早知聂文洞必有底牌在手,可没想到他居然真有神通在身。
他虽已老迈,可到底曾经是换血大成的准宗师级武者,对于血气的感知十分敏锐。
这血气固然强横,可却失之精纯,驳杂不说,还充斥着莫大的煞气……
围观众人神色皆变,唯有杨玄英神色如常,不但没有惊讶,反而还带着莫大的期盼。
血转丹是他亲手所炼,可他也不知道聂文洞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不免心怀期待。
唳!
盘旋于半空之中的白鹤似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几乎将背上的三人都甩落下去。
“这是?!”
本来还在缠着秦姒的吗渺渺真人吓了一大跳,差点掉下去,他骇然下望,感受着那强大到惊人的血气,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旱魃!”
秦姒神色一变,认出了那股唯有神通者可以察觉到的气息。
可不对啊……
旱魃不是已经死了?
“来!”
聂文洞大笑的同时,五指一张,废墟中一口长刀就被其吸入掌中,继而,沛然难当的血气催发出同样强横的刀光来。
轰!
轰!
血气与真罡碰撞,刀光交锋共舞,一声轰鸣之后,又是千百次响彻,整座大院一时尽是刀光刀影。
逼的一众人连连后退。
这是一场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碰撞,任谁都没有想到,多年养尊处优不曾与人厮杀过的州主聂文洞,居然有这样的武力。
丘斩鱼心神沉凝,持刀在手,死死的盯着两人交锋之地,只见得气浪翻滚间,大片的土石碎裂声响。
两人身形闪烁之处,青石地面尽是蛛网密结,寸寸龟裂。
“这便是神通吗……”
感受着炙热的气浪,杨玄英目光闪烁,带着莫大的渴望。
聂文洞是什么人,他如何不清楚?
此人年少之时就是有名的少年天才,文武双全,可到底养尊处优多年,且偏向道术修习,武功着实称不上强。
可神通加持方才不过半月,强了何止十倍?
而这,似乎并不是旱魃道果的最大特性……
“杀!”
刀光如潮般翻滚,聂文洞的变化杨狱看的分明,更早有所料,面对滔天的血气冲击,他不退反进,刀光交织如林,生生撞入其中。
旱魃那足可消融百锻玄铁的三尺禁地他都敢闯,遑论这区区血气?
旱魃之强横,在于其为道果所反制,化为魔魅,若道果反被人所控,却绝无那样不可触碰的可怖高温。
轰!
轰!
血气翻滚,没有任何衰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迟,变得越来越强横,炙热的气流扩散之下,空气中都被硝烟之味所充斥。
嗤嗤嗤!
杨狱一言不发,冷漠出刀,他身形变换,犹如鬼魅,一人舞动,犹如千百人出刀,刀影弥漫天空。
然而,聂文洞的血气似无穷尽,在这样强大的血气催发之下,其罡气之厚重,几乎可以比拟圆觉老僧的金刚不坏身。
狂舞的刀影,似根本无法击溃其血气、真罡。
“杀我,来杀我啊?!”
又是一次碰撞,聂文洞大笑若狂,可怖的血气加身,让他的一举一动都有超越往常十倍之力,且似无穷无尽。
“好!”
突然,一道声音穿透了滚滚血气,压下了好似连珠炮一般的气爆之声。
什么?
聂文洞似有察觉,狂躁的精神有着刹那的回转,就听得一声好似龙吟般的刀鸣震响。
方才惊觉,不知何时,一股迥异于寻常气劲的青光,已然在不知不觉之中笼罩全场,而杨狱挥舞了千万刀,更是将整座前院尽化成一片刀之海洋!
继而,被他一击击退十数丈的杨狱,踏步,出刀!
这一刀斩出,却正如一头暴戾青龙腾渊而出,张牙舞爪,欲要吞噬一切之敌!
一步踏出,一龙腾渊,三步踏出,则有三龙怒啸,七步走罢,七条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爪牙皆全的青龙已自弥漫前厅的如瀑刀光中腾出!
“青龙真罡?!青龙九杀!”
眼见得七条真罡刀龙腾空,一众人皆是哗然,杨玄英以及同行的几个龙渊卫刀客则是勃然色变。
若说之前仅仅是有些怀疑,此刻见得真罡刀龙展露颜色,不要说杨玄英,便是丘斩鱼等锦衣卫,也全都认出来了!
青龙真罡,青龙九杀!
“来!”
杨狱长啸踏步,刀出如龙,杀气如潮。
不再掩饰,无需掩饰!
面对七龙腾空列阵,聂文洞面色一寒,他如何认不得这名震天下的青龙九杀,眼见杨狱还要踏步,终于按耐不住。
一声怒斥不及吐出,周身萦绕的滚滚血气已尽数逆流而回,继而,一股炙烈到了极点的赤光闪过。
“避开!”
徐文纪神色动容,突然发声,但话音刚出口,不可思议的一抹就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一道赤光如一条幼生的火蛇,蜿蜒而动,速度都谈不上快,然而其所过之处,无论是气流、罡气、刀光、刀罡,尽如烈日暴晒之下的雪花,迅速消融不见!
非只如此,一个接触,杨狱斩击而落的雁翎刀,竟也被烧穿了真罡,赤红一片后,竟然化作了铁水!
“死!”
一道火蛇发出,聂文洞的脸色顿时煞白一片,但他的眼神之中却尽是暴戾的快意。
这一道火蛇乃是他此时血气之凝聚,足可烧融玄铁真罡,洞穿精金寒铁,如此近距离之下,纵使大宗师、甚至武圣当面,他自问也足可将其燃成飞灰!
然而,他眼神之中的快意仅仅持续了一霎,就被巨大的惊愕所充斥。
那是一只白皙,骨节修长分明的手掌,以似慢实快的速度,按住了他所催发的神通之火,然而,预想之中的画面不曾出现。
反而是火蛇,消失了!
在触及其手掌的瞬间,突然消失了!
“这不可能!!”
聂文洞终于色变,再无法淡定。
而那‘按灭’的火蛇的手掌,突泛起一抹青光,继而,握指成拳,重重一击,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轰!!
重生之金牌嫡女
若平地起惊雷。
刹那间,残存的血气被打灭、护体的真罡被砸穿、贴身的软甲并衣衫齐齐成灰……
噼里啪啦!
拳印落处,筋骨破碎,强大的力量于瞬息间传递到全身上下!
“啊!”
极尽的痛苦呻吟不及发出,一双充血的眼球已自眼眶中跳将出来,可怖的巨力毫不留情的碾碎了一切阻碍。
爆碎的骨渣撕裂了皮膜,带着粘稠而滚烫的血液从周身各处齐齐喷出!
闪不开、避不了、更没有什么卸劲可言。
一拳之下,聂文洞被打的离地而起,却像是长在了半空中,哪怕巨大的凹陷自胸及背而出,脊椎血液都被打的离体而去。
生生吃下了这一拳的所有力道!
一拳之下,几乎被当场打爆!
“啊!”
沉闷的骨肉碰撞声后,凄厉至极的惨叫方才传荡而出,这声音是如此刺耳,直让观战等人皆不由打了个冷颤。
血腥!
暴力!
凶戾!
望着那如水袋一般炸开的聂文洞,不要说府宅内的寻常家丁、丫鬟,便是丘斩鱼这样的锦衣卫头目,都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然而,他仍是未死。
聂文洞痛至面目扭曲,从未品尝过的剧痛让他几乎崩溃,声嘶力竭大骂:
“小畜生,你敢杀我否?!”
“敢杀我否?!”
“曾几何时,我曾认为,古之酷刑皆是糟粕,杀人不过头点地,酷刑折磨本无警示之用。
可你,颠覆了我的观念,让我真切体会到了世道变了……”
不曾以真罡排斥血液的喷洒,杨狱面与身上皆染血,但他的神色依然平静,他缓缓收拳,眼神冷漠:
“你一定会死,可我岂能让你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