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鼓勵行商閲讀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这是什么东西?”余家老太爷接过令牌,给身边的另外三个人一人递过去一个。
而他自己拿着剩下的那块令牌反复翻看。
手里的令牌似铜非铜,里面似乎掺杂了什么东西,份量挺重,哪怕只有巴掌这么大小,也比得上同样体积铁锭的份量了。
赤焰神歌 小说
送来令牌的那人说道:“几位以后去青城或者大同做买卖,有这块令牌在,一年之内可以见面一半的税,还请几位收好。”
说完,他转身回了衙门内。
“这破玩意有什么用?”李家家主掂了掂手里的令牌,一脸嫌弃。
余家老太爷却把令牌贴身装在了怀中,嘴里说道:“行了,走吧,东西自己收好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
说着,他走向前面不远处的马车。
李家家主说道:“我家可不敢和贼寇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这个东西爱谁要谁要,我是不敢留。”
说完,他随手丢在了地上。
李家地多,主要经营粮店,从来不做草原上的生意。
“你这么丢地上,就不怕里面的人看到,回头拿你李家开刀?”旁边的陈家族长在一旁提醒道。
听到这话的李家家主看了一眼后面的衙门,迟疑的说道:“不至于就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对我李家动手吧!”
嘴上这么说,可还是把丢在地上的令牌捡了起来。
“哎,余老太爷怎么走了!”范家主事突然开口说道。
不远处的一辆余家马车,被车夫驱赶,从衙门外的大街上离去。
陈家族长说道:“算了,余老太爷既然自己走了,咱们几个不如坐一辆马车回去,正好一起商量一下分田的事情。”
衙门外,还剩下一辆马车停留着那里。
几个人结伴上了马车。
赶车的车夫在车上几位老爷的吩咐下,驱赶拉车的牲口,从衙门外的大街上渐渐远去。
衙门内,于怀接待了新来的来客。
“接下来的事情少不得于副师正的配合。”
来人是一名中年男子,对方赵宇图派来治理地方的官员,专门来接管寿阳。
之前于怀率大军攻打寿阳城,他和一些来寿阳任职的人员在寿阳城外各乡村成立农会,并对一些反抗势力进行镇压。
如今农会准备的差不多,他这才回寿阳城。
于怀笑着说道:“配合你们是我应该做的,既然农会已经成立,接下来你们尽管分田,我会派兵协助你们。”
“那我就不客气了,还请副师正派一队人手,随我去寿阳城内的几家大户,把他们手里的地契要过来。”中年男子说道。
于怀道:“不用这么麻烦,你们那边直接分田,新的地契衙门就可以直接办理,到时候你们直接派人接管衙门就行。”
“还是先去要一下地契,正好看看哪家不愿意配合,说实话,寿阳这里的百姓日子过的不是太好,弄不好还需要拉出一些人进行公审,消除百姓心中的怨气。”中年男子说道。
于怀问道:“有目标了吗?”
“还不好说,寿阳的这些大户没有几个是干净的,若非不能都杀了,这些大户全都杀了一点也不过分。”中年男子说。
听到这话的于怀,并不觉得对方夸大其实。
任何大户想要保住家中产业,并且还能屹立几代人,手上不沾冤魂根本不可能,但凡只是欺压一下佃户,都算是良善人家了。
“之前你以我的名义,送出去那几快令牌是做什么用的?”于怀好奇的问道。
令牌虽然是以他的名义送出去,事实上确实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拿出来的东西。
中年男子说道:“那几块牌令是用来减免商税的,既然分走了他们的田,总要给他们其他出路,减免一年的商税,算是给他们的补偿。”
“要我说,根本不需要给什么补偿,今天来的那几个家,随随便便一家,都能凑出上万两银子,哪里会缺那点商税。”于怀不以为然的说。
中年男子微微一摇头,道:“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安抚这些大户的人心,不把他们逼上绝路,给他们找到一条其他的出路,另外还有就是将军那边希望多一些商队去草原做买卖,如此才能繁华起来,咱们虎字旗也能从中得利,这是双赢的好事。”
“原来是这样啊!那倒是好事。”于怀虽然不太明白,但听到虎字旗也能得利,便认为是有益的事情。
中年男子突然问道:“副师正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寿阳?”
“快了。”于怀说道,“第二战兵营已经派往定州,等你们接管了县衙,我便随第三战兵营赶往乐平,不过你放心,我会留下一支兵马,协助你们训练农兵。”
中年男子说道:“神武卫抓了不少俘虏,你们打算怎么办?”
“怎么?你对这些人有兴趣?”于怀问道。
中年男子说道:“农兵想要形成战斗力还需要时间,这些俘虏以往就是军中的营兵,稍加训练便可直接使用,能节约大量的时间和人手。”
“有俘虏的寿阳守军,你可以从这些人里面挑选一部分,最好是挑选家中分了田的俘虏,这样更容易死心塌地跟着咱们,至于神武卫的俘虏你就别想了,给了你们,容易出现反叛,我已经派人送信去大同,由将军派人来接管这些人,弄不好这些神武卫的人要被送去草原。”于怀说道。
中年男子面露失望。
几千的神武卫俘虏,随随便便挑选一些年轻力壮的青壮,凑出一支由七八百人的队伍完全没有问题。
于怀看着他仍没有死心,又道:“我知道把你们留在寿阳,又没有给你们留下多少兵马,可只要分了田,让百姓都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你还怕没有兵可用,到时候农兵你想训练多少训练多少,只要不耽误农忙,随便你训练。”
“哪有那么容易,训练农兵也要管饭,粮食从哪里出?农兵想要形成战斗力,最快也要几个月到半年。”中年男子苦笑着说。
“报,师正送来紧急军情。”
随着一道声音出现,一名战兵快步跑了进来。