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詭三國 馬月猴年-第2373章慾望之下推薦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比较容易的。
狼性总裁不温柔 点点雪
难道喜欢一件事情,有错么?
同理,难道不喜欢一件事情,有错么?
孙权就是这么想的,这难道有错么?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欲望,都有自己喜欢的事情,想要的东西,但是并非所有的欲望之下的那些东西,都能够光明正大的摆放在桌案上……
更多的时候,就像是眼前的情况。
桌案之下,是一堆低下的头颅,撅起的屁股。
孙权觉得自己面对着的,不是一个个的人,而是一堆堆的坟。
黑色的头冠,立在黑色的圆形臀部之前,就像是墓碑立在坟堆的前面。
在这些坟堆之下,埋葬着,或是即将埋葬的,便是孙家的血肉和魂魄。
虽然孙权坐在高位,但是感觉却被这些『坟墓』团团围住,然后要往黑暗当中拖去,埋下,直至不见天日。
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
『主公三思啊!』
『主公万万不可啊!』
『主公还请收回成命啊!』
『主公此举无异于劳民伤财祸害江东啊!』
『……』
或是苍老,或是低沉,或是尖锐的声音响起,混乱的,重叠的,就像是一波波的浪潮,拍击在孙权面前的台阶上,撞击在孙权面前的桌案上。
孙权摸着桌案。在桌案之上,黑漆为底,以红漆为纹,勾勒出了一个『孙』字篆体。
字纹如血。
在江东刻上这一个『孙』字,孙家花了三代人的时间。
孙坚早年拼了性命,换了个长沙太守,但是在那个时候,长沙地处偏远,豪强林立,山越横行,属于高难度副本,孙坚明面上能控制的区域并不大,即便是到了现在,孙权也没有办法完全控制长沙郡,依旧还有一些县城只是名义上的归附。
铁打的县城,流水的旗帜。
到了孙策的年代,更加的艰辛。
东汉是个看门第的时代,孙家出身寒门,在这些豪强士族眼里就是乡下的贱民,所以当孙策笑着给这些豪强们递烟的时候,这些豪强直接给了孙策一个大嘴巴子,暴脾气的孙策手起刀落,许多人头落在地上。
这是孙策的态度,你打我的脸,我就要你的命。
孙策入主江东靠的是武力,屠刀亮起,杀得人头滚滚,族灭!
孙策开心了。
江东士族不开心了,但摄于孙策的威势,这些豪强们暂时低头了,但他们的小动作不会停下来。
孙策随后被刺。
孙家老大一死,孙家的基业顿时就地动山摇,危如累卵。
而这,就是当时孙权面对的局面。
他接手的江东,不是一份财富,而是一个硕大的烫手山芋,而且这山芋长着嘴,里面净是獠牙,一不小心就会被咬掉手,吞掉肉,丧了命。
周瑜、张昭、吴夫人等看出了其中巨大的风险,每个人都极其紧张,甚至来不及再进行什么权衡和考量,也没有时间再细细推敲,慢慢筛选,只能是将孙权立刻推上了台阶之上,宝座之前。
偌大的一个火山口,总是要有一个屁股怼下去。
至于孙权的菊花会发生什么故事,亦或是事故,并没有多少人关心。
甚至没给孙权留下多少的哭泣悲伤,亦或是考虑他自己的菊花能不能胜任的时间。
平心而论,作为一国之君即位的时候,若是真有什么耀眼的业绩,雄浑的底气,那么在登上位置的时候,一定会有史官专门负责鼓吹一番,但是很遗憾,孙权蹲上火山口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陈寿都只能干巴巴的写一段话,只是说孙权之前么,有当了个县长,然后举了茂才,参加了一场战役。
然后没了。
县长的时间有做出什么杰出的治理工作?举茂才的才能究竟是那个方面?战役当中又有什么特别的攻陷?很显然,都没有,或是根本就不值一提。
孙策临死之前对孙权嘱咐,『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听起来似乎像是孙策对于孙权的推崇,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孙策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孙权身上涂点油,抹点粉,开个光,告诉大家说孙权还是有些本事的,不是混蛋二愣子,不是孙家随便选出来糊弄大家的,另外一个方面也是孙策在隐晦的安慰孙权,放轻松些,大不了『以保江东』就成了,不需要太大的压力。
老哥我知道你有多少分量,所以也别惦记孙家的那些仇恨了,算了,能保个孙氏的基业下来就算是你有本事了……
孙策说完了,咽气了。
刚刚即位的孙权,瞪着眼,只能妥协。
即便是孙权不喜欢这样做,也只能如此。
先求活下去,再论其他。
孙权采用了和孙策不一样的政策,他和豪强士族和解,将大量官位给予了他们的子弟,并且采用了相当有利于世家的政策,也就是世袭领兵制和占田复客制,前者允许私人武装合法继承,后者直接免除了大族田客的徭役、赋税。
江东士族弹冠相庆,齐齐拜在孙权脚下,高呼主公英明!
这两项政策在前期给予了孙氏政权巨大的收益,豪强士族主动参与到江东的建设中,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江东顿时从混乱不堪当中恢复过来,欣欣向荣。
就像是当年汉灵帝在黄巾之乱初期,神州大地处处都是烽火,各地告急文书像是雪片一般的飞来,将崇德殿几近淹没,黄巾兵眼见着就要席卷全国,然后汉灵帝宣布解除党锢,士人重新可以做官,没过多久顿时大破黄巾,斩首三十万,堰塞河流,京观堆满城下,连死去的张角都可以从棺材里面拉出来,再砍一次人头。
同样,有了钱,有了人,有了粮,孙权似乎直接从出门一条狗升级到了LV999,麻痹屠龙都在手,满身的神装。
往日此起彼伏的叛乱没了。
之前到处劫掠的山越也不再恐怖了。
士族世家豪强大户一下子也勇敢起来了,大大小小齐上阵,动辄就掳掠山越百人千人而归,就像是到随身带着收款码,到哪都能刷出钱来。
讨伐山越为江东带来大量的人口,也给孙权带来了最为直接的力量增长,屯田有民,兵力渐足。
但很显然,这个政策无异于饮鸩止渴,因为孙权在增加实力的同时,江东士族豪强大户也在增加,而且还比孙权增加得更多!
时间越久,豪强大族占据越多的位置,最后朝堂上说话的,就只能剩下这些豪强大族的声音,一切利益都只会倒向对他们有利的方向。沿着这样的道路走下去,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孙权就像是汉灵帝一样,被架空,憋屈的死去,最后还附送一个『灵』字。
『孙灵权』?
孙权咬牙。他不喜欢这个结果,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老子将来只能是大帝!
孙大帝!
除了上面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比较隐晦的因素。当一个家族当中出现了一个非常杰出的人才之后,对家族之中同年代的,还有族中的未成年人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灾难』。
而这样的『灾难』,孙权有两个,双黄蛋,双倍的快乐。
因此孙权要证明自己。
渴望着,期盼着自己不是成为『双蛋黄』的陪衬,不再是某某人的附赠,而是拥有自己的姓,自己的名,自己的字号!
所以孙权要出征,『御驾亲征』!
然后孙权将这个决定一说出来,顿时让一帮子的江东大臣差点发生群体的侧漏事件。
勇武是流在孙家血脉里的东西,孙坚是,孙策是,甚至老三孙翊也深肖孙策。
孙权甚至有时候很羡慕孙翊,因为孙翊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彰显出其武勇,而自己只能穿着深衣,将那颗躁动的心紧紧裹住。
裹得久了,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扭曲了起来,看见这样的一个个坟包高高隆起,就想要狠狠的将其打得菊花漫天飞!
孙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忍了三息,才缓缓的说道:『今有泰山臧宣高为内应,青州指日可下,诸君为何阻拦于某?』
经过长时间的沟通,再加上朱治在前方的步步逼近,臧霸最终表示愿意臣服于孙权,作为内应,只待孙权大军抵达泰山郡周边,就立刻『弃暗投明』,居家奉城而投。
张昭沉声说道:『主公,臧宣高何人也?仅凭一二书信,恐不足为信是也。昔日臧宣高其父戒,为县狱掾,未从太守令,为太守所恶,收戒诣府,臧宣高将客数十人山中夺之,亡于东海……此等之人目无君上,亦无王法,乃亡命之徒是也!岂可信之乎?』
孙权摆摆手,『张公所言,某亦知之。臧宣高亡命不假,然亦有一事……昔日兖州叛,翕、晖皆叛。后兖州定,二人亡命投臧宣高。曹贼令臧宣高送二人首,宣高拒之……』
孙权环视一周,似乎说给张昭听的,又像是说给其他人听的,『臧宣高言,其所以立,乃不为出而求荣者也,曹贼虽后免翕、晖之罪,然时乃曹贼欲与袁本初为争是也,不得不容之是也。如今袁本初既堕,岂可再容臧宣高乎?』
『如今曹贼欲侵削臧宣高,欲引其子为质,解其兵权……』
孙权笑了笑,『正是如此,方有吾等良机!臧宣高遣人,绕海而行,投至此地,欲与江东共谋大业……』
『诸位!可还有何虑?』
众人沉默。
孙权说的确实是事实,而且推断也是合情合理。
曹操之所以会容许臧霸一直在泰山盘踞,并不是因为曹操多么欣赏臧霸,而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将手伸到臧霸的肚子下面去。
最开始的时候,曹操实力不够,所以对于臧霸这种只愿意守土,没有太大威胁性的自然就不会作为第一目标,而是先解决了陶谦袁术等威胁比较大的,然后没有过多久,又和袁绍正面碰上了,在战胜了袁绍之后,又和骠骑将军东西对立起来,可以说很长时间曹操都没有时间,或是空间来对付臧霸。
荆州之战后,随着斐潜和曹操的关系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当外部威胁减轻的时候,内部矛盾就自然显得突出了起来……
小妖火火 小說
要知道,曹操治下,可是没有多少外姓将领长期拥有统兵权,并且还有当地治理权的,在历史上,张八百之所以名震,固然有孙十万的功勋,还有曹操在背地里的压迫,故意给张八百派遣了一个合不来的作为搭档,相互监视,从而也证明了曹操的疑心病究竟有多么重。
最有意思的是骠骑将军斐潜在关中对着当地豪强大户下手了……
而且还成功了!
这就很要命了。
在当下,不管是曹操还是孙权,其实都深受地方豪强,士族大户的困扰。尤其是孙权,对于孙权来说,江东士族就是一直戴在他身上头上的镣铐,几乎是分分秒秒都是在煎熬,做着梦都想要将其打破!
孙权之前一直忍着,一直瞻前顾后,一直犹犹豫豫,不就是觉得如果动手了可能会导致一些不良的后果么?
而现在,有人成功了。
若是昔日的袁本初是天下楷模,那么现在的斐子渊就是世间标榜!
所以曹操现在对着臧霸动了心思,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
然后孙权么……
『取舆图来!』孙权高声呼喝道,神采飞扬。
在舆图之上,已经根据前一段时间的战役变化,勾勒出的孙权和曹操双方的兵力对比情况和大体上的布置。
孙权站到了舆图之前,伸出手在其上指点着,『如今荆州曹军以江陵为饵,欲决于江北,都督一日不离,荆州曹军便是一日不敢妄动!』
『中路,黄公覆逼近曹军新城,曹军亦不敢轻离……』
『东路……』孙权说道这一路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手在舆图上点了点,『朱君理……』
说实话,孙权对于朱治的进度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在周瑜等人的佯攻牵制之下,朱治在东路的进展并不理想,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缓慢,徐州打了半天,只是打了广陵附近,连下邳都还没有攻下来,简直就是……
一言难尽。
孙权吸了一口气,然后装出一脸的笑,现在不是和朱治算账的时候,『朱君理于东路,稳扎稳打……方有如今绝佳良机……』
『泰山!臧宣高!』
『有兵,有粮,进可攻,退可守!』
『更何况若是泰山一下,便里应外合,徐州可定!如此,吾等后续可沿河而进,直扑兖州豫州!动摇曹贼根基,搅乱根本,中原必然震动!』
『届时曹贼南北断绝往来,东西不能兼顾,三路齐进之下,中原之地尽在吾等之手!』
『营救天子于贼手!匡扶社稷于此刻!』
『诸位!』
『届时诸位便有除逆贼之功勋,为大汉之良臣!此战,此功,便可鼎定百世之基业!千秋之传唱!』
『此等机要之刻,若是某不能亲临一线,这臧宣高若有决断,难不成书信往来,千里传送不成?若是因此延误战机,致使臧宣高之事功败垂成,岂不痛惜?!』
孙权一口气说了一堆,缓缓的环视一周,『亦或是……诸位皆为大贤……若欲代某临于徐州者,不妨自荐之……』
一颗硕大的猪心咣当一声扔在桌案上。
张昭沉默了。因为张昭本身是徐州人,如果说孙权真的能够拿下徐州,张昭肯定是能得到很不错的好处的,所以在之前劝一下,也算是看在和江东士族之间的情谊上了,真要让张昭豁出老命去阻挡,显然不可能……
张昭如此,张纮也是一样。
有谁不想着在年老之后,可以衣锦还乡,再不济魂归故土也是好的啊。因此当孙权真的展现出一些可以获取徐州的希望之后,在张氏二人和江东士族之间的利益联盟就破裂了。
孙权将目光落在了顾雍身上。
江东士族,多以吴郡为首,而吴郡之中,又是『顾、陆、朱、张』四姓为重。严格说起来,朱治不是吴郡人,而是丹阳人,只不过其担任吴郡太守时间长了,也就成为了其中之一。而真正的吴郡人朱桓,原是寒门,家族不显,跟着孙权混着,同时孙权也有隐隐想要让朱桓代替朱治地位的意思。
人妻性解放3:粗糙的手
张允年龄较大,而且偏向于学术派,能力么,一般。在吴郡四姓之中年岁最大,但是位置最低,原因就是如此。同时张允的这个名头,很有水分,简单来说就是花钱买的热搜,硬生生推上去的,别看像是百万大V的架子,粉丝其实都是僵尸粉,又喜欢咳丹药,所以……
至于陆氏,之前受过重挫,现在还不算是恢复,因此陆逊基本上都是当缩头乌龟一般,既不会主动提出什么,也不会主动反对什么,属于默默的积攒和恢复力量的过程中。
所以现在如果顾雍点头,这事情基本上就算是成了。
顾雍微微抬眼,和孙权对视了一下,旋即垂下目光,『主公此论,若真依此而行,自然大妙……然有一事,雍所不能解也……』
孙权说道:『讲来!』
顾雍温声而言,『若是……臧宣高诈降……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