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八十四章 追源運濁變推薦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对于伊初所言,张御并未出言反驳,因为正常情形下确然是如此。力量从底层到高层每一层都是有着一个明确界限的,越到高处越难上去。
若是没有一定的办法,或许只能永远在这个循环之中打转,而见不到至高,因为至高是位于这个灵性物性的圈外的。
異常生物見聞錄 小說
一般来说,你永远难以到达那里,因为你的根基只能支撑你到达这一步。
可若放在他们修道人的道理上,那就不是这样了。修士乃是参研大道之人,只要还在大道之下,那么道即是我,我即是道,我通过一步步修持,直至道与人合,那终是可以企及大道。
其实不止是他们,那些过去的圣者族类,也是一直在想着如何突破这一层限。。
圣者族类的族人在成年之后,大多数都能到达玄尊这个层次,而如长者之类,更是无比接近至高。
到了长者这一步,单纯提升力量是没用的,必须弄清楚灵与物之间的转换,必须了然自身,清明了至高,具体就是通过借取至高的力量来探究。
所以圣者族类最为强调的就是知识,而不是粗浅的力量提升,他们对于至高力量探研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深的层次。关于这些,邹正所了解的都已是传授给了他。
而他身兼两者之理,对比其他人,对于至高有一个较为准确的认知。
他伸手出来,在下方凌空画了一个光圈,道:“若我们顺着此路而行,那么我们的确无法见到上层力量,但若是我们能从中跳脱出来,去到此圈之外……”
他在外面又是划了一个光圈,“那么就当见到新的风景了。我不确定这是否就是圣者族类所言的至高,但应该也是大差不差了。”
伊初对于涉及这方面事机也是十分感兴趣的,对于再往上走其实也有一定想法,不然当初也不会跟着莫契神族避去了。
他道:“敢问廷执,又该是如何跳脱呢?”
张御道:“我天夏有大道之途,但是此法能走通之人,历来少之又少,我至今也只是略微有些感悟,未曾亲行此道,不敢说明白,可不管如何说,终究还算是有路的。然就神异力量而言,一切出自至高之力,想单纯以此去触及至高,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就像是一般人能够凭借水的浮力上到水面之上,可想凭此继续冲到水面之外,还想不再落了回去,且继续上升,这就很难行得通了。
伊初有些出神的望着那光圈,问道:“莫非真的无路可行?”
张御道:“倒也未必,我以为关键是在那大混沌上!”
伊初不由琢磨道:“大混沌么……”
张御缓缓道:“大混沌可增加无穷变数,所以若是运用的好,那么就能借此为跳板,便能去到更高上层。”
伊初想了想,道:“难!”
或许因为天夏以修道人居多,不用至高之力,所以天夏对于大混沌的探研远在土著之上,他也是看过了一些天夏的论述。
要是借用大混沌,但不但需要变化足够,还要变化按照自己的想法才能去到上层,可里面的度又如何把握十分讲究,一个不小心,可就是将自己变化成混沌怪物了。
而按照越是上层的道路越是狭窄来看的道理看,恐怕当中连一丝一毫都错不得,那更是没有可能了。
这等路看着是有,但等若没有。
张御道:“道路是人走出来的,后人承继前人之荫庇,但是当前面无路之时,那就需要我们自己去走了。”
身为玄法开道之人,他若是能第一个走出上境,那么也就能有更多的人跟上来,这条路也就会越来越阔,容纳越来越多的人。
伊初摇了摇头,若是以往,他或许会蒙头向前,可是他早已过了那个时候了。且与他拥有同样层次神异之能的人几乎没有,靠他自己一个人也做不了此事。便不谈这个,现在他也有了牵挂,若无必要,不会再去胡乱冲闯了。
他往外看了一下,道:“廷执,这里想必是灵性存纳之地了。”
张御道:“这个坑洞,当本身就是一个灵性生灵。”这不奇怪,似若灵关就是活物,面前这个,也是类似的东西,完全由纯粹的灵性力量所组成。
伊初点点头,他知道,若是自己在此被转变,或许当也是会变成一个纯粹的灵性生灵。只是这时,他也想起了一个问题,便道:“廷执,伊某这里倒有一疑问,却想请教廷执。”
张御道:“伊道友请说。”
伊初道:“似如我等,因为力量来源于至高,固守力量,难免受浊潮之影响,便算是莫契神族,也需在浊潮最盛之际设法避入深层空域之中,可这些东西……”他指了指外间,“莫非不受浊潮的影响么?”
棕熊畢格比
张御道:“未必不受影响,浊潮与大混沌当是有牵连的,这些灵性生灵要么也是由地方可以躲避,要么眼下所见就已经是变化过的了。
还有灵性不能用看待物类的方法去看,它们本身就是不稳固的,有些时候不讲我们认识的道理,到了一定层次,他们的过去未来可能是跳跃散碎的。
它们也或许永远只能待在那个片段之中,没有人进入,也就没有办法出来,对于我等而言,也是不存在的。道友若不曾去追溯灵性,想必这回也是见不到它们的。”
伊初心下恍然,难怪他进入此间之后就落在了这里,当中好像没有任何过程。
张御道:“伊初道友,这里情形独特,对于那至高,在未曾了解此间情形之前,你不必再找下去了,还有更多事情需要你去做。”
伊初也没有坚持,因为他确实对这里不熟悉,过往的经验完全没有用了,那就没必要梗着脖子硬上,等到什么时候把这些弄清楚了,那再继续不迟。
而且他现在也是怀疑,自己要找的那个至高,真的是至高么?还是至高的映照?或许后一种可能更大一些。
他一拱手,道:“是,伊某领命。”
张御一点头,这时身上光芒一闪,却是把玄浑蝉观想图留在了这纯灵之所,他准备对此进行一个探查。
虽然这里影响不到物类界域,可既然能够直接将伊初接引到那里,那说明双方还是有连通的门户的,这里他需要弄清楚。
做完此事后,他再是一挥袖,外间那坑洞缓缓消散,再看之时,却已然落在了东庭密林之中了。
伊初踩了踩脚下,还是外间这等脚踏实地之感让他感到自在一些,他道:“廷执,若无什么交代,那伊某便先回去了,若再有事,可再唤我。”
张御微微点头,道:“伊道友此番劳苦,我会为伊道友记功的。”
伊初再是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张御在原地立了片刻,意识便又转回到了正身之上,思索了一下,便持坐入定去了。一连定坐百日之后,他睁开眼眸,先望了一眼青朔、白朢二人那里,再是看向元夏那处。
自魔神出现之后,随着魔物的散播,底下信众的陆续增加,其神性也是愈发稳固了。
可目前为止,其仍然非常弱小,可也是他有意为之。
因为弱小的东西往往代表着存续时间不长,也是如此,哪怕有碍,天序也不会去刻意针对,只有长及千年万年尺度上,会对更多物事造成更为广泛影响的,才会被立刻针对。
而现在魔神攀附的只是一些练了些呼吸法的寻常人,对于元夏自是不存在任何威胁,莫说是潜流,连小小的浪花都算不上。
在这个时候,他忽是心有所感,往某个方向望了一眼。
易常道宫之内,长孙廷执坐在旷阔大殿之内,身前漂浮着两本密卷。
这些时日来他一直在翻阅着张御带回来的两本密录,此书上面所写种种记述如同道书一般,需要反复观看,而不是记下了就有用的,特别是没有学习过至高之言的修道人,感悟起来更是有着一层隔阂。
正翻读之际,远处却是传来了一声冷笑。长孙廷执看过去,琉璃壁之后,那个与他一般模样的道人正冷笑看着他。
他收回目光,却听到那道人道:“看来你伪装的很好,玄廷现在还没识破你,可假的终究是假的。”
长孙迁淡然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依旧看着那两本密册,此物着实是给了他一些启发。
许久之后,外面却是飞来了一封书信,他接入手中看了看,便站起身来,往偏殿而去,随后便有阵门封闭的动静传来。
那道人冷冷看着他的身影,知晓其人又去摆弄一些东西了,这等情况,通常十天半月才会再出来。
而就在长孙廷执入内不久,一名神人值司在殿外言道:“廷执,首执有请。”
那道人忽然看去过去,道:“进来说话。”
那神人值司迟疑了一会儿,因为以往长孙迁从来不让他们入殿,不知今次为何如此,但听到吩咐,还是走了进来,见到他坐在琉璃壁后,不由一怔,道:“廷执?”
那道人道:“可是首执相唤么?”
那神人值司道:“正是。”
那道人缓缓道:“你且把首执谕符展于我面前。”
神人值司不疑有他,将谕符拿了出来,并在他面前打了开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