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兩千七百一十五章 刀意戰槍決讀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小子,我承认之前的确是小看了你,不过现在我会给予你高度的重视!”
说罢,独孤漠北探手朝着虚空一抓。
紧接着,一道漩涡突然浮现而出。
看到这一幕,司徒雄不由一愣:“一开始就准备动用玄铁神枪,看来独孤漠北那小子是要动真格了啊!”
闻言,一旁的吴劲敌深深看了肖舜一眼:“那家伙邪乎的紧,刚才陈锋都不是一合之敌,而独孤漠北实力虽说比陈锋要高,可在没有完全了解对手虚实的情况下,自然是不敢大意!”
陈玄罡戏谑道:“原本还以为这擂台的主角是我们这些家族传人,没想到半路上居然杀出来一个高手!”
在最后一轮比赛开始前,所有人都以为主角将会是年轻的四大高手们,可谁知道肖舜却是一鸣惊人,以超强的实力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此时,哪怕是坐在东面高台上的那些大佬们,也已经在密切关注着肖舜的一举一动。
“这小子到底是从那儿冒出来的?”陈长老自顾自道。
听罢,吴长老摇了摇头:“刚才已经让人去调查过去,听说只是散修而已。”
“散修?”陈长老满脸不可思议:“散修界什么时候冒出来这样一名才俊,如此实力,势必能轻松进入才俊榜前五十才对,我等为何现在才后知后觉?”
这个问题,吴长老回答不上来,毕竟在此之前,他对肖舜的所有过往也是一无所知。
这样说或许有些不太正确,因为即便是经过调查后,吴长老手里所掌握的线索也是非常有限,只知道肖舜是一名散修,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深入的了解的。
沉吟一番,吴长老若有所思道:“老陈,你说那小子该不会是……”
话音未落,一旁的陈长老态度坚决道:“不可能!”
见他回答的如此斩钉截铁,吴长老脸上覆上了一层疑惑之色:“你为何如此肯定那小子不是那帮老家伙的弟子?”
陈长老回答:“之前杜家的老前辈曾经去跟那些老东西交涉过一番,双方已经达成过协议,东面林子中的那些老东西,是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来的!”
闻言,吴长老心中一凛,随即便闭上了嘴巴。
杜家那老前辈是何等的实力,他心里非常清楚,有那老前辈出面,即便是隐士大能也要退让再三。
因此,肖舜自然不可能是那些老家伙的徒弟!
如此说来,那擂台上的那个小弟,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为何会具备这般强大的实力呢?
这个问题,彻底将吴长老两人给难住了。
水心沙 小说
“等今天的比赛结束后,必须调查一下那小子才行!”
陈长老严肃无比的说着。
与此同时。
擂台上的独孤漠北,探手缓缓从虚空中扯出一杆长枪。
那长枪通体氤氲着一道霞光,周身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此物,乃是独孤家的至宝,玄铁神枪!
这件武器,据说是采用天外陨石所铸,经过特殊方法锻造后,一问世便位列小寰岛神兵榜第十六名,可谓是罕见的神兵利器。
玄铁神枪在手,独孤漠北整个人的气势也是随之一变,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嗡!”
虚空一声轻颤,独孤漠北手中长枪一旋,抬起枪尖遥遥指向不远处的肖舜,眼中流转着浓郁的杀意。
“小子,今日你能够死在独孤家神兵之下,足可含笑九泉!”
肖舜目光玩味道:“你就那么自信?”
都还没有动手,独孤漠北就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手里的神兵给了对方那么大的自信心。
独孤漠北丝毫没有理会肖舜话语中的揶揄之意,而是冷冷的问了句:“你的武器呢?”
他虽然恨不得立马将肖舜大卸八块,可毕竟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欺负手无寸铁之辈。
独孤漠北话音刚落,肖舜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此刻,无数双眼睛汇聚在他身上,想要看看这一战成名之辈,能够取出什么样的法宝,与玄铁神枪这样的武器抗衡。
就在众人满怀期待之际,肖舜却是亮出了自己的拳头,嘴里淡淡的说着:“这便是我的武器!”
霎时间,青岗山顶静的落针可闻。
用拳头去抗衡神兵?
此举,估计只有傻子才能干得出来啊!
“这小子该不会是被玄铁神枪给吓傻了吧?”
有人惊疑不定道。
另一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毕竟那可是神兵榜上排行十六的神器,偌大的小寰岛内,能够比它厉害的兵器,也就只有那么十来件了!”
对于肖舜的试图用肉身之力抗衡独孤家神兵的举动,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悚然。
然而,台下众人的议论纷纷,肖舜丝毫没有放在心里,缓缓将自己的拳头收了回去,随意不懂不懂的打量着独孤漠北攥在手里的那杆长枪。
仅仅只是那么一眼,他便已经注意到了这件兵器的不凡之处。
饶是如此,肖舜却也没有任何的担忧。
莽荒纪 我吃西红柿
作为一名各个境界都大圆满的修者,他此时的肉身早就已经不是凡夫俗子能够比拟,即便那玄铁神枪是天外陨石经过秘法所铸,肖舜也一样自信能够与之较量一番。
肖舜心里在想些什么,独孤漠北并不清楚,但他见前者一脸从容的模样,心中怒火便瞬间高涨了不少。
紧接着,独孤漠北面带寒霜道:“小子,本少今日也不欺负你,若是你能够赤手空拳接住本少三枪,本少立刻便带着人从擂台上下去,但你若是办不到,那么就将命给本少留下!”
肖舜淡淡瞥了他一眼:“我的命,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啊!”
独孤漠北冷冷说着:“玄铁神枪无往不利,你不过肉体凡胎,轻易就会成为本少枪下亡魂!”
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看轻,肖舜心里也是隐隐有了火气。
于是,他将双手背负在了身后,随即挺起胸脯。
“既然如此,那么便接你三枪。”
独孤漠北眸光一凝:“很好,本少让你看看死字是怎么写的!”
说着,他手中长枪朝前一送。
顷刻间,一道璀璨光芒自擂台中迸射而出。
此时,玄铁神枪枪尖似在燃烧,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热浪,迅速将肖舜覆盖在了那道恐怖的枪意爆发之中。
独孤家的枪法在雍城乃至小寰岛无出其左,凭借着那至高无上的“破天三枪”,教人不敢有任何小觑。
独孤漠北一枪祭出,罡气犹如狂风过境,直接轰向不远处的肖舜。
见此情形,章程不由替肖舜捏了把汗。
他还是雍城的土著,对于“破天三枪”的强大,也是有一定的认识,知道那是一套流传于上古的枪决,具有无可匹敌的实力。
肖舜虽然的确很强,可眼下连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攻势?
在章程看来,老弟之前有些自信的过了头!
就在他以为肖舜即将要显露败相的那一刻,却猛地感觉到了一股霸道无匹的气势。
那气势来的如此之突然,让众人瞬间表情凝滞。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都感觉到了那股汹涌磅礴的气势,不由的朝着那股气势的源头看了过去。
紧接着,肖舜那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帘。
就在大家伙不敢置信之际,一道惨白的光芒赫然浮现。
肖舜掌刀落下,刀意瞬间弥漫全场,将独孤漠北释放出来的枪决,冲的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