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青葫劍仙 ptt-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齊雲窟閲讀

青葫劍仙
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
“停手,快停手!”
王书洛看到这幅景象,不由得怒发冲冠,几乎是立刻就大声呼喊了起来:“都是自己兄弟啊,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住手!”
如果是在以往,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军士立刻听命,但是现在,任凭他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一个人有停手的意思。
“去!”
计来低喝一声,又抬手丢出一柄玉如意,上面彩光熠熠,照在林中众人的身上,立刻发出一阵焦糊的声音。
滋!滋!滋!
随着一连串的声响,众士兵在彩光的照射下,背后同时冒起一股青烟,这些青烟在半空越聚越多,最后居然形成一个十余丈高的灰色恶鬼。
那恶鬼生有三只眼睛,左右手各持一根狼牙棒,身上气势汹汹,看见梁言等人之后,也不多话,直接提棒打来。
“哼!”
方立人冷哼一声,五指摊开,往空拍出一掌,只见一座紫色小山从天而降,直接压在了那头恶鬼的身上。
可怜这三目恶鬼,前一刻还在耀武扬威,下一刻就被人压在了山底。
随着方立人手中法诀一变,那座紫色小山在地上徐徐转动,只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把这头三目恶鬼碾为粉末,化作青烟彻底消失了。
恶鬼一除,林中的将士们立刻清醒了过来,此时全都瘫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
与此同时,在那恶鬼消失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这两人似乎都受了伤,在地上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紧接着把身一转,就化作两道遁光冲天而走。
“想跑?”
宋茹冷笑一声,伸手隔空一抓,那两个飞在半空的修士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被向后拖了回去,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在了众人面前。
只见是两个年轻男子,修为都在聚元境后期,此时脸色慌张,目光闪烁,看上去畏畏缩缩。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大夏国的皇室受无双城赦封,你们居然也敢暗中作乱,看我不把你们打得形神俱灭!”方立人上前一步,做势欲打。
那两个修士刚才就是被他的紫色小山所镇压,心中惊魂甫定,此时又听闻对方是无双城的人,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不关我们的事啊,这些都是家师指示的!”其中一人开口求饶道。
另一人也急忙叫道:“大人明鉴!以我们两人的微末道行,根本布置不出幽泉幻阵。这阵法是家师所布,我等只是奉命在此驻守,也没想过要赶尽杀绝,只等王将军答应我们的条件,就会把林中之人都放回去。”
“你们师傅是谁?”方立人冷冷道。
“家师正是‘幽魂老鬼’!在黄泉七鬼之中排名第三,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巅峰,他的本命法宝乃是一杆幽魂魔幡。”
跪地的两个修士不敢怠慢,还不等方立人细问,就把自己师傅的老底全都抖了出来。
“原来也是黄泉七鬼之一………..”
方立人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师傅是不是掳走了夏国国君?现在关押在何处?”
“这……….”
两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犹豫,但方立人不等他们传音交流,直接抬手就是一掌打出,将其中一人轰飞了十余丈,直到此人口吐鲜血,撞在一面山壁上才勉强停下。
另外一人见到这种景象,吓得脸色惨白,再也不敢有什么隐瞒,急忙开口叫道:“我说,我说!夏国国君就关押在齐云山的齐云窟中,距离这黑水岭只有八百里的路程!”
“齐云窟?”
石紀元(Dr.Stone)
方立人重复了一遍,又转头看向了宋茹、梁言等人。
“留他们一条性命吧,但也不能就这么放走,先带在身边,让他们在前引路。”梁言建议道。
“好,就这么办!”
宋茹点了点头,抬手打出一道法诀,拘了两个修士的法力,又用遁光卷了众人,朝着齐云山的方向飞去。
这些人说走就走,只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消失在了天边,王书洛神情恍惚,望着天边消失的众人,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就是无双城仙使的手段吗………..老夫以往真是坐井观天了!”
王书洛长叹一声,又看了看林中的诸多将士,心中又不由得生出一股感激之情。
“还好有仙使出手,才帮我保下这么多弟兄的性命,只希望几位仙使一路顺利,成功救出我国国君,那样老夫就算死也瞑目了。”
王书洛想到这里,又朝着众人离去的方向诚心拜了几拜,接着就开始指挥自己的手下抢救林中士卒………….
且说宋茹等人带着两个黄泉宗的弟子,一路向东飞遁,赶了八百里山路,果然看到了两人口中所说的齐云山。
这齐云山山势高耸,半山腰上刻了一副巨型雕像,雕像中人是个儒袍男子,手捧一卷书册,似乎正在给弟子讲经。
计来眼尖,此时指着儒袍男子的肩膀道:“你们看,那雕像的左肩之上是不是有一个洞窟?”
众人闻言,同时看了过去,果然发现儒袍男子的左肩之上有一个洞窟入口。
“前辈明鉴,那里就是齐云窟所在!”被抓的两个修士立刻应道。
宋茹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这尊几乎覆盖了整个山峰的巨型雕像,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居然是赤霄前辈……….”
“前辈认得这个雕像?”梁言在旁问道。
宋茹点了点头道:“‘赤霄书生’大名鼎鼎,南极仙洲谁人不知?这位前辈当年渡过九难,实力深不可测。如今名列九大门派之一的赤霄书院,就是由他一手创立的………只是可惜,即便是如此风华绝代的人物,也败在自己的最后一灾中,最后落得神魂俱灭,永不超生…………”
宋茹的语气之中颇有些唏嘘,众人听后也生出诸多感触,修道一途没有尽头,化劫境的修士在他们眼中虽是不可逾越的大山,可就是走到这大山的山顶也不能逃出天道的制约。
或许只有破劫成圣,乃至于虚空飞升,才能得大自由,大解脱。
只不过这一条路充满荆棘,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身为修真之人恐怕再无轮回转世的机会,在场众人,谁也不敢放言,自己今后究竟能走到何种地步。
“此地为何会有赤霄老祖的雕像?难道说这里是赤霄书院的地盘?”沉默了一会之后,梁言忽然开口问道。
“这倒不是!”
被擒拿住的黄泉宫弟子抢着回答道:“据说当年的赤霄老祖在通玄巅峰滞留了两百年之久,最后是在此处一夜悟道,迎来了自己的第一难,并成功渡难,迈入了化劫境。”
“赤霄书院的后世子弟为了纪念他们的祖师,就在这座齐云山的山壁上雕刻了老祖像。此地虽然不是赤霄书院的领地,但是其他宗门为了表示对赤霄书院的敬意,也都没有选择在此地开宗立派,所以这齐云山的山头就荒废了下来。”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没想到这齐云山灵气盎然,却是个无主之地。”一旁的李希然感慨道。
“非但是无主之地,还是个清静之地。我想黄泉宫的人之所以把关押地点选在这里,也是因为别的修士不会无故靠近齐云山吧。”梁言轻轻一笑道。
“哼,管他们打的什么算盘,今天我宋茹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把人带走!”
宋茹冷哼了一声,手中法诀一掐,周身遁光又快了几分,带着梁言等人瞬间就来到了巨型雕像的左肩上。
这座雕像十分巨大,即便只是一个左肩,也有百丈来长。众人落定之后,就同时朝着山壁上的一个洞窟看去。
只见那是一条幽深的通道,里面漆黑一片,隐约有淡淡的血腥之气飘荡出来。
梁言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了被俘的那两个修士。
“噗通!噗通!”
那两个修士立刻跪了下去,口中叫道:“前辈明鉴啊!我们兄弟两人所言句句属实,这里的确是关押夏国国君的地方,至于这股血腥之气,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梁言看他们神态不似作伪,不由得与众人对视了一眼。
“难道这帮黄泉宫的修士丧心病狂,已经把夏国皇室的人都杀了?”计来有些疑惑地说道。
“不可能吧……….宗门修士不得随意屠戮凡人,更不得伤害国君,这是我们无双域中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一旦被人发现,很有可能会受到其他宗门的讨伐,所以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应该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宋茹皱眉说道。
“现在无双域已经大乱,谁知道他们还守不守规矩,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吧。”方立人叹了口气道。
“也是!”
宋茹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犹豫,押着黄泉宫的两个修士,直接走进了洞窟。
到了此地,宋茹一行人也很谨慎,要么施展出护体灵盾,要么把自己的法宝祭出,让两个俘虏走在前面探路,一点一点地朝着洞窟深处走去。
而随着众人的深入,那股血腥气息也越来越浓,周围山壁上甚至可以看见点点血迹,显然是有人受伤所至。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见一具尸体,这也算是让众人还留有一点希望。
就在宋茹将神识扩散出去,想要往洞窟深处一探究竟的时候,身后的梁言却忽然高呼了一声:
“小心!有剑气!”
他话音刚落,洞窟的黑暗深处就有一道灰白色的剑气激射而出,只一瞬间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宋茹瞳孔猛地一缩,这剑气来的速度实在太快,好在她得了梁言的提醒,在剑气临身的前一刻反应了过来,手中法诀一掐,带着身旁的方立人和不闻居士扑向了通道的一边。
与此同时,梁言也是左右手各提一个,抓着计来和李希然的胳膊,躲向了通道的另一边。
这两人的反应速度均是奇快无比,但那两个被俘虏的黄泉宫弟子却没这么好运了,他们负责在前探路,哪里躲得过这道杀气凛然的剑气?
其中一人只是张了张嘴,而另一人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下一刻,两人就同时被这道剑气劈成了碎片,无数碎尸飞撒在洞窟之中,鲜血溅了满地。
而这道剑气在斩杀两人之后,余势不减,依旧朝着洞窟外面飞去,瞬间就没了踪影。
此时的洞窟通道之中,众人分作两边,宋茹带着方立人和不闻居士站在左边,梁言则带着李希然和计来站在右边。
宋茹惊魂甫定,看了一眼对面的梁言,眼中充满了诧异之色。
刚才那道剑气来得实在太快,而这齐云窟似乎能阻挡神识,以自己的通玄境的感知都没能反应过来,为何这小子却能提前知道?
宋茹越想越是疑惑,只觉自己从未真正看透这个小子,此时细品之前发生种种的事情,忽然察觉出许多不对劲的地方来。
梁言此时也很无奈,刚才那道剑气非同一般,而且是从暗中发出,自己仗着八部衍元的佛门神通和剑修的敏锐感知,才能提前发现。
如果出言提醒,肯定会惹人怀疑,但如果选择闭口不言,那宋茹虽然不会有事,但方立人和不闻居士只怕不死也要重伤。
重力
两相权衡之下,梁言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选择了救人。
如今方立人和不闻居士虽然安然无恙,可宋茹看自己的眼神却有些不对了。
双方沉默一阵,忽听计来打破沉默道:“刚才那道剑气并无明确的目标,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据我推测,洞窟深处应该有人在交手,其中一人是个厉害的剑修。情况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宋茹前辈,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前进?”
宋茹听后,稍稍沉默了一会,把目光看向了梁言。
“你觉得呢?我们还要不要进去?”
梁言知道她在征询自己的意见,沉吟了片刻之后,笑道:“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进去看看到底是谁在交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