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墨唐笔趣-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暢通長安城讀書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父亲,这一次医家扬名长安城,医家人人振奋!”
柳明成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儿子柳立诚立即就上前激动道,虽然外界皆认为长安城新生是墨家子的功劳,然而这一次医家却大大露脸,因为墨家子用的乃是医家的理念。
“医一人易,医一城难,柳某不才,总算没有辜负墨侯的期望。”柳明成松了一口气道,若非墨顿的大力支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将医家的理念应用到长安城竟然会有如此显著的效果。
“爹,你说长安城如此剧变,其他诸城会不会纷纷效仿,到那个时候,诸城皆有医署,我等医家是不是也可以在朝堂有一席之地。”柳立诚激动道。按照墨顿的承诺,治理好长安城后,他将替医家许官,有朝一日,医家也能在位列朝堂。
“难呀!你知道这一次花了多少钱么?足足三万贯!”柳明成叹息道,医家的成功是建立在花钱如流水的情况下,也就是墨家子大方,换了其他人谁有这么大的魄力。
“也未尝不可,长安城已经有了成功的案例,天下诸多大城想要有所政绩,定然会纷纷效仿!”柳立诚振奋道,长安城的新生让世人看到了医家的前途,也许长安城只是一个引子,假以时日,他相信医署定然会遍布大唐诸城,那医家定然定然和儒墨并列,成为当世显学。
柳明成也是一阵激动,有长安城专美在前,其他城池又岂能坐以待毙,其他城池不说,一直和长安城竞争的洛阳城恐怕也要坐不住了。
“医家竟然有此妙用!”
长安城的短时间的巨变自然被儒家看在眼中,哪怕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墨家子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烧的很成功,哪怕是他们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不重用墨家,却任用医家!墨家子这是要干什么?”儒家众人大为不解,整个长安令衙门中,墨家子根本没有安插一个墨家子弟,反而留下了儒家子弟苏洛生,外加一个医家柳明成。
“墨家子这是在挑儒家独尊的错!”孔颖达叹声道,一直以来,天下独尊儒术,世人并不以为然,然而墨家子却用医家理念改变大唐,以此来证明独尊儒术是错误的,其他百家亦有可取之处。
“墨家子竟然如此险恶!”于志宁眉头一皱,他并没有直接攻击儒家,而是证明其他百家可以比儒家做得更好。
“可是偏偏儒家也不能反对,否则将会直接和其他百家交恶。”孔颖达苦笑道。
“绝对不能让墨家子如意,既然如此,那就给他添一些麻烦,打乱墨家子的节奏!”于志宁冷哼,看着车窗外拥堵的道路,不由心生一计。
在于志宁的授意下,儒刊大肆报道长安城的交通拥堵问题,更甚者还有不少官员直接上奏长安城车祸连连,人命累累。
“一年竟然有上千起车祸,东市西市天天堵!”墨顿看着朝廷发下来的斥责文书,不由看向一旁的长安丞苏洛生。
苏洛生不由老脸一红道:“是下官无能,长安城人口超百万,各地商旅不绝,车马极多,老夫虽然尽力治理,但是依旧收效甚微,这才连累大人。”
墨顿摆摆手道:“无妨,反正儒家是不会让本官轻松过关的,反正要想改变长安城,交通问题也是势在必行,本官就看看长安城的交通问题是如何的难法。”
苏洛生不由脸色难堪,他也是儒家官员,却又是墨家子的下级,如今是夹在中间两头为难。
墨顿亲自来到最为拥堵的东市,东市乃是长安城最为繁华的地带,每天车马不断,人流量巨大。
当墨顿到来的时候,东市四个出口已经堵了三个了,堵最长的甚至长达一里之多,捕头曹力正在努力的指挥交通,足足半个小时这才交通顺畅。
墨顿见此不由苦笑,看来朝堂下的斥责文书一点也不冤,这要是在后世,负责交通的官员可以直接辞职了。
“墨大人有所不知,长安城的交通难题由来已久,虽然苏大人效仿墨家村号召大家靠右行走,在路口安排衙役执勤,但是收效甚微,百姓依旧是我行我素,路口稍微离开一会就会堵塞,衙役的人手有限,长安城如此之大,哪里顾得过来?”曹力对着墨顿抱怨道,
墨顿点头道:“如今长安城不过百万人口,就如此拥堵,日后人口过多那岂不是堵得更狠。为今之计,只有让百姓自己自觉遵守交通。”
曹力无奈道:“关键是谁都想先走,谁都不想让,最后还是堵到一块。”
墨顿眉头一扬道:“无规矩不成方圆,那就给他们立个规矩。”
“立规矩!”曹力不由一愣,不解的看着墨顿。
很快,曹力就明白了墨顿的意思,一队墨家子弟匆匆而来,在路口分别画上了车道,并表明了各自的方向标识。
与此同时,每个主要的路口中心都安排上一个耸立的信号装置,只不过这个信号装置可不是类似后世电动的信号灯,每面都有一红一绿两面牌子,动力更是用风力带动,信号装置顶部出现一个滚动的倒计时,每隔三十秒完成,信号牌就会变换位置。
“红牌停,绿牌行!所有车辆行人靠右行驶,不准逆行,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长安城的百姓明白。”墨顿遗憾的看着红绿双牌信号装置,可惜没有后世的信号灯那么方便,连黄牌都没有改造出来,不过也勉强能用。
“是!”曹力立即领命道,随即又忍不住好奇道:“要是没有风的情况下,那信号牌岂不是不能用了。”
墨顿解释道:“此乃墨家村最先进的风力装置,哪怕只有微风也足以保证信号牌正常运转,当然无风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墨家已经将这个信号牌内部安装了钟表的动力装置,哪怕是没有风,也足以运转很长时间,当然也有极为特殊的时候,长时间没有风,墨家还在每一个信号牌帜下方安装一个摇柄,用人力代替风力,一次蓄力足以运转一天。”
“大人英明!如此一来,我等衙役的工作将大大减轻。”曹力大为惊喜道。长安城实在是太大了,单凭衙役的人手根本忙不过来,有了这些信号牌,他们的工作将会大大减轻。
墨顿摇了摇头道:“不可大意,哪怕如此,依旧会有各种意外发生,日后县衙要流动巡查,一些人流量过多之处,比如国子监,比如医院之处,也要安排人员流动疏导交通。”
“是!大人!”曹力郑重道。
鵝 是 老 五
随着一声令下,长安城再有大动作,每一个主要的街口都树立一个新型的交通信号牌,并划分详细的交通标志,长安城的交通大为畅通。
“吁!”
随着一声马夫的声音,于志宁的马车缓缓停下。
“怎么了停下了!可是遇到了堵车,长安县衙的衙役呢?让他们赶紧把道路疏通开来,要是有丝毫的怠慢,老夫就直接继续弹劾墨家子。”于志宁没好气的说道。
车夫有些诺诺的说道:“启禀老爷,并不是堵车了,而是遇到了红牌了。”
“红牌,什么红牌?”于志宁眉头一皱道。
车夫解释道:“红牌停,绿牌行!此乃墨家子的新规,将所有的道路都画上车道,从此车辆和行人靠右行走,各行其道,长安城的交通已经大为畅通,路口已经没有衙役执勤了。
“竟有此事!”于志宁大为诧异,直接探出车窗,只见路口正好有着一个极为显眼的信号装置,正对他们的方向赫然是红牌,随着三十秒倒计时结束,所有马车和行人都有序通过路口。
于志宁一路上不停地观察各个路口,所有马车靠右行驶,虽然整个路面只用了一半,而且遇到信号牌马车走走停停,但是几乎没有拥堵,这一次他到家的时刻竟然要比平常还要快了不少。
甚至于志宁还敏锐地发现,有些步行的长安百姓宁愿靠右将路口转一圈,也不愿意逆行通过最近的路口。
“墨家子这是要给长安城立规矩呀!”于志宁心中豁然一惊,墨家最重规矩,而且极为死板。
看着结构精巧代替人力的信号牌,密密麻麻的道路标识,已经宁愿空出一半道路靠右行驶的马车和绕行路口一周的行人,于志宁发现如今的长安城竟然渐渐的有点墨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