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藥神贅婿 起點-第七百一十三章 風暴前幕推薦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你,你们……”
姜天坤被气得浑身颤抖,死死地用手指着林远山二人。
“殿下无需再说,微臣已经完全体悟到了殿下的用意。”
云思淼顺手将姜天坤揽在身后,严肃的脸庞立刻换上一张笑脸,看向林陨说道:“林小友,方才的一切全都是误会。我们都相信你是为了帮我们解围才出此下策,这是苦肉计对吧?”
“不错!正是苦肉计,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就杀了鄂丙这个乱臣贼子。”
林远山肯定地说道。
看到他们一唱一和的模样,林陨也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地摇头道:“不,我就是故意的。我看姜天坤这家伙不顺眼很久了,能趁此机会废了他,我打从心底感到痛快。”
他这是有恃无恐,反正他事先就已经设计好了退路,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云思淼他们会突然翻脸。
“既然如此,你和六皇子之间的恩怨现在也应该了结了对吧?”
林远山试探道。
无论如何,林陨确实是亲手废了姜天坤的修为,这对于武者而言绝对是一种比死还要痛苦百倍的惩罚。哪怕姜天坤日后将丹田成功修复,可以重新开始修炼,他也绝对不会再有机会登上最为巅峰的境界了。
毫不夸张地说,姜天坤的武道之路,已经被彻底毁了。
就算是再怎么深的仇恨,也应该化解了。
“也行吧。”
不看僧面看佛面,林陨想了想,说道:“只要他以后看到我绕路走,我可以考虑不再为难他。林家主,我这可是看在了林姨的面子上,如果他再敢来找我的麻烦,那我就不能保证他会有什么下场了。”
既然林远山和云思淼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林陨觉得自己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了。
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对方为什么要如此忌惮自己。
“多谢林小友。”
云思淼松了口气,脸上终于露出舒缓的笑意。
其实包括林陨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想着,林远山到底是跟云思淼说了什么,才会让后者发生如此之大的转变。
事实上,林远山刚才只是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我林远山敢用整个林阀的身家性命担保,如果林陨真死在你的手上,那他背后的存在,很可能就会让整个大秦天朝都为之覆灭!”
云思淼永远都忘不了林远山说这话时的表情,凝重,认真,绝对没有半分的夸大和作伪。
海棠闲妻 小说
作为林远山多年的好友,云思淼自然十分了解前者的性子,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危言耸听的人。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这个少年林陨的背后,真的存在着一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恐怖靠山!
正因如此,一向愚忠护主的云思淼才会来了个态度大转变,甚至是无视掉姜天坤所受到的伤痛和屈辱,选择息事宁人。作为大秦天朝的臣子,他至少得保证姜天坤和林陨两人之间不能再产生什么激烈的冲突。
这是为了姜天坤好,更是为了大秦天朝好!
……
在确认过云思淼等人的态度后,林陨也是逐渐放下心来。但他始终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让单红雁直接露面,这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在这帮人里面,也就只有一个林远山勉强值得信任,其他人难保会突然翻脸出手对付他。
值得一提的是,那姜天坤纵使是一直被云思淼苦口婆心地劝说着,但他眼中时不时闪过的寒芒,还是让林陨感受到了他那毫不掩饰的敌意。
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修为被废,云思淼和林远山又不愿意帮他,他肯定早就忍不住要杀林陨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林远山将林陨拉到一旁,避开了那姜天坤的视线,低声问道:“难道你不知道这地方很危险吗?你的胆子太大了!就算是我们这些破界境,都不见得有十足的把握活着回去。”
其实,他跟林陨并不熟,双方甚至都没见过几次面。
但因为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让他这位林阀家主不得不去关注林陨的存在。不仅如此,就连他这次从帝都出发来到荒域之前,他的妹子林雪雁也曾拜托过他顺道去寻一下林陨的消息。
说起林雪雁这个亲妹妹,林远山的心情也是颇为复杂。作为兄长,他又怎么会看不穿自家妹子的心思呢?
毕竟,林陨是萧长风当年亲自带来的孩子,林雪雁多年来一直都在记挂着那个萧长风,可谓是念念不忘,自然也就会爱屋及乌地去关心林陨这个孩子。
总而言之,如果他不想让林雪雁伤心的话,那就绝对不能让林陨出事。
“我当然知道危险,可你们不也是带着姜天坤来了吗?”
林陨不禁笑道:“如果不是你们俩拼死护送,单单凭这家伙的本事,恐怕连天河都进不来就死在外边了吧?我的胆子是不小,但跟这个废物比起来,还差得多呢!”
總裁寵妻有道
鬼王 的 寵 妻
嗨!元素小劇場
“你以为我们愿意?”
林远山苦笑道:“六皇子是偷偷溜进来的,当我们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和云思淼只能暂时抛下自家的人马,一路赶上来护卫六皇子。无论如何,他都是从我们眼皮子底下跑掉的,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负责。”
“看来位极人臣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
林陨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气横秋地说道:“老林啊,要不考虑一下带着林阀投奔我的妖兽帝国?别的我不敢说,至少我能保证的地位绝对不会比现在低!”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
林远山没好气地拍开了他,吹胡子瞪眼道:“你这小子总是跟我家林冬称兄道弟的,那我也算得上是你的长辈。要不是看在雪雁的面子上,你以为我真想管你?”
“我也不需要你来管。”
林陨撇了撇嘴。
不过这老家伙刚才有句话倒是说的好,无论如何他也是林冬的父亲,林雪雁的大哥,自己多少也得给他一点长辈的面子。更何况,林远山刚才的确是为他说话了,否则他现在就只能带着单红雁四处奔逃了。
“不要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林远山沉吟片刻,神色凝重道:“这次永恒神殿的开启,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以威远亲王为首的乱党势力,也纷纷派了大量强者进入荒域。方才你看到的鄂丙,最多只算得上是威远亲王派出来的先锋,还有北斗剑宗和罗阀那些明里暗里的顶尖势力,他们一个个都还没有露头呢!”
“其实大家伙儿都只是表面上打着要齐心协力探索永恒神殿的幌子,实际上,他们是想在这荒域内决一胜负!毕竟,涉及到大秦天朝的归属权这等大事,如果双方真要开展大战的话,那势必会引起生灵涂炭,九州大乱!无论是对于当今陛下,还是对于威远亲王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目前来看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在荒域内来上一场真正的决战!胜者自然是稳坐九州大陆的江山,败者就只能陨落饮恨!”
这一番话,林远山并非是用嘴巴说出来的,而是以神念传音,隐蔽地告知林陨。
他是在警告林陨,千万不要贸然插手此事,否则极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凄惨境地!
殊不知,林陨其实早就已经知晓了。
“按你所说,难道秦皇也来了荒域不成?”
林陨揣着明白装糊涂道。
“不知道。”
令人意外的是, 林远山居然摇了摇头。
看他的样子好像并非是在装傻,而是真的不知道。
“但是以我对陛下的了解,他十有八九是会来的。当然,我能想到的事情,威远亲王他们一定也能想到。我想,他们正是因为看穿了陛下的这种想法,所以才会下此决心集结大量强者涌入荒域。”
“到底是阀门世家的家主,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
林陨暗赞道。
别看林远山此人在众多顶尖势力之主中好像总是显得不温不火,默默无闻的,但他却能将眼下的局势剖析得一清二楚,显然也不是什么心思单纯之辈。
至少,林陨从张天师那里了解到的讯息,基本上都被林远山给猜到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威远亲王此次必定是挟持着三皇子姜天辰一同进入荒域的。不仅如此,他还想派出鄂丙来捉住六皇子,当今陛下最为看重的就是这两位皇子。他是想用两位皇子的性命作为筹码来威胁陛下,以此来增加他那一方的胜算!因为包括他和我在内的所有人,都太过了解陛下的可怕之处了!”
“如果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而是想要堂堂正正地击败陛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九州大陆第一人,绝非只是说说而已的。”
林远山轻叹道。
“你觉得秦皇真的会被威胁到吗?”
对于林远山的猜测,林陨倒是有些不太认同,似笑非笑道。
他见过秦皇姜启人数面,虽然了解不深,但从坊间的各种传闻,还有这些年流传在九州大陆关于姜启人的各种传奇事迹来看。此人,恐怕真是一位胸怀天下,拥有宏图大志的枭雄!
像这样野心勃勃的人,林陨并不觉得他会被所谓的亲情所阻碍,哪怕是他最为看重的两个儿子的性命,恐怕也不能让他的脚步因此而停下吧?
林远山沉默了片刻,苦笑道:“我想……是不会的。”
哪怕他心里不愿承认自己效忠的君王是如此无情之人,但他还是不得不去正视这个事实。或许也正因为姜启人是这样的人,他才能有足够的野心和魄力去征服整个九州大陆,做到真正的天下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