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亂戰(感謝不願透露姓名的理查的盟主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遥远的地方有钟声响起。
回荡在深渊之中。
永恒的黑暗里被纵横交错的烈光所照亮。
当边境防御阵线中无数边境所形成的序列链展现,就像是数之不尽的光环嵌套在现境之上一样,彼此重叠,运转,驱散了深度暴增所形成的黑暗。
在如今,就在无休运转的诸多防御链条中间,数十道边境所组成的防线已然脱节,袒露出直通现境的路径。
在双子天敌的推动之下,万丈天门洞开,源自三大封锁的力量向着地狱的最深处放射而出,宏伟的光流喷涌着,漫卷。
那涌动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庞大,也过于暴虐。
集合了整个现境所有的灵魂和文明所形成的璀璨光彩,本身就是现境最为庞大的力量,否则也不会被誉为【辉煌之光】。
此时此刻,白银之海中那庞大的灵魂总量,无穷源质的运转时所迸发出的光焰近乎在黑暗的深渊里创造出堪比超新星爆发一般的天文现象。
哪怕是天敌的存在,在现境之力的面前,也依旧如此渺小。
只是推开门扉,便已经倾尽全力。
哪怕被余波所笼罩,也已经笼罩在焚烧的火焰里。
无声咆哮。
手臂之上,浮现裂痕……
“深度稳定,锁闭正常!”
统辖局的最底层大厅里,囊括现境地理的浮雕之上,一道道光芒之锁向上延伸,将福音圣座的所在层层束缚。
顺着纯钧所创造出的漩涡和乱流,如今来自彩虹桥的力量正跨越了漫长的距离,降临在那庞大的地狱之上。
将对方的深度死死锚定。
不论诡异的畸形统治者·福音如何的挣扎,手中的剑刃和羽翼中滴落的咒毒如何侵蚀和劈斩,都好像被笼罩在一堵厚厚的玻璃墙里,难以挣脱。
在这寂静的深度之间,没有雷鸣的巨响,一片永恒的死寂之中,暴雨倾盆。
光的雨。
“第六次打击开始!”
“通告北方号、正义号、维纳斯号,前进!前进!前进!”
“——北方号收到!”
或是嘶哑或是高亢的声音在频道之中响起,巨大的战舰穿行在深渊之上,向着地狱进发,洒下了光和铁的暴雨。
覆盖!
当统治者·福音无声怒吼,张口,吐出了一道灰黑的‘尘埃’,无以计数的‘寄生虫’在深渊中蠕动着,汇聚成潮,向着执行打击的舰队扑去。
就在地狱之上,战舰和怪物之间的斗争早已经开始。
火花迸射。
在诡异怪物的冲撞和自爆之下,一道道装甲从庞大的舰身上脱落,烈火喷涌而出。
就在大群的围攻之下,北方号喷出了最后的炮火,无声爆裂。
随着那一道刺痛眼瞳的闪光,数不清的残骸向着坠落。
层层残骸之中,混杂着一个个宛如棺木一般的沉重舱体,跨越了最后的距离,同残骸一起砸在了统治者·福音的身躯之上。
很快,在内部炸药的爆破之下,‘铁棺’的外壳炸开,四分五裂,固定架松脱,浑身笼罩在装甲中的陆战队成员手握着咒弹枪械和利刃,在引擎的喷射之中飞出。
烈光不断的从漆黑的‘夜空’中坠落。
大地之上无数大群和兽类涌动着,不断的从土壤中钻出,向着一切活物发起了进攻。
而就怪物的洪流之前,铸铁军团的阵列再度重整。
残存的四十一名装甲军士守卫在临时堡垒的前方,启动了最终的溶解程序,就像是燃烧的金属,带着火焰,向着数不尽的敌人们发起最后的决死之争。
铁流和怪物碰撞在一处,焰光和鲜血沸腾。
可很快,大地的最深处迸发出诡异的轰鸣,被血色染红的泥土不断的隆起,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在下面穿行。
到最后,从斋戒圈内刚刚投放出来的巨蛇猛然钻出,张口,向着阵地扑下!
“所有人,卧倒!!!”
嘶哑的呐喊声回荡在频道里,与此同时,黑暗天穹之中,权天使作战编队的轮廓重现,俯冲,向着战场。
最前方,残缺的钢铁天使抬起手臂,拉开祝福之弓。
空間 悍 女 將軍 吹燈 耕 田
最后的盐箭,向着大地坠落。
苍白一线。
紧接着,死寂的深渊之间,一道盐之巨树便骤然拔地而起,锋锐的棱角和枝杈从巨蛇的内部穿出,将怪物彻底撕裂,悬挂在枝干之上。
在盐粉的飞扬里,蒸发成灰黑色的尘埃。
远方的‘山峦’震怒,牛首的面孔迅速的隆起,具现,向着飞掠而过的天使们张口,无声呐喊。
无声的波澜横过之后,在编队的最后,六名权天使没有来得及紧急机动,被扩散的余波笼罩在内,蒸发为弥漫的血雨。
可在另一侧,依旧在震颤不休的大地之上,一道深邃的裂谷骤然张开,延伸,浊流奔涌,形成了火山喷发一般的壮观景象。
宛如从内侧向外刺出的利刃。
就在福音圣座的深处,更深处,七天之内的核心里——升变天之中,映照万物的圣光闪烁着,竟然被黑暗所遮蔽。
那一片如同乌云一般的黑暗之雾在悠长的龙吟之下不断的扩散,洒下狂风和骤雨,对于云中君而言倾尽全力才能够比拟的规模,在龙吟的驾驭之下,不过如同吐息一般的简单。
褪去龙鳞之后的恶孽大蛇在其中隐现,猩红的眼眸忽远忽近,在统治者之间纵横来去,不断的袭扰,根本不正面同敌人对决。
所过之处,绝大多数征战天使都被恶孽所吞没,染化,变成了烛九阴的傀儡和炮灰,或者干脆,是咒术的材料和消耗品。
“狂妄!”
大天使·惩戒怒吼,再无法忍受着扩散的流毒,强行越过了伊甸之剑的封锁,长矛跨越了漫长的距离,向着阴影之中再度出现一瞬的烛九阴刺出。
恶孽大蛇的轮廓在瞬间溃散。
自惩戒的长矛之下消散无踪,宛如幻影一般。
可很快,重重恶孽之云中,大蛇的庞大轮廓再现,摆动身躯,嘲弄的一瞥,没入了黑暗之神·霍德尔所创造出的阴影之中。
在黑暗的最深处,盲眼的黑暗之神展开双臂,吞吃一切光芒——黑暗笼罩之处,一切都变得隐隐绰绰,重重幻象滋生,真伪难辨。
而就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不断有一道道锋锐的剑锋凭空涌现,纵横交错,楔入虚空之中,甚至,从统治者的庞大躯体中穿出。
至恶之剑撕裂灵魂,如同带着倒刺一般,源源不断的扩散着痛楚和癫狂。
看不到维塔利的身影。
那苍老的身影不断的在所有的镜面之上跳跃,穿行,甚至就连统治者的眼瞳和升华者的剑刃之上都能够看到维塔利的衣角飘过。
无数恶念、恶意和恶性之中,维塔利的存在不断聚散,随心所欲的变化,根本抓不到任何的踪迹。
此刻,三位老牌的现境五阶联手,就仿佛是彼此并肩作战不知道多少年那样,进退之间彼此呼应,遮掩。
三者如一。
以暗生恶,以恶生孽。
灵魂之孽业、人性之至恶、黑暗之真髓,三者相生相存,彼此转化和循环,明明是在敌方的内部作战,可却仿佛占据了主场一样。
甚至让人怀疑,倘若再来一个东君举中调控的话,说不定就直接反客为主,直接在场外定下胜负,根本就没万世乐土什么事儿了。
只可惜,三人费尽心思营造的优势,此刻在福音圣座的内部,也只能勉强的稳住阵脚。
如今,就在大天使·公义的头顶,那一道庄严的升变之环内部,代表万世乐土的璀璨结晶正在缓缓的运转。
数之不尽的灵魂彼此消磨,源源不断为他提供着无穷的力量,任他随意挥霍。
就算是黑暗循环已经成就,依旧在公义的攻击之下不断的崩溃,艰难延续。
短短的几秒钟,便已经险象环生。
所能做到的,也只不过是拖延时间,保证针对公义的进攻不受其他人干扰而已。
舍弃弓箭以剑盾上阵的罗马女猎神·阿尔忒弥斯、羽蛇之影修特洛尔、手握伊甸之剑的俄联圣徒,乃至东夏老骥,原家的在世睚眦……
掌握了乐土大权的公义在四位现境顶尖的受加冕者的围攻之下,依旧游刃有余,甚至犹有余暇的重整升变天内的一切,修复现境在内部七天所造成的破坏。
哀嚎福音再度响起。
自毁的烈光再度升腾而起,大天使·牺牲再度解体,化为肆虐的圣光,在黑暗里来回扫荡,撕裂循环。
可这一次,它却没有再次凝结为实体,而是顺应着公义的呼唤,投向了他的手中,形成了一束宛如剑刃的耀眼光芒。
紧接着,向着盲目之神·霍德尔。
牺牲之剑,斩落!
钢铁哀鸣。
遍布缺口的长戟从正中断成了两截。
最后的瞬间,竟然是苍老的睚眦疾驰而来,挡在了霍德尔的前方。
伴随自己征战多年的武器竟然在此处断裂,原继先来不及反应,便被被牺牲之剑正面贯穿,瞬间,便自光流之中焚化为焦炭,向着大地坠落。
大口的呕出鲜血。
奄奄一息。
重创!
“外道宵小,不堪一击!”
大天使·惩戒冷笑着,持矛破空而至,向着那一双浑浊的眼瞳刺落!
俄联的圣徒想要回身援护,可在那一瞬间,却看到黑暗中根本不为所动的烛九阴,鬼使神差的,故意……慢了一步。
黑暗的最深处,巨蛇冷漠俯瞰。
就这样,眼看着自己的老朋友被统治者挫骨扬灰。
一动不动。
甚至还有点想笑。
“嗤!老东西就爱演,糊弄谁呢——”
充其量,也就骗一骗地狱里没见过世面的傻逼了吧?
啪!
惩戒的身体僵硬一瞬。
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却看到,原本已经被自己化为飞灰的睚眦,竟然从虚空中重聚,那一张遍布疤痕的面孔缓缓抬起,再现狰狞!
明明刚刚的瞬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才对!
可现在,竟然完好无损,就连断去的长戟也再度回到了手中,如是,向前突出,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用点力气啊,废物。”
原继先咧嘴,嘲弄发问,“没吃饭么?”
惩戒怒吼,不顾撕裂的肺腑,想要再战,但紧接着便察觉到身体内勃然涌动的炽热力量——庞大的身体再度膨胀,几乎变成球形,眼耳口鼻之中,烈光喷出。
就像是吞掉了一整颗炸弹。
不……就像是,就像是……刚刚牺牲从自己体内自爆了一样!
轰!
在惨烈的嘶吼之中,惩戒迅速的向后撤出,千疮百孔的身体之上,骨架和内脏裸露,至于上身和下身之间,竟然只剩下一根遍布裂隙的脊椎连接。
重创!
可原继先却不打算放过他,苍老的面孔再度从惩戒的眼前浮现,须发涌动如火焰,狞笑着探问:
“带劲儿吗?!”
大戟斩下!
焕发血焰的长戟掀起风暴,突进,当惩戒艰难的抬起长矛,想要抵挡时,却看到睚眦的幻影从其中浮现,冷然俯瞰,阴冷的目光令肉体和灵魂都为之冻结。
糟了。
最后的念头从心中浮现的同时,一颗头颅便从肩头飞起,自血火之中焚烧殆尽!
这是第一个死在福音圣座登陆战中的统治者!
战场上迎来一瞬的死寂。
所有人都没想到,短短的两个弹指之后,竟然是惩戒授首!
只有早就预见了这一切的烛九阴配合着原继先,将惩戒的残尸也彻底溶解在孽业之潭中,断绝了它短期之内复活的可能。
顺带,白嫖了咒术的材料……
同时,却依旧在冷漠的嗤笑着,嘲笑原家狗东西一个套路玩了几百年,连换都不换。
不嫌丢人么?
诈骗也是要与时俱进的好不好?哪里靠着自己有锁血挂就每天去天桥下面口吞大宝剑、胸口碎大石的?
里面真就一点技巧都没有,全都是感情!
原照那种靠着传家碧血冲阵杀敌的戏码,都是他二爷爷玩剩下的了——作了这么多年之后,原继先早就推陈出新,把碧血极意玩出不知道多少花儿来了。
丹心不死、碧血无穷。
是跟你开玩笑的?
就算是挫骨扬灰也没用,但凡这老东西预先存在自己这里的那一片灵魂还能受得了,那短距离内的重生聚形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儿。
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可如果再搭配上‘加冕圣名·睚眦’自带的‘誓仇’、‘雪耻’的效果,那可就要命了。
誓仇,对所有和睚眦有死仇的对象具备防御无效的必中效果,而且中则重创!
雪耻,将自己所受的损伤,原样奉还!
为了阴公义这一把,原继先煞费苦心的铺垫这么久,才骗了一刀,结果被惩戒这傻缺顶了雷——先是刚刚牺牲那一剑的雪耻返还,然后是誓仇必报的一击,相当于公义、牺牲和原继先瞬间围攻,不死才有鬼了!
而现在,有了惩戒垫刀,大仇得报的睚眦已经进入了燃烧状态。
层层血焰笼罩之下,原继先再度腾空,长戟已经再度向着公义斩落。
“来!”
伏枥经年的老骥嘶哑大笑,向着敌人呼唤:“咱们,再来打过!”
升变之轮下,公义的神情依旧漠然。
只是屈指,弹出。
有了惩戒的死亡,现在在公义的眼中,这老东西已经变成了个浑身是刺的豪猪,连碰都不想碰。
无穷力量从虚空中迸发,隔空将睚眦暂时击退,紧接着,公义手中的牺牲之剑再度横扫,和伊甸之剑碰撞在一处。
誤入官場
守卫天国的威权遗物和统治者所化的利刃相绝,竟然在激荡之中崩裂缝隙!
四棱旋转的火焰之剑焕发怒吼。
可是却无法压过牺牲的无形光焰……
哪怕就在压制着圣徒的同时,公义的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阿尔忒弥斯的短剑,脚下的阴影升起,死死的卡住修特洛尔的背刺。
而面孔之上,眼眸垂落。
俯瞰着苍老的圣徒。
没有杀意,更没有犹豫。
自始至终,那一双冷漠如铁的眼瞳都未曾有过丝毫的波澜,只是空洞。
仿佛例行公事一样降下毁灭和绝罚,俯瞰一切尘埃。
直到,细碎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啪!
公义神情一滞。
空洞的面目上,竟然浮现出一丝愕然。
就在他头顶,庄严的升变之轮内部——万世乐土的结晶里,五道锁链之中的【秩序】,剧烈的震颤。
最后,崩裂一隙……
万世乐土正式运行时间——【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